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078:孟氏之殇(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黄嵩用脚趾头想想,他也知道姜芃姬气成啥样。

    打仗打得辛苦,好处却被他捡走了。

    他半真半假地道,“孟老先生,您也知道兰亭那人,岂会不知她的脾性?”

    孟湛狞笑一声,皮笑肉不笑,看着极其阴冷。

    坐在对面的黄嵩端起茶,品茗一口,唇角也勾着笑。

    黄嵩知道这么做会得罪姜芃姬,但摆在眼前的好处太诱人,他无法拒绝。

    富贵险中求,他要是不抓住这次机会,兴许以后再难有翻身的良机。

    他也想走到高处看看,领略一览众山小的风光,而不是站在山脚看着山顶的人。

    少年时期的黄嵩,他只想当一名有功于社稷的贤臣良臣,但风珏断了他的后路,勾出了他蛰伏的野心,一发不可收拾。他不愿屈居人下,除了向上爬,黄嵩没有第二条后路。

    孟湛道,“你怕什么?”

    黄嵩说,“嵩可不是先生,您可以抛弃宗族,抛弃一切,孤注一掷,嵩却没这个胆量。”

    嘴上说着这话,眼底涌动的野望却出卖了他的内心。

    “老夫既然敢赌,自然做好了准备。”孟湛冷笑道,“柳羲小儿,她不敢拿你怎么样。”

    孟湛说的这事,一众谋士已经给黄嵩分析过了,所以黄嵩对孟湛的感官才会那么复杂。

    正如孟湛所言,他所做的布局,姜芃姬不可能明着跟黄嵩撕破脸。

    为何?

    孟湛把沧州二郡拱手让给黄嵩,但他还给北渊易氏和中诏聂氏发了信函啊!

    自打中诏诸侯并起,两国之间的商道便关闭了,消息闭塞。

    中诏并不清楚东庆这边的情况。

    至于北渊——

    北渊那个地方地势偏北,两国商业贸易和正治往来也不多,消息同样不发达。

    孟氏坐镇沧州,又仗着沧州境内两道天险门户,中诏和北渊都没有打东庆的主意。

    此时此刻,孟氏却传出这样的消息,北渊易氏和中诏聂氏能不心动?

    先前说过,北渊这个国家是士族当权,皇室全是傀儡。

    易氏权柄不算最大,但和北渊另一个大家族也差不离。

    若是易氏得到沧州的马场,便能瞬间颠倒局势,顺利掌控北渊政权。

    中诏聂氏更不用说了,他们现在是中诏一大诸侯。

    哪个诸侯打天下能少得了战马?

    聂氏没有马场,虽说底蕴深厚能组建强兵,但马场对他们的吸引力也是很大的。

    孟湛捏准了他们的心思,丢出沧州作为诱饵,引他们上钩,扭头将沧州给了黄嵩。

    这么做不是为了陷害黄嵩,孟湛是为了掣肘姜芃姬。

    如何掣肘?

    外有两个强敌虎视眈眈,姜芃姬总不能和黄嵩斗得天昏地暗,最后便宜两个外来势力。

    他们要是打起来,沧州两道天险门户必然会被敌人攻破。

    因此,风瑾先前才说这不是和黄嵩摊牌的好机会。

    孟湛可以不顾家国天下,但姜芃姬做不到。

    哪怕吃瘪了,她还是要以大局为重。

    想到姜芃姬受气的画面,孟湛内心翻涌的怒气稍稍缓解,但这不能根治。

    唯有柳佘父女的鲜血才能让他的灵魂彻底平静下来。

    黄嵩从席上起身,临走之前道了句。

    “再有数日,兰亭便带兵抵达了。孟老先生可需要嵩帮忙?”

    孟湛和姜芃姬有什么恩怨情仇,黄嵩管不着,但孟湛的确帮他大忙,他也不吝啬给点帮助。

    “不了——让她柳兰亭过来就是——”

    孟湛知道黄嵩的意思,但他又不是贪生怕死的人,不需要蝼蚁的怜悯和帮助。

    哪怕是死,他也不肯向死敌折腰。

    阔别两月,黄嵩和姜芃姬再相见,气氛却不如先前那么融洽。

    不过,大家伙儿都是戏精,不管肚子里是什么想法,表面上还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孟湛那人呢?”

    姜芃姬让大军驻扎千岩郡边境,自己则带着五千精锐抵达孟郡州府。

    这里原先是孟湛的宅邸,如今成了黄嵩的临时住所。

    黄嵩笑着建议,“兰亭舟车劳顿,行军辛苦,不如先歇歇脚,明日再提审他吧。”

    哪怕对上姜芃姬的双眸,亦没有退让怯懦的迹象。

    姜芃姬道,“行,他多活一日还是少活一日,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

    黄嵩给姜芃姬设宴,席上美酒佳肴不断,规格比合德郡那会儿奢侈很多。

    时间不同,心境不同,众人没有享用的心思。

    面上乐呵,内心沉重。

    文臣心思内敛,伪装的本事也强,几乎做到了滴水不漏。

    相较之下,武将们定力稍差,脾气越差的武将,越是沉不住气。

    此时,孟恒暗中给姜弄琴使了个眼色。

    一贯低调的姜弄琴喝了一杯,不满地放下小杯子,桌案发出沉闷的动静。

    “为何本将这里只有清水?莫不是诚心怠慢?”

    众人本就无心歌舞,听到姜弄琴的话,纷纷将视线转到她身上。

    直到这会儿,不少人才发现她是个女将军,此时却混迹在一众男儿堆里。

    姜弄琴不顾旁人的视线,指着对面老将原信的酒樽。

    她语气傲慢地道,“来人,给本将换那种青铜酒樽来,再来一坛烈酒,不烈的不要。”

    原信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见姜弄琴竟用手指指着自己,火气蹭得一下涨起来。

    哪有当客人的如此无礼?

    客人便是客人,岂有反客为主的道理?

    “小小女子,喝些清淡果酒就行了——”

    姜弄琴道,“本将乃是统领两万兵马的校尉,不满清水寡淡,换个酒樽喝酒又怎么了?”

    原信冷嗤一声,显然是不相信姜弄琴的说辞。

    坐在上首的姜芃姬冷眼看了一眼原信,道,“这位老将军,可有什么不满的?”

    原信噎了一下。

    孟恒出来打了个圆场,勉强将这事儿搪塞过去。

    末了,他的视线落向聂洵,眼底带着关切,他发现对方也看着自己,目光略带感激。

    若非孟恒站出来打圆场,今天这事儿闹大了,谁都不好收场。

    这时候,姜芃姬道了一句。

    姜芃姬和黄嵩将这一切看在眼底。

    她压低声音询问黄嵩。

    “明日,让聂先生陪着去见孟湛?其他人戾气太重,还不友好,凑到一块儿怕是要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