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324:当时年少春衫薄(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花朝节,百花生日。

    妙龄少女穿着鲜亮衣裳,眉间画着花钿,莲步轻移,摇曳生姿,在侍女簇拥下祭拜花神。

    用直播间观众吐槽的话来说,这是一个充满着虐狗气息的日子。

    “春日将至,万物孕育生机。好一个妙龄男女互诉衷肠,单身狗继续泪流满面的日子”

    姜芃姬坐在树干上,远处便有雅集,那些青春靓丽、朝气蓬勃的少女在春日阳光映照下,愣是多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美丽,不仅吸引了姜芃姬的关注,还惹来一众年轻贵子的目光。

    底下的大白吭哧吭哧嚼着地上冒芽的野草,嚼一口就吐,然后又去祸害另一片嫩草。

    她唇角一弯,抬脚用脚尖点了点大白的鬃毛,对方嫌弃地走开两步。

    姜芃姬笑着跟大白说话,“年纪不小啦,要不要给你找个伴?再生几个小崽?”

    大白眼睛一睨,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仿佛在嘲笑。

    她听不懂马语,但直播间的小天使仿佛已经学了这门外语,帮她友情翻译。

    【夜愁肠】:大白的心声——我愚蠢的主人啊,你几天没洗脚了。

    【我的地盘听我的】:错了,大白明明说一只单身狗还想嘲笑本王?刁民!

    【人中赤兔】:人家小姑娘超级有市场,刚才我还注意到有陌生马想要对大白暗送秋波呢。

    姜芃姬暗暗翻了个白眼,合着她一个大活人还没大白这匹马有吸引力?

    依靠在树干上,闭眼小憩。因为地势缘故,琅琊气温湿暖,外头三月才堪堪绽放的梨花,如今已经缀满枝头,春风一吹,偶尔还有花瓣簌簌落下。

    她仰头靠着树干,两腿支起。

    一手搭在膝头,另一手则提着被她摘下的木屐,双足仅穿着雪白的足袜。

    大半个身子藏在梨花丛中,若是不仔细瞧,根本不会发现树上还躺着一个人。

    一阵凉风吹过,梨花簌簌落下。

    隐隐约约,一阵低低的交谈声飘入姜芃姬的耳朵。

    “五娘,你竟然真的想不开,将自己的心思透露给你爹爹知道了?”

    少女的声音甜甜的,但就是太甜了,反而给人一种腻味的感觉。

    “爹爹是开明的人,跟他说了,他会帮我拿主意啊。”被唤作五娘的少女声音带着些犹豫和沮丧,“但是慈哥哥心里有人了,爹爹也不赞同,让我趁着花朝节,重新物色一个喜欢的。”

    声音有些甜的少女不满地噘嘴,“怎么能这样……那你知不知道,那人心里喜欢谁?”

    五娘略带愁容,“不知道,问了爹爹,他也不肯说,只是说时机到了,自然就知晓了。”

    少女歪了歪头,想了会儿,笃定地道,“那肯定不是什么正经的人。”

    五娘不懂,疑惑地诶了一声,“为什么说是不正经?”

    “你不懂,卫郎君如今都二十有一了,他心中要真是有喜欢的人了,肯定不会这么拖着啊,除非女方身份不好,例如是……那种地方的人,他没脸娶回来。你还能不知道,整个琅琊郡的媒人都不敢给他说亲,他都成老大难了,再拖着,后嗣问题怎么办?”

    五娘听了,好半响才明白对方说的意思,顿时红了红脸,又生出些酝怒。

    “慈哥哥才不是那种迂腐之人,哪怕他喜欢的真的是青楼女子,也不会如此顾着脸面。”

    为了自己的脸,让喜欢的人继续受委屈,哪里能是卫慈做出来的?

    五娘可不接受有人这么诋毁卫慈。

    “那他喜欢的就是有夫之妇喽。”少女先五娘开口,将她的话堵了回去,“整个琅琊郡的官媒都恨不得掩鼻避着卫慈,无人给他说亲,婚姻大事没个着落。这会儿有你这样的天姿国色瞧上他了,他理当要开心回应,怎么会用自己有心上人这种借口推辞?”

    五娘有些气,“才不准你这么说他,仁人君子,怎么可能觊觎旁人后院妻妾?”

    少女也噘嘴了,泼辣道,“你这么护着他,人家也不正眼瞧你一眼。你上赶着贴过去,人家何曾给你一个好脸?卫慈有什么好的,一个克妻克子,克夫克母,克尽九族的灾星……”

    “愚昧之见!”五娘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小脸多了几分薄怒,“慈哥哥如何,看他为人处世,敬爱师长,对同窗友善,待小辈宽宥,单单一个八字命理,怎么就能判定他如何如何?天底下跟皇帝生成八字一样的多了去了,为何人家是皇帝,其他人只是贩夫走卒?”

    “哼,是是是,我是愚昧,比不得你朱五小姐博学多才。”少女也被惹怒了,好似被猜到了痛处,回嘴道,“你这么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竟然也倒贴着一个谁都不要的男人,倒是好得很!”

    “你——”五娘被这话说得睁大了眼睛,气得手指都在发抖。

    “子孝再怎么不济,也不是一个生活窘迫,被嫡母指给旁人当填房的寒门庶女能贬低的。”

    姜芃姬这俩少女越吵越大声,严重打扰她的睡眠质量,不由得跳下梨树,出声打断。

    两人闻声望来,只见一名鲜衣少年面带笑意,双足仅穿着足袜,木屐还提在手上。

    少女被她的出现吓了一跳,想到方才的话,脸色煞白。

    五娘还有些不解,疑惑道,“填房?”

    “以后可长点儿心吧,这种多口舌,喜欢以险恶揣度人心的蛇蝎美人,还是远着点儿比较好。”姜芃姬上前两步,一眼就将那个少女的本质看得透彻,似笑非笑地打量对方,“人家贬低子孝,不是真的瞧不起,只是想要为自己打算罢了。”

    “诶?”五娘愣了。

    “嫡母让她嫁给一个年级可以当爹的男人当填房,她不愿意,想要为自己谋一个好的出路。子孝遭人嫌弃,但她身份也不高,在家中也不受重视,两人多配?她大概是这样想的。”

    姜芃姬将那个小姑娘看得脸色惨白,两股战战,说的话更是戳中对方内心的隐秘。

    “若是等会儿,我在外头听到任何折损子孝与这位小娘子名讳的流言……”

    姜芃姬表情猛地一冷,“你们猜猜,会是谁传出来的?”

    五娘是单纯的闺中小姑娘,但她有一个开明的爹,见识也是宽阔的,只是没有拘泥后宅。

    她哪里能想到这种阴损的,毁人名声的小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