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21:这九州四海,我要百分之百(二十)【求月票】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她痛得弯下腰身,脸上的笑靥僵硬着。

    许斐稍一用力,剑尖从她的身体滑出。

    鲜血染红了地面,喷溅到那些箱子上,染红了她的裙,刺痛了围观者的眼。

    许斐冷漠地道,“走吧——”

    一个不懂形势的女人,带着也是累赘。

    既然她这么舍不得这些外物,那便让她带着上黄泉路吧。

    许斐可不是什么心胸宽阔的人。

    他不打算带走这个妾室,可她留在城中也免不了受人凌辱,早晚都是死路一条。

    倒不如现在死了,落得个干净。

    “谁还舍不得,一样可以留下来与她作陪。”

    此言一出,那些莺莺燕燕哪还敢作死?

    亲眼目睹生母被杀,两个庶子吓得哇哇大哭,一个两个吵嚷着要母亲。

    嘶声力竭地哭,刺耳的声音欲刺破众人耳膜。

    换做平日,许斐早就去安慰他们了,此时却冷冰冰地看着,眉头不耐地皱起。

    未免许斐情绪失控,进而做出惊世骇俗的举动,正室夫人及时出声。

    “老爷,时辰不早了。”

    许斐听后,阴沉着脸,率先踏出厅门。

    府外有五辆朴素的马车,四辆用来载人,一辆用来装米粮干粮和行囊。

    许斐的妻妾不算多,但也不算少,光是那几个孩子就能占一辆马车了。

    等都准备妥当,天色还漆黑依旧,宛若砚台内浓得化不开的墨汁。

    众人挤在狭小的马车车厢,个个面色不佳。

    屁股还没坐稳,外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跟着便是上气不接下气的回禀。

    “报——敌军偷袭,一道城门已经被攻占,还请主公速速离开——”

    许斐面色刷得一白,众女眷慌得六神无主,泪珠在眼眶打转。

    小孩儿放声大哭,嗷嗷的哭声吵得人脑袋都大了。

    许斐的长女窝在母亲怀中,倔强地抿紧了唇,明亮的眸子写满了恐慌。

    正室夫人察觉到女儿颤抖,温声安抚她。

    “无事——娘在这里!”

    口中这么说,她手心却冒出了热汗,心跳如鼓。

    乱世中的女人,某种意义上连牲畜都不如。

    正室夫人不敢去想,若是到了必要时候,许斐会不会丢下她们这些女眷?

    应该……会吧?

    她茫然地想着。

    车轱辘向前滚着,外头的天色仍旧漆黑一片,正如众人此刻的处境,瞧不见丝毫希望。

    杀喊声被马车抛到身后,周遭只有车轱辘滚动和盔甲碰撞的声音。

    许斐的长女壮着胆子掀开车帘。

    她看到马车身后的地平线冒起点点橘红,似旭日东升。

    定睛一瞧,那根本不是太阳,分明是冲天而起的火光!

    吞吐的火舌正在山瓮城席卷肆虐,将原本熟悉的景色化为灰烬。

    “母亲——”

    她口舌干燥,胸腔跳动的心脏似不受她控制,让她有种没由来的惶恐和惧怕。

    车队在护卫的保护下安然出城。

    许斐没有因此产生侥幸的心理,因为危机无处不在,敌人随时可能追上来。

    搜索许斐下落的兵卒回来回禀,“主公,到处都搜过了,人不在。”

    许裴问,“他逃了?”

    这时候,帐下有人道,“主公,料想他还没跑远,这会儿去追,还能追得上。”

    许裴心下摇摆。

    对于这个决定,他是抗拒的。

    他想打败许斐不假,但还没恨到非要对方性命的地步。

    这会儿要是把人追回来,如何处置又成了难题。

    他和许斐之争,争得再凶那也是堂兄弟,四舍五入就是亲兄弟。

    长兄杀弟,传出去能听?

    不等许裴犹豫完,又有人补充。

    “主公,纵虎归山,后患无穷,还请您三思啊。”

    纵虎归山?

    是啊!

    他放过许斐,对方可不会领情。

    许裴脑子一热,发下命令,“派人去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等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这话已经收不回来了。

    帐下众臣也不是非要许斐去死,不过是因为自作聪明,以为这才是许裴的真正心意。

    山瓮城破,城内百姓人心惶惶,收拾行囊准备拖家带口逃离战乱。

    一时间,形势更加混乱。

    水质浑浊了,自然少不了浑水摸鱼的人。

    这些人如何浑水摸鱼?

    卑劣一些的,抢掠钱财私藏起来;再低劣一些的,抢夺女子充作妓营后备役,甚至有可能将人拖到无人的地方凌辱;最可恶的,直接屠杀无辜平民,用他们的人头充作军功。

    当然,做出这些事情的未必是真正的兵。

    兵也分三六九等,做这些事情的大多是“注水兵”,但抹黑的却是整个军营的名声。

    打仗的时候,各个诸侯都喜欢吹嘘兵力和无脑注水。

    四十万大军和百万大军,当然是后者听着更加威风。

    举个栗子——

    假使某个诸侯帐下有百万大军,刨除吹嘘成分,活人大概只有四十万。

    这不意味着诸侯帐下战力真有四十万了!

    真正算得上诸侯帐下兵卒的,有可能只有十万。这些人有军籍,享受军饷福利,立了军功能升职加薪。诸侯拿出的军费都用在他们身上,武器甲胄也是优先提供给他们。

    刨除这十万人,剩下的三十万是什么?

    剩下的便是“注水兵”,这跟往猪肉注水是一个道理。

    注进去的水不能当肉吃,但是可以加重猪肉整体重量。

    这些“注水兵”就是随意招募过来充当人头的,人多但是没什么战力,三教九流什么都有。

    很多人都是活不下去了,混进来吃口饭。

    顺风局他们就跟着冲,逆风局他们就扭头逃。

    对这些人,军营纪律根本约束不了他们。

    在战争的影响下,他们的戾气也是最重的,极容易在放纵的氛围中行恶。

    兵荒马乱的情况下,他们干点儿坏事充实一下自己的钱囊,谁去告他们状?

    更有甚者,捞一波就跑,谁会大动干戈抓他们呢?

    因为这些人的存在,山瓮城的百姓才会惶惶不安,一个一个想着逃跑。

    不逃?

    留在原地等死么?

    “主公,追兵追上来了——”

    因为拿不准许斐等人下落,所以只能广撒网,分派数支队伍找寻。

    这也导致发现许斐等人踪迹的敌军数量不多,拼一拼,还是能冲杀出去的。

    一番鏖战,五辆马车被乱军冲散。

    许斐得知这个消息,整张脸化为铁青。

    “主公——”

    大多护卫都在许斐身边,还能勉强一战。

    “回头!”

    许斐呼吸急促,布满血丝的眼睛似要凸出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