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319:当时年少春衫薄(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书生仔细琢磨,貌似这番话也没有毛病。

    问题又来了,这事儿跟底下两头大虫有一文钱关系么?

    友人又说,“因为那位闹事儿的郎君有些来历,郡守也不愿闹得太厉害,希望两人私下结清恩怨。那位挑事儿的便说,‘昨儿个听望春楼的姐儿听,张江村又吃人的大虫为害百姓。你觉得自己两张嘴皮子如斯恐怖,不如我们俩以此为赌,看看你这嘴皮子能将大虫说死,还是我手里这长弓让它们命丧黄泉?整天踩武人,不知这东庆太祖以何起家?数典忘祖’。”

    书生砸吧嘴,顿时觉得,那位挑事儿的郎君虽然嘴巴毒了些,但也是真性情的人物。

    不说别的,光说对方有胆气以猎杀大虫为赌注,可见豪气。

    “那这两只大虫……便是那位郎君猎来的?”

    “十有八、、九是了。”友人点头,“我有一好友在琅琊书院读书,听对方说起过那人,天生神力,力能扛鼎,猎杀两头大虫,这也不是不可能。反观那位士子,听说他流连烟花柳巷,四肢不勤,后院妻妾成群,胡闹多了,连骑马拉弓都不怎么行,更别说猎杀大虫了。”

    话音刚落,几个壮汉已经略显吃力地将两头老虎扛上街。

    两旁围观的百姓好奇难耐,心里好似有猫儿在挠痒痒,可又不敢上前,生怕老虎死而复生。

    叮当叮当——

    清脆的铃铛声更加清脆,由远及近传来,那书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定睛瞧去。

    约莫十五六的少年悠闲地坐在马背上,缰绳也没有牵着,胯下的大马通体雪白,四肢矫健。

    “好一匹俊逸的战马!”

    书生喟然一叹。

    马背上的少年好似听到了他的夸赞,抬头将他的视线抓了个正着,令书生些许尴尬。

    此时,他才看清了那名少年。

    不同于时下士子文人爱穿的宽袖儒衫,一身劲装,衣袖很窄,但却又不同于异族的穿着,仅从外表来看,依旧保留着鲜明的东庆特色,应该是在儒衫的基础上改的,更加方便行动。

    少年脖子上带着一圈简洁利落的银圈儿,腰间垂挂着两支香囊和其他配饰,脚下蹬着一双棕色宽齿木屐,穿着一双雪白的足袜。如今天气还不算很暖,身体稍弱的人出门都要多添两件春衣,可这少年却恍若未觉,衣裳轻便简洁。

    再看少年的脸,乌黑英气的眉稍稍一挑,令整张脸都鲜活起来。

    至于那双眸子……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书生刚刚和对方视线对上,蓦地有种心虚,想要躲避的冲动。

    好似能看穿一切的了然,令人不敢与之直视。

    鼻梁高挺,薄唇微翘,欲笑不笑,给人亲近之感。

    哪怕再挑剔的人,对着这张素净不涂抹脂粉的脸蛋,也只能说一句好一个英俊少年。

    那匹通体雪白的战马也是威武不凡,马背挂着的马饰上放着带血的弓箭,哪怕被如此多的百姓围观议论,它也是岿然不动,闲庭信步一般,它的主人更好似信马由缰。

    这一人一马,竟如此般配。

    书生想着,倏地发现少年怀中还抱着一团东西。

    “呀,那是大虫的崽子。”

    眼睛尖的百姓睁大了眼睛,发现少年怀中抱着的那一团东西微微蠕动,伸出个脑袋。

    看着像是一只奶毛,双眼微微闭着,惬意地呷呷嘴,好似被少年抱着有多么舒服般。

    但若是仔细瞧,便会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奶猫,而是一只刚出生没几天的老虎幼崽。

    少年没有理会周遭百姓的议论,让那几个壮汉将两头老虎一路扛着送到某一户门口。

    少年瞧着宅门挂着的牌匾,外头有两个门房在好奇张望,她将卷起的马鞭冲着牌匾一指,嚣张道,“绕着这座宅子夺走几圈,绕一圈就多给半吊钱!”

    书生和友人在好奇心督促下也跟着过来瞧热闹了,见少年这般举动,顿时懵了一下。

    书生恍若做梦一般,喃喃道,“这也……忒嚣张了。”

    哪怕他是傻的,不知道这户宅子主人是谁,只看少年的举动,他也能猜出一些。

    合着,这座宅子主人就是那日被少年呛声的士子家吧?

    让壮汉抬着两只老虎绕着人家宅邸转圈炫耀……这打脸都打上人家家门口了!

    这么嚣张,咋不上天呢?

    哈哈,要是直播间观众能听到这位书生内心的声音,估计都会呵呵一声。

    他们这位主播,一直就很嚣张,待在天上就没下来过。

    是的,马背之上的少年便是姜芃姬。

    【老司机联萌】:#托腮,主播日常挑事儿,这倒霉孩子估计被吓得不敢跳出来了。

    【春冽】:哈哈哈,虽然不是第一次瞧主播嚣张了,但每一次瞧见,总觉得格外得爽。

    【大叔小兵】:#抠鼻,有啥办法呢?人家脑子灌了太多水,主播只是好心帮人把脑子里的水打出来。你是没瞧见那天雅集的情形,越说越过分,本来就是南盛国主自己的锅,偏偏要自欺欺人甩到别人身上。瞧着吧,如今的东庆,很快就要步上南盛的后尘了……

    直播间弹幕密密麻麻,虚拟屏幕比当初大了一倍不止,直播间边框的装饰也越发复杂华丽。

    姜芃姬骑在马背上,右手执着马鞭,轻轻敲打左手手心。

    等几个壮汉将偌大宅子饶了两圈,姜芃姬轻轻嗤了一声。

    “这便血性?笑话!”姜芃姬指着对方大门口,在周遭看戏百姓围观下说道,“稍稍有点儿血性的人,这会儿也该带着一众家仆冲出来,打不过也要出一口气。若是东庆皆是这般缩头乌龟,南盛便是前车之鉴。与我呛声?先把自己的骨头捡起来再说!怂!”

    “打道回府!”姜芃姬冷着脸在空中甩了个响鞭,然后在她的操纵下,那条蛇一般的鞭子又乖顺地被收了回来,这一手耍得漂亮,她爽朗一笑,对着四周作揖,“这两头大虫的皮子不错,剥下来还能做成虎皮披风。至于那些肉,父老乡亲若是稀罕,不妨过来尝尝鲜。”

    有些人认识姜芃姬,有些人则不认识。

    “这是哪家的郎君?”

    姜芃姬耳尖地听到,转头望向那边,对着开口的百姓道。

    “小子不才,河间柳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