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19:这九州四海,我要百分之百(十八)【求月票】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虽说秦恭奉姜芃姬为主,但他的心还是偏向旧主许斐的。

    如今旧主有难,秦恭焉能坐得住,慢慢腾腾赶路?

    恨不得给自己插上一对翅膀,飞也似得赶到许斐身边。

    杨思拧眉,问他,“秦校尉这是铁了心要撇开这万余大军,自个儿去孤军奋战?”

    秦恭默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回答。

    哪怕他紧赶慢赶去了山瓮城,身体也接近极限了,除了给敌人送个人头,还有其他意义?

    若是不这么做,难道让他眼睁睁看着山瓮城破,旧主死于他人之手?

    做不到啊!

    杨思双眸微眯,平静的眸子似酝酿着什么,那东西一闪而逝,快得无人能捕捉。

    等火候差不多了,杨思唇角噙着浅笑,优哉游哉地开口。

    “思有一计,或许能解燃眉之急。”

    秦恭连忙道,“军师快快讲来,若能解决眼前困局,您便是恭再造恩人。”

    杨思也不忍心逗秦恭,这小子急得眼眶都要红了。

    “此计倒是简单。”杨思笑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我们先锋仅有万人,但许裴帐下斥候不可能遍布整个东庆北方。不如散播虚假消息,捏造消息,让他们怀疑先锋营只是吸引他们耳目的鱼饵,真正的主力大军则绕了另一条路,兵分三路,以三路夹击之势偷袭浙郡。”

    秦恭认真听着,越听眼睛越亮。

    “军师的意思是让他们调拨前线兵力回防,从而降低山瓮城的压力?山瓮城内资源还算充足,仗着险峻地势和天险,破城不易。我军再加快行军步伐,兴许能赶在山瓮城破之前抵达?”

    杨思双手拢在袖中,淡笑着道,“正是这个理。”

    这倒是个好办法,可想到另一件事情,秦恭面上的笑容逐渐沉寂。

    他愁眉不展地道,“军师之计确实好,但许裴帐下谋士韩彧却不是好对付的。除他之外,还有一个出身谌州疆定郡的五味。先生的计策,到这二人面前极有可能被看破——”

    杨思的表情有些僵硬。

    “秦校尉,据思所知,韩文彬此时并不在沪郡。”杨思道,“还有,那五味是怎么回事?”

    秦恭不解,“军师指那个五味?据闻此人常与韩彧相交莫逆,二人联手,极其难缠。”

    秦恭的父兄还在对方手上吃过亏呢。

    倒是近几个月,前线没听到“五味”的消息,像是神隐了一半。

    杨思讪讪地道,“如果你说的五味是指酸、苦、甘、辛、咸,那是思给自己取的诨号。”

    秦恭:“……”

    前两年吧,为了巩固许裴和自家主公的联盟,杨思假借盟友的关系,给许裴出了不少能锦上添花的主意,以此彰显结盟诚意。他还借着这个机会,光明正大地摸清浙沪二郡的底细。

    杨思不想自家主公误会,待在许裴地盘的时候,常常让人用别号称呼自己。

    嗯,他给自己取的别号就是“五味”——

    酸、苦、甘、辛、咸!

    十分有吃货气息的别号。

    他不喜欢那些充斥文艺气息的雅号,倒是对“五味”这个俗称颇为钟爱。

    秦恭眼皮子都抽了,“军师便是‘五味’?”

    不知怎么的,平日让杨思喜欢的别称,如今却有些羞耻。

    “嗯。”

    得到肯定回复,秦恭信心倍增。

    “此事便依军师所言。”

    杨思便是“五味”,这个真相让他有了莫名的底气,心安不少。

    缩短六日路程是不现实的,但紧赶慢赶,缩短个两三日还是能做到的。

    既保证了速度,还保证了兵卒的战力。

    山瓮城危在旦夕,城外敌军日夜不停地发起进攻,许斐帐下兵卒只能疲于应付。

    随着一日日过去,原本坚固的城郭变得斑斑驳驳,墙体出现明显的破坏痕迹。

    每一次进攻,不管是进攻方还是守护方都要付出惨烈代价。

    鸣金收兵之时,两方都要丢下不少兵卒的尸骸,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接连数日不曾中断。

    许斐几乎是掐着指头数日子,内心备受煎熬,本就枯燥的鬓发短短数日染上了灰白。

    “援军还没来?”

    每日他都要问这话,有时候还要问个数十遍,每次都得到让他失望的答案。

    没来——

    许斐的神经紧紧绷起,情绪也越趋于失控。

    因为疲于防守,他竟没发现许裴大军近几日的攻势缓和很多。

    这个缓和也只是相较而言,山瓮城被破已经是定局,区别在于早几天和晚几天。

    殊不知,许裴这边被杨思想办法散播的流言弄得人心惶惶,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密使传回消息,柳羲大军以万余先锋营做诱饵,暗地里兵分三路偷袭浙郡——这消息若是属实,主公不如暂缓攻势,先回援稳住浙郡?许斐已是强弩之末,犯不着为此冒险啊。”

    这种声音比较多,但也有不同的声音。

    程巡道,“密使的消息未必能尽信,这几日并无斥候传回柳羲分兵偷袭的蛛丝马迹——”

    同僚驳斥道,“既是偷袭,岂能轻易被斥候发现?何谓奇兵?重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程巡拧眉,眼底略带厌恶之色,驳问道,“既然奇兵,为何密使又得到这个消息了呢?”

    密使能得到消息,没道理前方斥候没有发现行军踪迹。

    同僚语噎。

    相较于程巡的激进,帐内其他人都趋于保守。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行事谨慎一些总没有错。

    斥候行动比较明显,目标大,敌人避开他们容易。

    密使则伪装成普通百姓,混迹各种地方,敌人不易察觉。

    二者消息不一致,但不能因此就否定敌人没有分兵啊。

    一番据理力争,程巡和他们只能各退一步,选择比较保守的方案。

    调动部分兵力回援,山瓮城继续干!

    这些,正好掉入杨思的算计之中。

    直至——

    韩彧忙完浙郡事宜,匆匆赶往沪郡前线,半道发现己方军队回撤,顿时大惊失色。

    许裴兵力碾压许斐,这还能被人怼回家?

    抓来一问,韩彧气得汗毛都要炸了。

    谁让许裴去怼许斐的?

    真要怼死许斐,辛辛苦苦给柳羲做嫁衣不说,还帮人家处理了一个隐患。

    怼了就怼了,谁又让许裴撤回一部分兵力回援浙郡的?

    三路兵马听着唬人,但若要神不知鬼不觉偷袭,一路人马顶天两三千。

    三路相加不过万,偌大浙郡还能被他们捅穿不成?

    一听就是杨思那厮的障眼法。

    如此笔直的鱼钩,哪条傻鱼跑去咬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