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061:传说中的食铁兽军团(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壮汉代表高越族出使,姜芃姬身为主公应该亲自下马,哪有坐在马上,缩在人群的道理?

    莫非是贪生怕死?

    姜芃姬听出对方话中的不善,眉头不耐的拧起。

    她这里可没有“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习惯,谁惹了她,杀了就杀了。

    姜芃姬单刀直入,“你们背后的人让你带什么话?有话就说——我可不喜欢猜来猜去。”

    壮汉面色一变,似乎受不了姜芃姬的怠慢,但他没有忘记正事,“我主让我带话——为了阻挡你们,孟氏那边出资两百万贯、两万匹牛羊。不过我们高越族不喜纷争,若是柳州牧能出得起比孟氏还高的价格,这千岩郡,柳州牧不费一兵一卒便能来去自如,高越族说到做到!”

    孟氏只答应给一百万贯和一万匹牛羊,到了他口中,直接翻了一倍。

    打从这位壮汉出现,直播间的观众便猜测他的身份。

    听完之后,他们哑然了。

    【看书喜欢听音乐】:传说中能御兽的高越族?感觉他们的装扮和非洲部落的兄弟没啥两样——不过,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高越族这头接了孟氏的酬劳,扭头就把孟氏给卖了?

    【橘子软糖】:这波操作可真骚!

    【独孤凤夜】:666,突然有些心疼孟湛,他知道自己养的狗如此“忠心耿耿”不?

    【山山水水】:如果能用钱买来一场胜利,倒是不错诶,只是这个价位高了点儿。

    打仗总会死人,若是能用钱拿下千岩郡,不妨用钱开路。

    当然,有这种想法的人毕竟是少数,大多观众对高越族两面三刀十分不喜。

    哪怕是雇佣兵,人家也是有节操的,高越族这算啥?

    壮汉见姜芃姬没有言语,还以为她心动了。

    哪知姜芃姬面无表情地御马上前,大白漂亮的马脸在他眼前放大。

    “两百万贯和两万匹牛羊,便能让高越族避退,不掺和我和孟氏的恩怨?”

    大白附和地打了个响鼻,绕着壮汉走了两步,好似在观察他。

    众人姜芃姬距离壮汉如此近,一颗心高高提起。

    壮汉道,“正是如此。”

    姜芃姬眉梢一扬,唇角溢出一丝冷笑,“听说高越族擅长御兽,你们可听过一句话?”

    壮汉的注意力被姜芃姬吸引,没顾上大白。

    “什么话?”

    这时候,大白已经绕到他背后,找好角度、选好目标,高高扬起马蹄——

    “人心不足蛇吞象!”

    壮汉还来不及惨叫一声,大白两只前蹄在他身上来来回回走了几遍。

    大白的步子很优雅,但落在人身上却疼死个人。

    它虽然不是重骑兵所骑的重型马,但体重外加身上披着的鳞甲,那也相当可观。

    每踩一次,众人都能听到骨头被踏碎的声音。

    很快,壮汉使者身下全是溢出的血,转眼没了气息。

    “拖下去,烧了!此人身上抹了不知名的粉,引得大白凶性大发,唉——死得可惜了。”

    卫慈等人:“……”

    这种蹩脚的理由,谁会相信啊!

    大白凶性大发?

    呵呵——

    “主公不愿意也就罢了,何苦让大白踩死他?”

    自家主公杀了人,他们还能怎么办?

    顶多事后教育一顿,然后帮着她毁尸灭迹。

    反正荒郊野外的,他们拒不承认高越族派遣使者就行啦。

    至于使者怎么死了?

    问他们,他们不知道呀。

    “我只是生气高越族拿我当傻子,殊不知自己就是最大的傻子。”姜芃姬平淡地道,“他们想哄骗我交了两百万贯银钱和两万牛羊,敲诈一笔再毁约。纵然不毁约,他们也只是让出千岩郡,可没保证我们过了千岩郡,他们不会趁机断了我们的粮队。我们深入沧州腹地,粮线被断,还不等死?这种不光彩的手段,还敢拿到我面前?关公门前耍大刀,谁给他们勇气?”

    虽说远古时代的人比较讲究信誉,但信誉也要看对象。

    高越族显然是想黑吃黑,先从姜芃姬手里骗一笔钱,降低她的防备心,然后再打她。

    贪得无厌!

    这种小手段还敢拿到她面前显摆?

    姜芃姬还是基因战士的时候,经常接到多面间谍任务,别说这种小儿科,各种套路都见过。

    她蹙眉道,“记得把尸体处理干净了,免得传出不好听的名声。”

    这事儿便只是个插曲,大军过了关口,进入落凤坞境内。

    挑选好驻地,大军安营扎寨。

    另一边,高越族始终没等到使者回来,深深怀疑他们的使者出意外了。

    等了几日,他们坐不住,因为孟湛那边催促,他们不好拖延。

    敲诈姜芃姬的计划只能忍痛搁浅。

    “奇了怪了——为何始终不见高越族的斥候?莫不是,他们真心想把千岩郡让出来?”

    根据斥候回禀,高越族驻扎落凤坞,但沿路却没发现敌方斥候的踪迹。

    这很不合理。

    “高越族擅长御兽,族内有御兽秘术,这可不是传闻。”孟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高处传来一声唳鸣,似是老鹰从高空飞过,“你不觉得最近两日,营寨附近的飞禽踪迹多了?”

    丰真瞬间明悟,“难道说——”

    孟浑点点头,“这些飞禽便是高越族的斥候,更是他们的耳目。”

    正说着,卫慈面色苍白地从帐外进来。

    姜芃姬正在想什么,听到这阵动静,抬头瞧了一眼,平和的眸子闪过一丝凶色。

    “子孝,你的手怎么了?”

    卫慈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苦笑着掀起袖子,露出裹着白布的手。

    “不慎被条乌梢蛇咬了一口,庆幸没毒。”

    被蛇咬了?

    远古时代可不是观众那个世界,蛇虫鼠蚁十分常见。

    大军驻扎野外,时常发生兵卒被毒蛇猛兽咬伤的意外。

    卫慈这么说,一旁的风瑾道,“子孝也被咬了?”

    “也?”

    风瑾道,“这两日,瑾这里常常接到兵卒被蛇虫咬伤的消息,伤兵营已经有百名伤兵。”

    大多都是无毒的蛇,但其中也掺杂着几条见血封喉的毒蛇。

    不仅如此,外出的斥候也说他们最近碰见不少蛇虫。

    众人心中一紧,孟浑和孟恒第一时间想到了高越族。

    他们是从沧州孟氏出来的,所以他们很清楚,高越族御兽的本事比书上记载还要高明得多。

    “高越族做的?”

    蛇虫之类的东西,搁在军营并不少见,所以一开始也没人怀疑。

    不过,谁让这次被咬的人是卫慈呢?

    如果咬他的不是无毒的乌梢蛇而是竹叶青之类的毒蛇——

    姜芃姬面色凝重两分。

    御兽?

    高越族?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