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651:一统丸州(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未必不可?

    这大概是杨思这段日子听到最有趣的笑话了,至此,他还以为姜芃姬跟他开玩笑呢。

    他从善如流地揶揄,“若是如此,主公可要加把劲儿了。”

    姜芃姬眉梢轻扬,问他,“什么加把劲儿?”

    “主公如今也快要双九了,距离二十加冠不过两年。搁在旁人家里,便是没有成亲,婚事也定下来了。反观主公,至今还是孑然一身,这可不成。若不成家娶妻,如何生女?”

    不生女,如何将帝位传给女儿?

    杨思笑着调侃。

    他的话可不是让姜芃姬加油争夺帝位,分明是揶揄她,让她赶快娶娘子,该生娃啦。

    姜芃姬还要再过两月才满十八岁,十八岁,搁在这个时代已经能成家立业当父亲。

    不过大户人家讲究多,多半会拖到加冠之后,柳府应该也不例外。

    在杨思看来,他家主公还是稚嫩少年,没有接触男女之事,等年级到了,自然会想那档事。

    只是……

    按照杨思的剧本,被这么调侃,自家主公应该会脸红心跳,窘迫不已。

    事实上……

    姜芃姬挑眉,神色坦然地道,“这个么,不急不急,生儿育女也得看对象看时机。”

    杨思诧异。

    看样子,自家主公不是什么不懂人伦的纯情少年啊,分明是拥有丰富经验的老司机。

    他八卦道,“看对象看时机?莫非主公瞧上谁了?”

    姜芃姬唇角勾起一抹神秘兮兮的笑。

    “然也。”

    杨思好奇追问,“哪家的小娘子?若是身份相当,大可以让老太爷出面为主公定下亲事。关系人生大事,马虎不得。手快有手慢无,先下手为强,把人定下来,才是理儿。要是身份比主公低,大可以遣派冰人上门,说明纳妾意思。总之,喜欢的小娘子,最好还是别错过了。”

    姜芃姬哑然失笑。

    她竟然不知道,杨思除了贪嘴爱吃,隐隐还有八卦的属性。

    她心下好笑,眼睛转了转,含糊道,“身份啊……虽说他家道中落,不过人家出身清白,祖上也曾显赫一时,算得上清贵门第。那人才情不错,性格又蛮可爱的……当妾室委屈了。”

    杨思蹙眉,清贵门第啊……这的确有些难办。

    宁为穷人妻,不为富人妾。

    越是清贵人家,越看重名分。宁愿选择出身一致的夫家当正头娘子,很少有人愿意为了攀高枝儿,自甘下贱做人妾室……除非夫家身份门第更高,很显然,柳羲还没到那种程度。

    “主公喜欢她什么?”杨思问道,“才情还是容貌?”

    姜芃姬笑着眯弯了眼,“他的基因。”

    鸡……音?

    杨思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这个弯的弧度太大了,他差点儿翻车啊。

    “鸡音为何物?”

    姜芃姬捏着下巴,该怎么解释呢,这玩意儿解释不了啊。

    “基因啊,算是生命最本质的东西吧。”姜芃姬想了想,嘟囔地道,“不过基因只是一方面,他的基因的确很吸引我,但让我感兴趣的还是他的脾性,以及他身上掩藏的秘密……那种感觉怎么形容呢……明明破绽百出,与掩耳盗铃无异,依旧顽强地想要掩藏,瞧着真可爱……”

    杨思听得懵逼了。

    主公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听得懂,但合在一块儿,他无法理解了。

    姜芃姬总结陈词。

    “他好欺负,我就是喜欢欺负他、他又隐忍不发的模样。我喜欢的,只能是我的。”

    杨思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半响,他破声失笑。

    “主公,你若真喜欢小娘子,可不能这样做,容易把人吓到。”

    之前还觉得主公是技术娴熟、理论丰富的老司机,如今一瞧,分明是不懂情爱的霸道少年。

    姜芃姬问他,“那该怎么追?”

    杨思想了想,他道,“若主公真喜欢,不如与老太爷商谈一番,拜托他出面提亲好了。既是清贵人家,想来教养也不错。主公这般举动,虽是喜欢,但搁在人家小娘子眼中,分明是轻浮调戏。纵然主公有十分好,这般举动之后,人家小娘子对主公的印象顶多只有一两分。”

    姜芃姬啧了一声,有些不以为然。

    “他生性蛮豁达的,应该不至于误会吧?”

    “这可未必。”杨思补充道,“小女儿家,心思都细腻,容易钻牛角尖。”

    姜芃姬托腮想了想,她道,“这样啊……听着,靖容经验蛮丰富的。”

    杨思嗤笑,他比姜芃姬多吃十来年的米饭,能不清楚么?

    “主公要是问子实,他经验更丰富。不过那就是个不着调的浪子,提出的建议不建议采纳。”

    杨思顺带抹黑一把丰真,谁让丰真是真的浪?

    姜芃姬想了半天。

    她最后道,“如今还早,再过个五六年再说吧,我也不急……还蛮享受如今的状态……”

    杨思不疑有异。

    在他看来,主公喜欢的小娘子估计也才十一二,再过个五六年,年纪正好,能娶回家了。

    男子汉么,当以家国、事业为重,主公成婚晚一些也没事。

    要是过几年移情别恋了也无妨,大丈夫何患无妻!

    殊不知,杨思在姜芃姬刻意引导下,二人谈的内容南辕北辙。

    分明是鸡同鸭讲,偏偏还能经讲到一块儿。

    “如此,我便等着主公的小帝姬降世了。”

    杨思笑着调侃。

    姜芃姬道,“成!只盼你到时候别哭。”

    黎明破晓之前,姜芃姬回营帐小憩了会儿。

    当金色的光线刺破厚重的云层,投射大地,营寨响起阵阵号角声。

    不远处,担惊受怕一夜的峰湖县众人像是触了电,吓得汗毛炸起。

    姜芃姬点齐兵马,列阵摆在城外,寒风呼啸,旌旗猎猎。

    一方气势高涨,一方越显低迷。

    当战鼓响起,弓弩手以弩箭策应掩护云梯,兵卒躲在云梯之下的围挡,推动云梯接近城墙。

    因为行军急促,携带物资有限,所以这次攻城并没有带抛石车。

    靠着一**箭矢的掩护,城墙不断有尸体掉下,云梯也顺利架到城墙……红莲教头领听到城外的战鼓,急急忙忙穿好一身甲胄,刚爬上城墙,飞来箭矢险些扎到他头顶的发髻。

    “怎么现在就开打了?”

    头领怒目圆睁,城下的敌人密密麻麻的,一群又一群,看得他头皮发麻。

    守城的士兵本就没有多少气势,这会儿看到头领衣衫不整地出来,更加泄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