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033:各人的算盘(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聂洵观察孟恒的同时,孟恒何尝不是在打量对方?

    当他看到聂洵从逆光行来,恍惚间看到婀娜艳丽的绝色佳人向自给行来,面庞瑰丽无双。

    孟恒再定睛一看,这才看清聂洵的真正样貌,忍不住暗暗钦叹。

    世间竟有如此惊艳的容貌!

    惊叹之后,孟恒隐隐觉得聂洵这张脸有些眼熟,但记忆太久远了,他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聂洵见状,笑着打趣,“洵这张脸酷似罗刹不成,竟将恒兄吓得不知如何言语了?”

    聂洵这么说,孟恒连忙抽回心神,不去想哪里见过聂洵了。

    “怎会?”孟恒说,“倘若洵弟面似罗刹,恒岂不要无颜见人了?”

    孟恒虽然没见过聂洵,但总觉得有种亲近的冲动,好似二人早已神交已久。

    当聂洵称他为“恒兄”,孟恒很自然地接过话,称呼对方为“洵弟”。

    这两人一照面就以兄弟相称,三言两句便将关系拉得极近。

    孟恒一面与聂洵说笑,一面暗暗感慨对方的周全。

    为何说聂洵行事周全?

    孟恒被孟氏除宗革姓,仅有名字没有姓氏,称呼方面很尴尬。

    聂洵称呼他为“恒兄”,巧妙地避开这点,保全孟恒仅有的颜面,这难道还不算行事周全?

    孟恒感念对方的细心,面色缓和不少,态度也显得更加亲昵和善。

    “洵弟之容貌,乃为兄平生所见绝色,恐怕世间少有人能与你并肩,洵弟不该妄自菲薄。”孟恒坦诚地交代自己失神的原因,“方才看呆了眼,还请洵弟原谅为兄孟浪无礼之举。”

    聂洵打小就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什么好听的赞美没听过?

    听都听腻味了。

    这话从孟恒口中说出来,聂洵却觉得浑身舒畅,唇角弧度上扬些许。

    孟恒又补充一句,他说,“不怕洵弟笑话,方才见你走来,恍惚间似见到多年不见的故人。”

    聂洵心中一惊,嘴上却说,“当真?原来不止洵有这种感觉!”

    虽说一见如故,但孟恒却没放下戒心,反而暗中试探聂洵的来意。

    在他看来,聂洵登门拜访肯定是黄嵩授意的,只是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谈了大半个时辰,外头天色渐暗。

    聂洵遗憾告辞,孟恒意犹未尽地起身相送。

    等把人送走了,孟恒还是不知道聂洵过来干嘛。

    别看他们谈得很来,可真正剖析谈话内容,便会发现他们只谈了年少趣事,不沾任何政事。

    “郎君和聂先生当真不认识?”

    孟恒恍惚着回房,耳边传来妻子疑惑的问询。

    “只觉得眼熟,但为夫思来想去,当真没见过此人。”孟恒回过神,他道,“听闻聂洵是中诏汴州人士,出仕黄嵩之前,不曾离开故国,为夫如何与他相识——夫人为何这么问?”

    孟恒妻子指着桌案上成堆的礼品,叹道,“这位聂夫人当真是细心温柔的人,你看看她送的礼物,桩桩件件送到人心坎儿里。黄州牧赠送绫罗绸缎和金银首饰,好是好,但这位夫人赠了不少保胎好药和补身吃食。这些料子细嫩柔软,虽未染色,但妇人和婴孩用着最好……”

    黄嵩送的贵重,但不少料子并不适合孕妇使用,好看但不实用。

    聂洵夫妇送的是心意,仿佛每一样都考虑到了,不仅有温和滋补的药材、吃食和布料,还有一盒碎银。黄嵩给的是金子,花不出去,倒是聂洵夫妇赠与的一盒碎银能立马派上用场。

    礼物不算很贵重,但心意足够了。

    孟恒蹙了眉,抬手摸了摸那些东西。

    想了想,孟恒眉头舒展。

    “方才聂洵提及过,他家中妻子如今也有身孕。”

    因为聂夫人也是孕妇,所以准备孕妇所需的用品才比较方便。

    思来想去,只有这个理由能解释得通。

    孟恒瞧了一眼妻子,见她面上带笑,丝毫没有受委屈的意思,心头对聂洵夫妇印象更好了。

    听闻聂洵妻子乃是渊镜先生的嫡幼女,出身不凡,教养上佳。

    这般贵女,骨子里都是矜傲的,不屑与低贱之人交往。

    因为妻子是屠夫之女,待字闺中的时候也没人教她如何与那些难缠的女人周旋,妻子嫁给他之后,没少被孟氏其他贵妇贵女明里暗里排挤。孟恒心里清楚,但却没办法帮她。

    每次看到妻子黯然的表情,孟恒心里也不好受,只能尽可能提点她。

    聂洵夫妇登门拜访,总不能只顾着聂洵,让聂洵的夫人丢在一旁晾着吧?

    说到底,还是要女主人出面招待的。

    看这样子,聂洵的夫人应该没有贵妇的坏脾气,性格温和得很。

    妻子道,“怪不得呢——聂夫人看着一团孩子气,但很有育儿心得。”

    孟恒看似不经意地问了句,“那位聂夫人性格如何?”

    妻子说,“原先还有些担心会怠慢了人家,不过相处之后,那位夫人性格可真是好极了。”

    她接触过不少贵女贵妇,但她们都抵不上一个聂夫人。

    不说别的,光是那通身气质便让人忍不住亲近。

    不过——

    有件事情倒是怪得很,那位聂夫人对她敬重得很——

    话又说回来了,她只是屠夫之女,有什么地方值得名门贵胄出身的夫人以礼相待?

    故而,妻子才会问孟恒是不是和聂洵相交莫逆。

    夫妻两人面面相觑,百思不得其解。

    夜已深,孟恒夫妇也倦怠了,各自洗漱睡觉。

    闭上眼,孟恒却怎么也睡不着,聂洵的脸总在他眼前晃个不停。

    孟恒翻来覆去,惊醒了一旁的妻子。

    “郎君?”

    妻子疑惑,孟恒脑中灵光一闪,倏地想起另一张脸。

    “想起来了——母亲!”孟恒脱口而出。

    妻子诧异,“母亲?这和婆母有什么关系?”

    “聂洵啊,他的长相与母亲年轻时候有几分相似——我说为何觉得他面善——”

    妻子啊了一声,“聂先生和婆母年轻时候相似?”

    孟恒道,“刚才一直想聂洵像谁,倏地想起小时候——聂洵与母亲的确有几分相似。”

    孟氏和柳氏交恶,孟恒也被变相拘束,哪怕成家了也没办法带着妻子去见一见生母。

    上一次见到生母,那也是六年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