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17:这九州四海,我要百分之百(十六)【求月票】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杨思和程远,一个是军师,一个是监军,二者对秦恭既是辅佐也是监视。

    秦恭深知这点,但这不妨碍他对姜芃姬的感激和好感。

    一万兵马,还是粮草供应充沛的一万精锐,一定能解救旧主之危!

    秦恭初见杨思二人,互相道了姓名,彼此都有了初次印象。

    “初具麒麟之形,这小子不赖——”

    杨思出言试探秦恭,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暗叹许斐大方。

    这般的好苗子竟也舍得?

    秦恭尚且年幼,但在排兵布阵上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风格,很多地方甚至让杨思都觉得眼前一亮。杨思觉得自己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让人看了不禁手痒。

    除此之外,秦恭还有一点十分可贵——

    忠义。

    一个有才又忠心耿耿的将领,哪个主公不喜欢?

    不仅喜欢,他立功的机会也比常人多多了。

    程远感触没那么深,但也很肯定秦恭。

    “的确是棵好苗子,难怪主公愿意予以信任。”

    刚投奔的将领便敢调拨一万兵马和充足粮草,这不是喜欢和信任,那能是什么?

    行军数日,程远更加喜欢秦恭了。他治军严格却不严苛,听得进建议又不乏自己的主见,更加重要的是,秦恭既不自负也不自傲,更不会自作聪明,这样的统帅哪个监军不喜欢?

    杨思这边也十分省心。

    他和典寅这耿直的愣子共事数年,耐心已经锻炼出来了,早已今非昔比。

    现在换成秦恭,再舒心不过。

    秦恭给姜芃姬送行,一人上路,走偏僻小道能瞒过许裴斥候的视线,但姜芃姬让他调兵一万支援沪郡,这一万大军的行踪却极难遮掩。再者,自打姜芃姬结束沧州一役,许裴的神经就紧紧绷起。根据韩彧的分析,姜芃姬干掉沧州之后,下一个目标不是黄嵩就是他。

    如今,黄嵩与姜芃姬“和平”解决了争端,短时间内应该打不起来。

    毋庸置疑,许裴极有可能成为她下一个对手。

    许裴始终维持着高度戒备,姜芃姬这边一点点儿调兵痕迹都能引起他的注意。

    秦恭大军出发数日之后,许裴这边收到了八百里加急的密信。

    “柳兰亭真是——片刻都不肯消停!”

    许裴口中低喃,听他的口气,不知是咬牙切齿还是长松一口气。

    大约是后者,毕竟长时间绷着神经,他也受不了。

    如今尘埃落定,他反而松快了。

    “主公,那柳羲可有什么动静?”

    听到许裴的喃喃,坐在下首的程巡问了句。

    许裴道,“据密信所言,柳羲派兵一万南下,八成是冲着我来的。”

    东庆南边的小诸侯都被他和黄嵩瓜分得差不多了,如今只剩他和黄嵩。

    不打黄嵩,那肯定是来打他的。

    程巡又问,“何人统帅?”

    许裴道,“斥候回禀,统帅是个十分年轻的小将。”

    程巡皱眉,姜芃姬帐下将领基本已经公开了,年轻的小将貌似只有李赟吧?

    “莫不是李赟?李汉美?”

    许裴否认,“不是,帅旗上面写着‘秦’字——你说,兰亭帐下何时有了秦姓的小将?”

    程巡道,“约莫是新招揽的,这柳羲敢让默默无名的小将统领万人当先锋,想来不容小觑。”

    基于对姜芃姬的信任,外界对秦恭的判定也高了不少。

    “我想也是,兰亭的目光还是能信的。”他想到自己的左膀右臂,“对了,文彬还未归来么?”

    他这些年越来越依仗韩彧,但因为自尊心作祟,他又不想将所有筹码都压在韩彧身上。

    为了制衡,许裴还提拔了不少投奔而来的德高望重的清流名士。

    若是卫慈来了,他便知道许裴这套班底颇为豪华,不过大多都是士族的拥趸者。

    寒门庶族虽然不会被许裴歧视怠慢,但也不怎么得用,基本都坐冷板凳。

    程巡道,“韩军师还在处理浙郡事宜,估计还要半多月。”

    许裴听后皱眉。他太依赖韩彧了,不管碰见什么事情,只要经过韩彧缜密的分析,他便能清楚知道内在脉络,安心得像是吃了颗定心丸。如今人不在身边,他想要找人探讨都困难。

    所幸,这一万人只是先头部队。

    多半以试探为主,要打也是佯攻,许裴不担心他们会蠢得用一万人和自己硬怼。

    许裴道,“既然如此,这事儿等文彬回来再谈吧。”

    说罢,许裴找了借口起身离开,程巡恭送。

    等许裴没了人影,程巡才离开议厅,看似平静的表面,实则酝酿着汹涌的暗流。

    “老爷,您今日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

    回到府邸,妻子带着侍女迎上前,接过他脱下的衣氅,用软糯温和的声音询问他。

    程巡道,“议厅无事便先回来了。”

    妻子怔了一下。

    她与程巡同床共枕近十年,完全练就了“看脸读心”的本事。

    别看程巡表面没什么,内心定然憋着气,莫非在议厅受了同僚的刁难?

    “不用多想,为夫无事。”

    程巡转身去了书房,晚膳一筷子都没动就退回来。

    他当然有事!

    许裴今日召见他又提及密信,分明要拿这件事情和他商谈,结果却临时变卦。

    主公的态度让他如鲠在喉,作为臣子,他不可能去怨怼自己的主公,反倒觉得韩彧厌恶。

    憋了一夜,他总算将这件事情忍了下去。

    谁知第二日,许裴召见众臣去议厅,原来他这里又收到一封密信。

    今日的密信是斥候深入刺探后得到的消息,赶忙着又送来了。

    程巡认真听了半晌,第二封密信统共有三点重点。

    第一,统帅姓秦名恭,年纪不大,估摸着还没有加冠。

    第二,此次军师还是老熟人杨思,几个月前一起把盏痛饮,这会儿要倒戈相对。

    第三,这万余大军直奔沪郡而非浙郡。

    第一第二还好理解,第三点却作为重点,似乎有些名不副实。

    若知道秦恭原先是许斐帐下大将之子,那就好理解了。

    某个谋士道,“听闻秦氏一脉忠烈不二,怎么在这个时候投奔二主?”

    秦氏算是许氏的附庸,祖辈那会儿开始效忠许氏,三百余年不曾出现一例叛变。

    许裴他爷爷偏心,许斐降生之后便让秦氏对许斐效忠,这让许裴至今还耿耿于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