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327:当时年少春衫薄(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他压低声音警告。

    “我又不是不知轻重的人?否则的话,当你那会儿靠近的时候,我就该喊你出来了。”

    姜芃姬丝毫不怵,反而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

    卫慈来的时间很巧,不早也不晚,姜芃姬原本只是想成人之美,所以才没戳穿他的位置,如今一瞧,小姑娘心思豁达放得下,男方也是无意,她这个媒人算白忙活。

    姜芃姬如此一说,卫慈垂下眼睑,敛住眼底的异色。

    “你这人忒无趣,心思挺多。”姜芃姬啧啧一声,双手一枕后脑勺,宽大的袖子顺着手臂滑下,露出两支细白的臂弯,手腕纤细而漂亮,让卫慈尴尬地移开视线,不敢继续瞧她。

    姜芃姬自然没有错漏他的反应,笑了笑,故意凑近对方,低声说了一句。

    “幸好我是个明白人,要是稍微呆一些的,指不定以为你有分桃断袖之癖。”

    卫慈脸色一黑,“何意?”

    “哪有正常男子瞧着另一个男性的手臂,便会脸红成这样,还故作掩饰地挪开眼?旁人可不会怀疑后者有什么问题,只会觉得前者对后者有异常心思,所以才会……”

    这个时代的男人,别说露个手臂,哪怕光着膀子,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卫慈听后,脸色更加黑沉如墨,暗暗捏紧了袖中的拳头。

    姜芃姬见他没有离开,反而待在原地,不由得多了些好奇。

    “看样子,你是特地过来找我的。”她笃定地道,“若是搁在平日,我这么刺激你,你早就甩袖子走人了,哪里还会木头似得杵在原地。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

    卫慈:“……”

    周围梨花花瓣随着清风簌簌飘落,周遭空无一人,也没人看到他俩的异常。

    直播间的观众看了全场,对卫慈这个倒霉孩子心疼不已。

    到目前为止,姜芃姬碰见的男性,要么就是被她当成小白兔欺负一次,过后她就没兴趣了,要么就是和她沆瀣一气,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独独卫慈,姜芃姬逮着他就一顿欺负。

    他们不知道卫慈现在的心境,但他们是真的心疼了。

    【老司机联萌】:我说主播,你能换一个人怼么?

    【主播V】:不乐意!

    众人:“……”

    卫慈表情变了又变,最后还是忍下内心激荡的情绪。

    “慈听其人说,花朝节是你的生辰。不过你没有办寿宴,也未曾邀请好友,故而不敢确定。”

    曾经他也以为花朝节乃是她的寿辰,每年这日,百官庆贺,天下同庆,只是……

    他至今还没忘记,她一人打烂所有贺礼的场景,侍女全被她赶了出去,无人敢接近。

    卫慈不知她为何如此,也不敢问,如今心中仍有余悸。

    刚才也不知怎么了,突然有了勇气,想要借此询问个明白。

    “花朝节的确是柳羲的生辰。”

    姜芃姬笑着眯了眯眼,她这个回答在外人看来有些毛病,但无伤大雅,毕竟她不就是柳羲?

    卫慈听了,心中隐隐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你是过来送礼的?”姜芃姬在琅琊这些年,寿辰都是一顿长寿面应付,也没有折腾贺寿雅集这种华而不实的排场,顶多当天吃食丰富一些,穿得衣裳崭新一些。

    “嗯。”

    卫慈轻轻应了一声,姜芃姬蓦地生出些愧疚。

    人家过来送生日礼物,她却出言把人怼了一通,说得心里憋气……

    这么一想,她感觉卫慈也有些不容易。

    “是什么?”姜芃姬直接问。

    卫慈也没觉得被冒犯,毕竟……这人的反应,这样已经算给面子了。

    “拙作,勉强能入眼。”卫慈道。

    他取出的是一枚很精巧的坠子。

    “美人睡?”姜芃姬接过来,数朵美人睡怒放,舒展花瓣,用的还是鸡血石,脉络处理得极好,远远瞧去,宛若刚从枝头坠落的美人睡,她不由得轻挑眉梢,“子孝技艺大有长进。”

    石料并非极品,又是卫慈自己动手,虽不贵重,胜在心意。

    琅琊书院这些年,姜芃姬也曾受邀参加其他人的生日宴,送礼多半都是学生自己的作品。

    手抄本啊、雕刻啊、绘画书法……情谊为重,价值反而是虚的。

    卫慈送这个坠子,只能说中规中矩。

    只是……姜芃姬暗暗瞧了一眼弹幕,果然又是一堆吐槽卫慈的。

    【冰糖柠檬】:无形装逼最为致命,什么叫“拙作,勉强能入眼”?

    【某依】:宝宝学了好几年雕刻,只能抱着自己委屈地哭。

    姜芃姬心情好了些。

    【主播V】:没事,我帮你怼回来。

    刹那间,吐槽卫慈的弹幕齐刷刷变成了心疼。

    送礼之前被怼,送完了还要被怼,可怜。

    “谢谢。”

    另一处,五娘心情颇好地祭拜了花神,照例给家人祈福,末了又害羞地添了一句。

    “愿得良人,白首不离。”

    花朝节的确热闹非常,鲜衣靓丽的少女争奇斗艳,那些身着翩翩儒衫的少年更是成了独特的风景线,听着雅集上抑扬顿挫的吟诵,五娘心中却想着自己的终身大事。

    卫慈她是不用想了,无缘无分,强求不来。

    这花朝节上的青年才俊也不少,可将他们拿过来与卫慈对比,一个一个都黯然失色。

    回到家中,五娘还为这事情发愁。

    渊镜先生瞧她嘟嘴的模样,不由得笑了笑,问她,“今日可有看上的?”

    “没有,根本比不上慈哥哥。”五娘道。

    渊镜夫人见丈夫这般不着调,顿时多了几分嗔怒。

    “哪有你这般教女儿的,真怕五娘及笄了,到时没人敢上门提亲。哪能让五娘自己做主?”

    先生道,“这般担心作甚,无人提亲便无人提亲,难道我这老头儿还养不活五娘了?”

    夫人也火了,“你也知道自己老了,还能护着五娘几年?不为她好好谋划,尽添乱。”

    渊镜先生博学是博学,舌灿莲花,唯独不敢和自己夫人顶嘴。

    暗暗瞧了一眼闺女,只见五娘冲他嘻嘻一笑,看戏看得热闹。

    “这么多青年才俊,真的没有一个能瞧得上眼?”

    渊镜先生伸长了脖子,确定夫人走远了,这才扭头问女儿。

    “有道是有,只是……不知道人家有没有婚事。”

    “哦?谁?”

    “柳羲,年纪与女儿相仿,为人倒也风趣,不似旁人谣传那般不堪……”

    渊镜先生:“……”

    等等,老年人有些耳背……他闺女说她看上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