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781:突围,美人说客(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虽说嘉门关被人连破数次,但险关的名声依旧让人头疼。

    昌寿王以火攻破了嘉门关,盟军靠着人头战术赢了,付出的代价都不小。

    他们这边却只有三万兵力,根本经不起损耗,更别说强行破关了。

    姜芃姬神色凝重,她道,“派人去查一查,守关大将是谁。”

    更加重要的是,她要确定驻守嘉门关的势力和偷袭卧龙郡守的人,是不是同一批。

    如果不是同一批,姜芃姬不仅要防范暗中的偷袭,还要应对嘉门关上的敌军。

    腹背受敌,亦不为过。

    面对这个局势,众人的脸色显得格外凝重,几个武将都做好叫阵破关的心理准备。

    姜芃姬令军队安营扎寨,静静观察嘉门关内的局势。

    派出去的小兵在关外高喊,“城上诸人,我主乃是丸州州牧柳羲,尔等还不速速开城门?”

    没过多久,城上有人搭弓射箭,箭矢落在小兵十数丈远的地方。

    “乱臣贼子,算得上什么州牧?唯有隆庆陛下钦点的州牧,才能顺利过关,你们滚回去!”

    小兵一听,心中咯噔了一下。

    所谓“隆庆陛下”,指的就是昌寿王,这个家伙称帝之后改元年为“隆庆”。

    “什么隆庆陛下?东庆陛下仅有一人,如今还在谌州皇城,你口中的陛下不过才是乱臣贼子。城上逆贼,还不束手就擒,弃暗投明?”小兵说完之后,城上的人又给了他两箭。

    只可惜,双方隔着的距离太远了,仍旧没有射到人。

    双方隔空打嘴炮,互探消息。

    又过了一会儿,城上来了一个身穿甲胄的魁梧男子。

    他询问了一下,得知事情始末,冷笑着让兵卒将他的弓箭取来。

    只见这人搭箭挽弓,沉重的弓身迅速呈满月状态,箭矢离弦,冲着小兵脑袋的发髻飞去。

    那个小兵只觉得脑袋一凉,一股巨力拽着他的头皮,迫使他的身体向后倾斜倒飞。

    “哼!”

    魁梧男子冷哼一声,让人传话。

    “滚回去,让柳羲过来。”

    小兵死里逃生,模样狼狈,嘉门关的守兵气势大盛,高呼“将军神武”,如排山倒海一般。

    他们的声音响彻天际,连身处营寨的姜芃姬都听到了。

    没过多久,姜芃姬便收到了小兵传递回来的消息。

    “符望?此人是谁?你们可有听过?”

    姜芃姬对昌寿王旗下势力不是很了解,乍听这个陌生的名字,扭头问自个儿部下。

    杨思的老东家就是昌寿王,他作为曾经的首席谋士,对昌寿王帐下的武将十分了解。

    他仔细想了想,有些疑惑地摇摇头,“思不记得昌寿王帐下有一个叫符望的武将,兴许是后来新投奔的……不过,只看他那一手箭术,想来也不是泛泛无名之辈……”

    能将隔了老远的小兵发髻射下来,还将人拽着倒飞了数米,哪里能是普通武将?

    昌寿王这人不咋地,但运气和演技都不错,早年坑了不少有能力的人为他卖命。

    说不定这个符望也是这么被坑的。

    姜芃姬看到孟浑的表情有些异样,她问道,“孟校尉知道这人?”

    孟浑不禁苦笑了一声,他不只是知道符望,他还认识符望呢。

    “符望并非昌寿王帐下,先生不知道他也是正常的。”孟浑见众人视线落到他身上,不由得打开话匣子,他说,“符望是孟氏家臣,在沧州一带有着极高的声望,可以说是孟氏帐下战力最高的猛将。昌寿王兵力不足,孟氏派遣兵将支援协助,也是情理之中。”

    说到这里,孟浑顿了一顿,笑着对姜芃姬道,“说起来,主公还与他交过手。”

    姜芃姬懵了一下,“我与他交过手?你是说,那日谌州皇城外的武将就是符望?”

    孟浑道,“正是。”

    李赟也想起来了,问孟浑,“那个符望……是那天孟校尉阻拦我去追赶的那个?”

    想起当日的情形,李赟如今还有些冒冷汗的冲动。

    无他,要不是孟浑拦住立功心切的他,说不定李赟就中了对方的回马枪,重伤在地了。

    孟浑点头。

    月余之前,昌寿王派遣奇兵突袭谌州皇城,逼得皇帝带着大臣和慧珺逃命,最后还是被符望带领的军队追上。要不是姜芃姬和杨蹇部队赶到及时,说不定符望已经满载而归。

    姜芃姬还从符望手中抢走了慧珺。

    回想那一日的场景,姜芃姬双手揣着袖子,冷静地道,“那个符望,的确有些本事。”

    她能吊打符望,因为两人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拿她当做标准,这个世界的人全是战五渣。

    要是按照这个世界的正常水准,符望的确很厉害。

    厉害到了什么程度呢?

    拿李赟举例吧,除了作战经验不足,李赟算是丸州集团内部武力第二人。

    要是李赟和全盛状态的符望相比,李赟吃亏的可能性很高,要是不慎还会没命。

    不过,一两个人的武力值可不能扭转整个战局。

    符望再强也不能吊打上万人。

    孟浑面色凝重地道,“单单一个嘉门关算不得什么,再加上一个符望,怕是棘手了。”

    姜芃姬想了想,问孟浑,“孟校尉对符望的了解有多少,可有什么破绽?”

    孟浑道,“听人说,符望是野狼养大的孩子,年少时候举止粗暴而凶狠,被沧州某个士族纨绔豢养,当做死斗的宠物。所谓死斗便是某些士族纨绔之间的娱乐活动,类似斗鸡……不同的是,死斗却是两个死囚在场内搏斗,赢得一人便能活下来。符望便是如此……”

    姜芃姬听了孟浑的解释,眉头也没有蹙一下。

    莫说这种死斗,她还是基因战士的时候,为了完成上层遣派的人物,曾经深入斗兽场。

    人与星际异兽,赢得那一方才有资格活下来,比符望经历得更加残酷。

    不过,想想如今这个时代,符望的经历也够可怜了。

    “然后呢?他又怎么成了孟氏的家臣?”

    孟浑继续说道,“符望原先没有名字,只是一个不通人语的兽孩,空有一身蛮力却不得章法。豢养他的纨绔是个混账,但这个混账的父亲却是个极为清廉的官员,偶尔得知此事,狠狠斥责那个纨绔,又对符望的勇猛生出了爱才之心,将他收入帐下,还让家臣收符望为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