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780:突围,美人说客(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细作潜伏在卧龙郡残部之中?

    众人听到这话,心中皆是一惊,唯独丰真和杨思表情镇定,似乎早有预料。

    李赟是个有问题就问的好学宝宝,他诧异地问,“细作要是还潜伏在卧龙郡的残部,这也太过大胆了。暗中下药,害卧龙郡守身死、万余将士阵亡……他就这么笃定,不会被人揭穿?”

    孟浑没有回答李赟的话,反而说道,“蔡襄是卧龙郡郡守唯一的血脉,可以说是仅次于卧龙郡郡守的重要人物。敌方大军趁夜偷袭,不就是为了消灭这对父子?若是留下蔡襄,难保蔡襄不会养精蓄锐、蛰伏几年,集结父亲旧部,为父报仇。斩草不除根,必然后患无穷。”

    李赟认真地听孟浑讲话。

    别看孟浑平日里不怎么开口、存在感也薄弱,但人家阅历和经验十分丰富,值得小将学习。

    孟浑继续说道,“若战事胶着也就罢了,寻找薄弱点,背水一战还是能突围的。可是按照方才那人的说法,敌军十分强横,双方战力悬殊。这种情况下想要突围,必然要抽调不少精锐护送,突围成功的可能性更低。纵然能突围,随后的追兵也会穷追不舍……”

    如果双方兵力相差不大,集结兵力强攻一点,强行突围的成功率高达五成以上。

    如果双方兵力悬殊,一方碾压另一方打,弱势那一方还想突围,只是加速了崩溃的步伐。

    且不说突围的成功率有多少,纵然能突围出去,其后的追兵也会紧咬不放。

    死了一个卧龙郡郡守还不够的,想要将这支势力彻底消灭,绝对不能留下蔡襄。

    一旦留下蔡襄,蔡襄便能以幼主的身份整合亡父旧部,终究是个隐患。

    李赟蓦地明白了,他向孟浑求证,“孟校尉的意思是,我方斥候发现卧龙郡残部的时候,根本没发现追兵的痕迹,这与常理不合,所以……孟校尉才怀疑其中另有隐情?”

    孟浑点头,他说道,“若换做是我,必然要派遣重兵捉拿蔡襄。若是让区区数十人保护他们的幼主从自己眼皮底下突围,这未免显得太过刻意。故而,我怀疑细作还潜伏在他们之中。唯有这样,敌军才丝毫不担心蔡襄的下落,纵容他们突围逃窜。若蔡襄等人侥幸碰见了其他诸侯势力,并且向人寻求帮助,那么接纳他们的势力,可会怀疑这支残兵败将有异样?”

    诸位武将心中一寒,若真是如此,他们还真不会怀疑蔡襄等人有异样。

    说得难听一些,蔡襄不过是丧家之犬,要仰人鼻息才能存活,谁会怀疑他和他的仆从?

    不少直播间观众也觉得自己大脑不够用了,套路一环扣着一环。

    【三林糖酱瓜】:不是吧,主播救下的人中间,真的混入奸细了?

    【榴莲桂花糕】:正常人习惯性同情弱者,对弱者的防备心也不高。谁能想到他们救下的残兵败将,其中藏了个敌人的奸细?一个不注意,说不定就重蹈覆辙,成了第二个卧龙郡守。

    【椰汁打蛋】:这样的话,主播要注意啊,绝对要将潜藏的奸细抓出来,免得夜长梦多。

    【天津小笼包】:想想也是不寒而栗,要不是够精明,说不定就被暗算了。

    观众们心有余悸,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姜芃姬等人中招,然后被暗中偷袭的场景。

    李赟面色一白,心中恶寒,他道,“若真是如此,定然是没有防备的。”

    “哼!”典寅粗声粗气地哼道,“那些贼人还想如法炮制,用同样的阴毒计谋对付我们?”

    “计谋强弱,不在高明与否,有用就好。”丰真视线落到姜芃姬身上,他道,“主公不妨派人去查一查,看看蔡襄一行人中间,有谁带了眠草和洋金茄花碾制的粉末,那这人便是细作!”

    姜芃姬点头,她道,“让医兵去查一查,记得不要打草惊蛇,大家该怎么做怎么做。”

    正如强者不会防备落魄的弱者,受伤病患也不会刻意防备拯救他们的医兵。

    姜芃姬手底下的医兵多为女兵,虽然一个一个彪悍,但好歹是女性,更能让人放松警惕。

    没过多久,便有消息传回。

    “主公,这便是属下等人从其中二人衣襟内侧寻到的布包,对方警惕性高,着实费了一番功夫。”一名女性医兵从窄袖中取出两个灰扑扑的小布包,将其打开,露出里面裹着的东西,“随军郎中已经看过,这是眠草烧制出来的药汁凝成的粉末,药性比一般的眠草强了不少。”

    另一个布包也放着颜色不一的粉末,这是洋金茄花的粉末。

    这下子证据确凿,这伙人中间果然藏着细作。

    典寅眉头一蹙,他提问道,“主公,若将这些药粉全部掺杂在食物里头,能药倒多少人?闻着味道还有些冲,兵卒不会尝不出来?要是食物有异味,肯定会心生警惕的……”

    姜芃姬笑了笑,她说,“兵卒起锅造饭,做饭用的是大锅,吃得都是糙食,没那么精致。稍稍有些异样,哪里会提出来?更何况,敌人也不需要将所有人全部药倒,只需让他们状态不佳、嗜睡无力即可。做得仔细一些,被发现的可能性很小。正是这样,卧龙郡守才中招了。”

    “主公可要将细作抓起来?”李赟询问自家主公的意见。

    “不要打草惊蛇。”姜芃姬摇头,示意李赟稍安勿躁,“细作可以是敌人暗算我们的棋子,但运用得好了,同样能成为我们暗算敌人的棋子,端看执棋之人怎么落子了。”

    姜芃姬派人暗中盯着细作,照常行军,一路行来并未发现任何异样。

    很快,她遇见了一桩难题。

    “嘉门关果然失守了……”

    远远瞧见嘉门关城门上插着的旗帜,姜芃姬面色一黑,略显凝重。

    众人诧异,嘉门关可是东庆数得上的险关,易守难攻。

    可是数月之内,它却接连被昌寿王、勤王盟军和眼前的敌军攻破,简直有辱险关的名声。

    “主公,这该怎么办?嘉门关不仅是进入谌州的必经关卡,更是我们回丸州的必经之路。如今一看,嘉门关已然失守,我们再想过关,恐怕要强闯了。”孟浑一阵脑仁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