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323:当时年少春衫薄(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好了好了,五娘不哭了。夫妻姻缘这种事情,讲究一个缘分,无缘无分何必强求。”

    渊镜先生拍着青宁,任由这个老来女将满脸眼泪擦在自己衣服上。

    青宁却是个倔强的女孩儿,得知卫慈不喜欢自己是因为心里有了人,顿时愤愤不平。

    “慈哥哥如今都二十有一了,与他同龄的,最晚的也成婚了,早些的孩子都能读书识字了,勾了他心神的到底是何方神圣……”青宁瘪着嘴,一双眼睛带着泪意,好似下一秒就能哭。

    小姑娘十分单纯,倒也没想过要强迫卫慈一定要喜欢自己,只是觉得自己喜欢的人肯定哪儿哪儿都好,旁人也该像自己这样喜欢他才对,虽然会难受,但喜欢的人能开心最好了。

    如果卫慈真的心里有人,为何没有成婚?

    渊镜先生对于这个问题,略略有些为难,“看缘分吧,缘分到了,自然水到渠成。”

    “莫非那人年级比我还小?”青宁绞着帕子,噘着嘴。

    “比你大。”渊镜先生说,“别哭了,将眼泪擦擦,这模样要是让外人瞧见了,像什么样子。”

    比她大?

    青宁顿时更加伤心了。

    比她大一些,是不是意味着人家都要及笄了,卫慈就等着对方长到适婚年纪?

    “那人到底是谁?”青宁追问,“我想去瞧瞧。”

    倒不是嫉妒,反而是好胜心和好奇心更多一些。

    要说关系,她作为卫慈恩师的小女儿,跟卫慈的关系还不算亲近?

    占据这样的优势,对方依旧没有看上自己,反而喜欢别人,小姑娘心里不好受。

    “为父怕你瞧了,心里更加难受。”渊镜先生叹了一声,“时机到了,你自然会知道那人是谁。为父会为你寻一个年纪相当,模样不差的,才华也好的,让咱们五娘,过得快快乐乐。”

    青宁含泪点头,只是情绪有些恹恹的。

    “快花朝节了,到时候瞧上哪位俊才,一定要告诉为父。”

    虽然如今东庆的风气越来越严,对女子约束越发严格,恨不得家中闺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渊镜先生与世俗之人的思想不在一个境界。

    哪怕如今都是盲婚哑嫁,渊镜先生也不忍心闺女如此委屈。

    选婿好比挑鞋,合不合脚闺女知道,她喜欢了,当父亲的又满意了,这才算是好姻缘。

    青宁还有些伤心,但毕竟是小姑娘,谈到关系终身大事的内容,还是容易羞怯的。

    “嗯。”咬着唇,她低低应了一声。

    卫慈在渊镜先生府上用了晚膳,这才告辞。

    只是三五对他长久在外颇有怨念,愣是抓破他两只袖子,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爪子。

    卫慈的师母抱着三五安抚它的毛,将卫慈送到门口,瞧着他凄惨的模样掩袖轻笑。

    “花朝节也快到了,慈儿回去准备一身鲜艳一些的衣裳。鲜衣三分俏,若是穿着这一身,哪家娘子能瞧得上你。”师母慈爱地瞧着卫慈,年纪虽大,但她心态好,看着依旧年轻。

    卫慈脸颊一红,被对方调侃得说不出话来。

    长辈逗小辈,不害羞受着,难不成还要当场炸毛么?

    离开渊镜府上,卫慈脑子里都响着花朝节三个字,仿佛魔怔了一般。

    半响之后,他觉得不对劲了。

    “莫非我忘了什么?”

    卫慈纳闷,又细细回想花朝节……二月十二……百花生辰……生辰?

    等等!

    花朝节不是她的生辰?

    卫慈仿佛回忆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

    花朝节,百花诞生之日,也是外出踏青,适龄少年少女春心萌动的好日子。

    闺中少女也放下平日矜持,开始焦躁自己那日该穿什么颜色的衣裳好,画什么流行的妆容,少年虽然没有如此繁琐,但心中隐隐有些焦躁,试图在这一日展现出最好的一面。

    在这种充满了异样氛围的日子,姜芃姬却过得有些无聊。

    她被踏雪从塌上拉起来,迷迷瞪瞪地漱口洗脸,然后面前放了一碗清汤素面。

    “又是长寿面……”

    姜芃姬看着碗中粗细一致,仿佛头发丝一般的细面,顿时精神过来。

    踏雪叹气道,“郎君不愿大办寿辰,奴也能理解,毕竟出门在外,很多事情都不方便,但这长寿面还是要吃的,一口气吃完,不能断了。寓意长命百岁,这是夫人特地交代的。”

    姜芃姬不用尝也知道,这碗面里面没有放任何调料,清水煮白面,寡淡且难吃。

    “再不吃,面该糊了。”踏雪催促。

    姜芃姬眼睛一闭,端起碗,挑着面将这碗长寿面塞进嘴里,连汤都喝完。

    “这便对了,郎君定能长长久久,长命百岁!”

    踏雪笑着收起碗筷,唯独姜芃姬苦着脸,“太淡了。”

    那味道,简直无法言喻。

    她能习惯渊镜独特的黑暗料理午后茶,依旧无法接受这样的长寿面。

    吃了面,姜芃姬又去洗了个澡,换上踏雪准备好的新衣。

    新衣的颜色鲜嫩,远远瞧去,令人眼前一亮。

    踏雪颇为欣慰,旋即又叹了一声。

    “今天这么好的日子,你叹气做什么?”

    踏雪帮她整理衣裳,挂上各种饰品,香囊挂坠什么的。

    “郎君十五岁了,若非老爷执意要您女扮男装,这会儿也该及笄,寻个如意郎君,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以郎君容貌,有哪家贵女能与您攀比,又何必整日男装示人……”

    她仿佛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连忙跪下告饶请罪。

    姜芃姬面色不变,道,“我倒是挺喜欢这样的。”

    她弯腰将踏雪扶了起来,“你我亲如一家,哪需要这么生分。”

    姜芃姬如今个头也有一米七,比踏雪高了半个头,比同龄男子也丝毫不逊色。

    虽然容貌略显女相,但如今这个男子簪花傅粉的时代,其实她比绝大多数男子都像个男的。

    “说起及笄,踏雪姐姐如今年纪也不小了,若是有中意的人,兰亭必定为你办妥了。”

    寻梅苦恋徐轲,愿意等对方,也愿意拖着,可踏雪这个年纪,却不能再拖了。

    踏雪表情怔了怔,旋即低头,想要岔开话题。

    “兰亭是真的将你当做亲人的,若有难处,与我说来便是。”

    姜芃姬笑着道,踏雪噗嗤一笑。

    “奴这日子过得比一般富商娘子还要好,哪里有什么难处。”她把檀香扇取来,递给姜芃姬,“郎君去去早回,明日还要启程呢,切莫被外头的狐狸给迷了眼,不然奴可不依。”

    “嗯。”

    垂下眼睑,姜芃姬收下扇子,接过房门递来的缰绳,利落翻身起到大白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