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23:这九州四海,我要百分之百(二十二)【求月票】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瞧着几车的如花美眷,暴徒馋得流口水,恨不得露天之下来一遭。

    他们连基本的廉耻心都没有!

    平日出恭不找茅厕,松开裤腰带,掏出东西就能撒尿。

    做男女之间的快活事儿,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倒有些别样的刺激。

    不过,这会儿却不行。

    “停下停下,瞧你们猴急的,好似八百年没上过女人。”暴徒头领道,“找个地方再快活。”

    他说的时候,几个男的已经扑到某个妾室身上,七手八脚将她衣裳撕得碎碎的。

    “停什么?憋死了——”

    暴徒头领道,“山瓮城那边已经撑不住了,你们想干到半路被杀,你们尽管闹吧。”

    众人都是“注水兵”出身,深知这一行的“潜规则”。

    为了功勋、为了向上爬,不少人拿普通百姓的人头充数,这一行水深着呢。

    如果他们碰见许裴大军的“注水兵”,人家可不会手下留情。

    这么一说,众人小腹燃起的火焰小了一些,一个一个暗道一声晦气。

    “先回去,回去再好好玩。”

    暴徒头领笑了笑,抬手将手中的战利品丢回车厢。

    “筱儿——娘的筱儿啊——”

    正室夫人不顾自身狼狈,手脚并爬地来到女儿身边,将她抱在怀中,眼泪直淌。

    许燕筱回抱对方,在正室夫人怀中落泪。

    “母亲——头好疼——”

    她倔强地不肯发声,只是咬紧嘴唇,直至血腥味灌入牙根。

    头皮很疼很疼,疼得近乎麻木,她甚至觉得头皮已经被强行撕开一块了。

    正室夫人抬手轻柔她的头皮,一边揉一边轻声哄着,母女两人哭得像是两个泪人。

    丈夫下落不明,自个儿自身难保,她还护不住女儿。

    短短半天时光,她尝到前半辈子都不曾尝过的苦。

    车轱辘还在往前行驶,听着外头暴徒的谈论,正室夫人的心却渐渐沉入了冰冷的深潭。

    这辆车厢只有正室夫人和许燕筱,妾室待在其他马车。

    听着外头隐隐传来的啼哭和惨叫,正室夫人舌根发苦,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许斐喜欢颜色好的,自己长得普通,自然不受宠,只是因为家世出身好才能当他的正室。

    妾室就不同了,毕竟是男人拿来享受的玩物,怎么好看怎么来。

    因此,许斐纳的几个妾室各个如花似玉,聚在一起赏心悦目。

    在她们衬托下,本就普通的正室夫人更加不讨喜,这些年又替许斐操劳后院的莺莺燕燕,耗费太多精力,今儿为了逃命也没顾得上涂脂抹粉,瞧着比实际年纪还要老上五六岁。

    若是没有那些如花似玉的妾室衬托,她这会儿也难逃毒手。

    “筱儿,别听——”

    她抬手捂住女儿双耳,原本止住的泪水又滚落下来。

    马车越走越偏,远远看到远方地平线坐落着一个十几户人家的小村落。

    正室夫人的心越来越沉。

    她紧紧抿着唇,表情无悲无喜。

    “到了——”

    只听谁喊了一声,车轱辘慢了下来。

    几个暴徒急不可耐,直接两个衣不蔽体的妾室扛在肩上。

    松开的鬓发散落开来,衬得肌肤白得越白,乌发黑得越黑。

    白花花的肉暴露在众人视线内。

    女人越挣扎,若隐若现的地方越多,几个暴徒看得口干舌燥,喉头不停滚动。

    “娘的——等不及了——”

    暴徒首领轻蔑地哼了声。

    几个被人玩过的女人有什么好的,他看上的这个才是雏儿。

    “放开我的女儿,筱儿——”

    那首领想动许燕筱,正室夫人哪里肯应?

    “这老泼妇——”

    暴徒首领一脚踹上正室夫人的肩头,对着另外几个没分到女人的兄弟笑了笑。

    “这婆娘老虽老,但蒙上头一样好使。”

    许燕筱剧烈挣扎,张口咬了他耳朵,最后又挨了对方一巴掌,左右脸都肿得通红。

    这巴掌用了十足十的力气,打得许燕筱脑子昏昏涨涨,好似周遭的声音都向她迅速远去。

    “啊——”

    “咋呼咋呼什么呢?”

    “这里吊死个人!”

    打开院门,一具悬吊树上的男尸正对着他们。

    此人身穿华服,衣裳染了不知谁的血,面色青黑,还吐出长长的舌头,双目几乎脱框而出。

    有人在这里上吊?

    众人怔了一下,正室夫人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挣扎脱身,双目正对上树下悬挂的男尸。

    只一眼,她便知道这人身份。

    一时间,强烈的悲痛自胸口涌上大脑。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她冲开两个暴徒的抓扯,一头撞上了农家院墙。

    她用的力气很大,整堵墙都微微一颤,鲜血自额头迸溅出来。

    “母亲——”

    许燕筱惨叫一声。

    暴徒首领对着瘫软在地的女尸唾了一口唾沫。

    “真踏娘晦气——”

    许燕筱被刺激很了,手脚并用,试图攻击暴徒首领。

    虽说不致命,但抓一下还是很疼的。

    暴徒首领气得狠了,将她摔在地上。

    “这丫头给你们了,玩不成她娘,玩玩当女儿的也行。”

    许燕筱却没听这话,哭着爬到了正室夫人尸体旁,哽咽地呼唤道,“娘,看看筱儿啊——”

    暴徒可没有同情心。

    对于他们而言,个人生理需求远胜一切。

    “这丫头还挺烈——”

    暴徒们笑着调侃,抓她的肩膀,将人提起来。

    “放开我——滚,放开我——”

    正在这时,地面的砂砾一颤一颤,一阵阵低沉的轰隆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响。

    “什么动静?”

    暴徒惊得停了手。

    “这是马蹄声——”

    待在村外望风的暴徒冲了进来,一边跑一边高喊。

    “不好了,外头来了好多人!”

    暴徒首领吼道,“什么人?冲这些娘们儿来的?”

    许燕筱死死咬紧牙关,趁机将人推开,钻着缝儿扑到一边。

    手脚并用爬到母亲尸体旁,紧紧抱着尚有体温的尸体。

    “逃!”

    暴徒首领不甘地看了一眼周围的女人。

    女人是很好,但也要有命享受啊。

    “那这些女人……”

    总有人喜欢用下半身思考。

    “你要留下就留下,别碍着老子活命。”

    说话的这个功夫,马蹄声越来越近。

    眼力好一些,还能看到打头阵的人骑着什么颜色的马。

    许燕筱双眸闪过一丝厉色,趁着一群暴徒慌乱想逃的时候,扑过去抱住那头领的双腿。

    这人被弄了个措手不及,重心没弄稳,跌了个大跟头。

    “我活不成——你也得死!”

    不管来的是敌是友,她都不能让这人逃走。

    留下来陪葬吧!

    暴徒首领很快就反应过来,费了一些力气挣开许燕筱,将她踹到一边。

    许燕筱是个固执的人,当下便忍痛爬起来,试图再次阻拦。

    “疯子——”

    正在这时,一箭破空。

    锋利的箭矢将他脑子捅了个对穿,连带他身体也向反方向狠狠摔去。

    “末将秦恭,救驾来迟!”

    许燕筱死死睁大了眼睛,热泪盈满眼眶。

    秦奉敬,为什么现在才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