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321:当时年少春衫薄(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琅琊人杰地灵,商业氛围也好,好东西多得是,正巧姜芃姬在琅琊求学三年,继夫人便写信让姜芃姬帮忙准备,也好昭示柳府对这个庶女、对这桩婚事的看重。

    因为柳佘在崇州上任,根本没空去给庶女送嫁,这差事自然而然也落到姜芃姬的肩上。

    当然,哪怕柳佘有空,他也不可能给庶女这么大的脸面,更别说那根本不是他女儿。

    踏雪叹息道,“郎君待二娘子真好。”

    姜芃姬听了,笑而不语。

    她会对一个没有见过一面的庶妹好?

    啧啧,黄鼠狼给鸡拜年,能有什么好心?

    庶妹嫁给巫马君,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看着踏雪婀娜离去的身影,姜芃姬微不可查地蹙了蹙眉头,直播间的观众则是看着流口水。

    【老司机联萌】:可惜了,要是主播是男儿身,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就能收到房里了。

    【农夫山泉有点悬】:#抠鼻,主播才不是那么丧病的人,你以为谁都是下半身思考的?

    【熊猫啊啊】:唉,我也觉得可惜,那么好的美人啊,还是跟着主播一起长大的,与其嫁出去被这个时代的男人糟蹋,还不如主播保护她呢。我想没人能比主播更好了。

    面对一溜的感慨,姜芃姬哑然失笑。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阵……有些福气,享受不来的。

    她正想着,已经离开的踏雪又进了屋,俯身道,“郎君,卫郎君到府上送了拜帖。”

    “子孝?这个点来这里做什么?”

    姜芃姬眉头打了结,暗暗思考卫慈上府的目的。

    她在琅琊书院学习的这三年,与卫慈的交集几乎没有,对方有自己的交友圈子,姜芃姬也不会主动凑过去,加上这人三不五时就出门大半月访亲拜友,两人都没怎么照面。

    半个多月前,她隐约听琅琊书院的学生提及卫慈又出门了,算算时间,估计人家也是刚回来,怎么会到自己府上送拜帖?心里这么想着,她也没让人久等,直接去花厅见卫慈。

    姜芃姬在主人位子上落座,笑着道,“当真是稀客,子孝竟然会主动来我这简居陋室。”

    三年过去,如今的卫慈也已经是二十出头的青年,模样相较于三年前更显清隽。

    大概是舟车劳顿,他似乎又清减了不少,青色的衣裳穿在身上,竟然显得有些空荡。

    听了调侃,卫慈以手遮唇,轻咳了一声。

    那声音略显沙哑,带着些许鼻音,看样子这人不仅是舟车劳顿,身体还有些不适。

    “这是着凉了还是怎么着?怎么不找个郎中看看?”

    卫慈摇头,缓了缓呼吸,压下咳嗽的冲动,但眼底的青色给面庞添了病容,怎么看也不像是没事的样子,他说,“慈身子无碍,只是前日不慎着凉,略有些不适罢了。”

    姜芃姬点点头,然后等卫慈表明来意。

    卫慈上门拜访,果然有自己的目的。

    “兰亭,慈听说你要为庶妹送嫁,送她去上京?”好歹是一个书院的同窗了,卫慈对姜芃姬的称呼也没那么疏离,而是跟着旁人一般唤她表字,“这事,若是能推了,还是尽量推了。”

    姜芃姬心中纳闷,问,“子孝这么说,定然是有原因的,不知何故,为何我不能去?”

    卫慈说,“三年前,官家派兵驰援南盛。表面上,好似是己方打声,连同其他各国将南蛮四部击退,实际上南蛮四部本就无心灭南盛,只是趁势退让,占据攻下的州郡,借此修生养息,以图后谋。同时,这也是极为毒辣的挑拨之计……”

    姜芃姬道,“这件事情我知道,南蛮四部停下攻势,并非真的败了,只是给南盛喘息的时机,同时瓦解其他四国的援兵,挑起其余四国与南盛的利益之争,坐收渔翁之利……”

    其他四国虽然派兵帮南盛守住了最后的国土,但人家又不是开救济社的,派兵增援也是要代价的。南盛战败之后,不仅面对南蛮四部的种种条款,割地之举一而再再而三,还要给其他四国援军好处,其他四国名义上是派兵驰援,本身也存了打秋风的心思。

    只是,一开始南蛮攻势凶猛,他们一致对敌,后来南蛮停下攻势,内部援军联盟就乱了。

    这件事情,天下皆知,但各国都粉饰太平,将打秋风正义化了,的确愚弄了不少笨蛋。

    “只是,这事情与我给庶妹送嫁有干系?”

    卫慈语噎了一下,垂下眼睑,表情略显沉默。

    姜芃姬不急,只是等着对方开口。

    “待春耕结束,南蛮必有大动作,南盛……估计要亡了,接下来,东庆将会面临南北夹击的困境。”卫慈道,“外患如此明显,内忧亦不少。如今上京的形式严峻至极,几乎到了风声鹤唳之境地,一个一个还在醉生梦死,不知外界变故,热衷内斗。四位皇子已经长大,各有依仗,夺嫡之争夹杂着日渐严峻的党锢之争。若是你去了上京,我担心你有来无回。”

    一急起来,卫慈竟然也不用“慈”这样的自称了,直接称“我”。

    姜芃姬挑眉,“有来无回?”

    “别小瞧了那些外戚和宦官,他们疯起来,谁都不怕。”

    姜芃姬平心静气,把玩着手中的茶碗,“你说的,我会仔细考虑。只是,送嫁一事,哪怕前方是龙潭虎穴,我也得过去。富贵险中求,我是不知道那些外戚和没根的宦官勾搭在一起,要弄幺蛾子,但你放心,这些没用的家伙,岂能动我一根寒毛!”

    卫慈抿了抿唇,表情变得复杂。

    姜芃姬倏地道,“我没那么弱。”

    “我知。”

    “那你就放宽心,等着看好戏吧。”

    上京在旁人看来,也许是龙潭虎穴,但对她而言,绝对是她纵横九州四海的起始。

    卫慈轻声一叹,倏地想起什么,道,“昌寿王两年前回了封地,看似安分,实则暗藏祸心。若是他受诏带兵入京,兰亭一定要小心防范!这人……有觊觎帝位之野心,官家膝下四位皇子,未必能玩得过这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