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967:战北疆(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力道不够——再来——”

    姜芃姬左手手持木剑,面上挂着轻松戏谑的笑容,厚着脸皮欺负小盆友。

    “哎呀,这是早上没吃饱,还是不想吃午餐了,软绵绵的力道是想给我挠痒痒?”

    她随手一挡,手腕稍稍用力,轻轻松松将满头大汗、使上吃奶劲儿的小萝卜头推开。

    “不对不对——你是要对阵杀敌还是给敌人送人头?要是一击不中,可要陷入被动的。”

    姜芃姬恶劣地欺负小盆友,直播间观众那叫一个心疼。

    【缇娅塔塔】:主播,你堕落了——你去欺负北疆不行么,非得找三个小孩子晦气。

    【墨星幽】:主播也不算欺负吧?她左手用剑诶,双脚就没离开过原地。

    【阿卡特丽丝】:呵呵——别说只用左手剑,哪怕用一根手指头都算欺负小盆友。

    【山田米娅】:你们别顾着心疼呀,我觉得三个萝卜头前仆后继送人头的样子很萌诶。

    姜芃姬没有理会弹幕内容,对着三个弯着腰喘气的小孩儿笑着眯起了眼。

    “还不肯认输?”

    “不认!”

    她原本是想询问卫慈在哪里,刚出政务厅就看到三个小孩儿在院子里用木剑练习剑术。

    这三个孩子都不陌生,分别是亓官让的女儿、丰真的儿子和孙文的孙子。

    三个孩子年纪虽小,但剑术耍着也是有模有样的,姜芃姬闲来无事便亲自下场指导。

    嗯——

    单方面虐杀,附带精神攻击。

    亓官让的闺女气喘吁吁,用手中的小木剑杵着地面,略略弯腰,小脸扑红扑红。

    孙文的孙子累得眼泪都飙出来了,听到姜芃姬的“挑衅”,他咬着下唇摇头。

    丰仪表现最佳,他的面貌看似羸弱,但始终维持着仪态,宁愿急促呼吸也不肯张口喘气。

    “年纪小小,个个都是倔脾气。喊一句累了有多难,憋着做什么?”

    姜芃姬感慨一声,她将手中的木剑搁到一旁,对着三个小的招了招手。

    “过来,我带你们去厨房找好吃的。”

    姜芃姬是三小只长辈的主公,他们不敢不听话,乖乖跟着去了。

    等几位家长跑来找小孩儿,恰巧看到自家主公开心地指挥三个灰头土脸的小孩儿烧烤。

    丰仪神情认真,烤得有模有样。

    孙兰手忙脚乱,脸上沾了不知名的酱汁。

    亓官静慧则比较悠闲,主要负责搬柴生火,雪白的小脸蛋灰扑扑的。

    “呦——你们都来了,要不要尝尝他们的手艺?”

    姜芃姬摇了摇手中几近焦黑的烤串,这是孙兰的成品,味道一言难尽。

    孙文看着自家主公毫无形象地席地而坐,嘴角神经忍不住失控。

    主公威严,荡然无存。

    看到大家长来了,三个小孩儿行礼不是,不行礼也不是,只能局促地捏着烤串。

    孙文想喊孙子过来,免得他年幼无知冒犯姜芃姬,不过碍于自己刚来、身边的亓官让和丰真还没开口,他也不好先说。丰真和亓官让的反应也极具特色,充分贴合二人的性格。

    丰真笑嘻嘻地加入“压榨童工”的行列,光明正大拿走儿子烤出来的成果,顺带点评两句。

    “烤得太焦了,酱汁抹得不匀称,味道还重,下次注意点儿。”

    亓官让肃着脸,眼神飘到闺女身上,无声传递什么。

    亓官静慧丢下柴火,掏出帕子擦了擦手,仰着脑袋、拉着亓官让的袖子。

    “爹爹——”

    “生火不是这么生的,要有技巧。”

    亓官让这对父女不多话,总给人一种错觉——

    他们用脑电波交流!

    孙文:“……”

    总觉得自己也该做点儿什么,才能显得不另类。

    烧烤也不能当午餐,姜芃姬已经让厨房准备好口味清淡的午膳。

    打发三只小家伙去午睡,姜芃姬问丰真。

    “子孝可有说过几时回来?”

    丰真想了想道,“他说三五日就回,算算时间,还要一两天才能回来。”

    孙文这才想起他抵达崇州之后还没瞧见卫慈。

    “子孝出门办事?”

    丰真摇头,他道,“子孝说是有个朋友要来,他出门访友去了。”

    孙文心思一转,下意识觉得哪里不对劲。

    “既然是他的朋友要来,子孝何故要出门三五日才回?”

    按照正常逻辑,朋友从远方而来,卫慈不应该在家里设宴招待?

    丰真瞥了一眼自家主公,似笑非笑地道,“这个就不清楚了。”

    姜芃姬都不过问这个问题,他们自然不好干涉,只能等卫慈回来问个清楚了。

    丰真不确定地道,“不过……子孝倒是说过这个朋友叫什么六如真人,据说是中诏人士?”

    六如真人?

    孙文觉得这个名号十分耳熟。

    丰真见他反应,问了句,“载道知道这人?”

    孙文想起来六如真人是谁了。

    “六如真人是中诏宝安观前任观主兼皇家供奉,子孝竟然认识这般高人。”

    中诏以道教为国教,六如真人据说还有皇室血脉,他可是中诏最大道观的观主。

    据孙文所知,六如真人过了六十大寿便卸下观主之位,隐居世外,不问红尘了。

    此人年过花甲,怎么会从中诏跑到崇州?

    丰真咋舌。

    “六如真人竟有这么大来历?子孝又是怎么认识他的?”

    卫慈这一世不认识六如真人,但前世认识。

    了尘大师曾经对姜芃姬说过,天底下能一眼看出紫微帝气之人,不出五指之数。

    恰巧不巧,六如真人便是其中之一。

    卫慈一身青色儒衫,墨绿大氅,头戴云巾,脚踩木屐,瞧着像是远离世外的悠闲雅士。

    他对面坐着一位鹤发童颜的道人,身着道袍,手执拂尘。

    二人正在棋盘上激烈厮杀。

    “真人棋艺精湛,慈甘拜下风。”

    卫慈棋艺不错,但他却不是六如真人的对手。

    不说现在,哪怕是前世他也经常输给对方。

    六如真人淡笑着打了个稽首,好似胜负之于他只是过眼云烟。

    “若非小友心中装着心事,让老道占了便宜,这一局怕没那么容易赢。”

    六如真人目光慈祥地着看着卫慈。

    他不认识卫慈,但一看到对方的面相,他便知道卫慈是认识他的。

    卫慈叹了一声,“窃取国运帝气的妖孽一日不除,慈心下难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