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18:这九州四海,我要百分之百(十七)【求月票】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众所周知,秦氏在许氏的地位不一般。

    秦氏效忠哪个子弟,基本默认谁就是下一任家主。

    如今家主是许裴,但秦氏却一直效忠许斐。

    这不是明晃晃打了他的脸,昭告天下他这个家主是用非法渠道抢来的?

    每次想到这点,许裴便恨不得爷爷能半夜给他托梦,好让自己问个明白——

    他身为嫡长孙,哪点儿不如许斐了?

    正是老爷子的偏心和否定,许裴才更加迫切希望能正面打败许斐!

    他要让天下人都知道是许斐不如他!

    他能得到家主之位,那是实至名归的!

    如今,许斐龟缩一处,眼看不行了,许裴感觉惮压在心头的顽石终于要搬开。

    谁知这个时候横生变故——

    许裴忍着内心的躁动和暴怒,阴仄道,“秦氏忠烈不二,上下满门为许斐战死沙场,仅剩秦恭一人——你们说,秦恭为何会投靠了柳羲,还从柳羲手中拿到了万余兵马直奔沪郡呢?”

    众臣纷纷俯身,一个一个都不敢看许裴阴沉得能滴出水的脸。

    不管其中有什么波折,至少一点是肯定的——

    柳羲插手此事,许裴想怼死堂弟许斐,怕是困难了。

    “你们一个一个,到底是不敢说还是不知道?”

    许裴气得从席上起身,抬手指着底下一片黑压压的臣子。

    这种时候,谁敢做出头鸟呢?

    程巡还听到一旁有人轻声嘀咕。

    “若是韩彧在就好了——”

    韩彧性格颇为耿直,除了特殊情况,一般都是直言不讳。

    这样的性子虽然不讨喜,但关键时刻也是顶缸的好人选。

    若他在这里,不等许裴发怒质询,他已经想办法泼水灭火了,哪里会让气氛变得这般凝滞?

    “主公,此事关键不在于秦恭投奔了谁,关键在于柳羲啊。”程巡顶着厅内数十双目光的注视,徐徐道,“主公与许斐之争,往大了说是诸侯相争,往小了说只是兄弟间的家事。于情于理,柳羲都不该出兵插手,更遑论襄助其中一方。再者,主公与柳羲相识于少年。湟水会盟期间,主公也多番照顾她。如今她不念旧情,擅自插手主公家事。此番行径,有违道义。”

    说得难听一些,这人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不管怎么说,许裴以前也照顾过她,她就这么回报?

    人干事儿!

    许裴心中憋着火气,但程巡所言有理,自己又不能反驳斥责什么。

    “柳羲——柳兰亭本就是离经叛道之人,做出有违道义的事情又如何?谁管得了她?”

    许裴这话,变相认可了程巡对姜芃姬的评论。

    程巡面色沉着地建议。

    “主公命人发一封檄文,向柳羲讨要说法。她能退兵,这固然好。不肯退兵,主公也占理。”

    此言一出,许裴还有些期待的表情立刻收敛,眼底似乎压抑着一座火山。

    “这事是一封檄文能解决的?”

    许裴怒不可遏,只觉得程巡说了废话,浪费他的时间和期待。

    程巡倒也不怵,反而镇定自若地道,“柳羲之意并非在于许斐,在于主公。只是她现在师出无名,若贸然对主公出兵,必然背负‘忘恩负义’的污名。若主公先沉不住气,她便有了出兵的借口。如今她只是插手主公家事,拉一把许斐而已,追根究底还未真正——”

    “不用说了!这事儿我再思量思量——”

    许裴不悦地打断程巡的话。

    程巡只能忍下含在舌尖的话,默默回到自己的位置。

    现下这个局势,开战是必然的。

    唯一的区别在于主动权在谁手里,谁更加“师出有名”。

    程巡生怕主公一时冲动,给了柳羲寻衅的机会。

    许裴不想听这个,他是想尽量能不开战便不开战。

    程远落座不久,身旁的同僚出列。

    “回禀主公,臣以为公逻方才有一句话说得十分在理。柳羲帮衬许斐,本质便是插手主公家事。倘若主公在她先锋军抵达之前,率先料理这桩家事,她自然没有其他理由再兴兵灾。”

    程巡闻言,猛地攥紧了手,不可置信地看着身边的同僚。

    柳羲铁了心要打仗,岂会因为许斐率先扑街而停手?

    闹不好还会腹背受敌!

    若是主公解决了许斐,兴许还替姜芃姬解决了一桩麻烦呢。

    在程巡看来,既然迟早要开战,为何不占据先手,做好充分的战前准备?

    出人意料,许裴对这个建议倒是感点儿兴趣。

    不管秦恭为何投入姜芃姬帐下,这里头总少不了许斐的授意——他怕许斐会借助姜芃姬的力量咸鱼翻身,这可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朋友而是对手,许氏兄弟也不例外。

    许裴也了解自家堂弟。

    正如他不服气爷爷偏心许斐,许斐同样也怨憎自己占着嫡长孙的名头便想包揽一切。

    他们可以败在旁人手中,但绝对不能接受自己败给对方。

    “真以为柳羲是最后的救命稻草呢?”

    许裴心中暗暗嘲讽,眸光闪过丝缕算计。

    他绝对不会给许斐任何翻身的机会——

    许斐怎么也没想到许裴会不顾念同族之谊,对他斩尽杀绝。

    这事儿在许斐的意料之外,但却在姜芃姬意料之内。

    让她帮忙?

    代价很大的,基本没人付得起。

    秦恭带领万余精锐奔赴沪郡,路上接到一封密报——

    许裴大军有动作,放弃围困转而强攻山瓮城,不出意外,城内的许斐至多再撑十天。

    山瓮城地势险峻,易守难攻,所以许斐躲在这里才能安稳好一阵。

    但许裴真的不计代价破城,许斐这边能守十日已是极限。

    “怎么会——”

    秦恭听到这个消息,险些惊得跌下马,浑身血液似要倒流。

    “从此处到山瓮城还有多远路程?”杨思问信使。

    信使道,“少则半月!”

    半月?

    时间完全来不及。

    秦恭攥紧了缰绳,越是慌乱他的脑子越是冷静。

    “军师——我想带少数人抄近道,若是顺利,至少能缩短六日路程。”

    “六日?”杨思惊诧,他直白地道,“秦校尉以为思对浙沪二郡不了解?这两块地方,幅员辽阔,可抵寻常两州。秦校尉想要缩短六日路程,那可是横跨一州的距离,你是打算一日只歇息半个时辰不成?便是你受得了,兵卒也受不了。勉强赶过去,不过是给敌人送一万疲乏之军。”

    杨思以为秦恭是个冷静的好苗子呢,如今一看,人家可比典寅还要鲁莽。

    典寅这人愚钝归愚钝,好歹听话,让他往东不会往西。

    秦恭道,“无论如何,恭定要去一趟。尽人事……其余的,听天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