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26:这九州四海,我要百分之百(二十五)【求月票】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秦恭当然不会让许燕筱亲自上手,难不成还让这些暴徒恶心她第二次?

    这活计,他让兵卒动手。

    剥死人头皮没什么,毕竟尸体不会动,但剥活人头皮还将人阉割,这就很刺激了。

    说来也巧,动手的兵卒入伍前是个屠夫,杀猪剥皮技术贼6。

    暴徒已经被吓蒙逼了,嘴上不停求饶,见求饶不起作用,干脆破口大骂,什么难听说什么。

    秦恭生怕对方口不择言,让人用布将他们的嘴堵上。

    执刀的兵卒瞧了瞧秦恭,再瞧瞧眼前几个被五花大绑,捆在柱子上以免乱动的“猪”。

    口中啧了一声,捏着小刀片比划从哪里下手比较好。

    “要不要先把头发剃了?”

    他低声问副手,副手想了想,嫌弃地皱眉。

    “直接上手吧,不知他们上次洗澡什么时候,这头发上的头皮屑和头油都能炒一盘菜了。”

    “成,找根秸秆绳子,将他头发扎起来,披着不好找地儿。”

    他手指灵活地用刀片顺着发际线划了一圈,一条血色“链子”浮现出来。剥人头皮这事儿挺残忍的,秦恭让他们在农家院子里进行,除了动手的兵卒和副手,只剩徐晓燕和他。

    “若是觉得恶心,你先出去缓一缓,恭帮你看着。”

    许燕筱稚嫩的面庞闪过一丝厉色,哑声拒绝了秦恭的好意。

    “不用,我要亲眼看着。”

    暴徒疼死过去,倒是方便兵卒动手。

    一开始有些生疏,剥到一半,他明显找到感觉了,很快就将对方头皮剥下来。

    当血淋淋的头皮和头发搁在盘子上递到许燕筱面前,她倏地崩溃,近乎癫狂地高声大笑。

    兵卒用目光询问秦恭。

    头皮都剥了,还用把人阉了么?

    秦恭抱着失控的许燕筱,用目光做答。

    阉!

    兵卒两腿一冷,让他一个屠夫去阉割另一个男人,那滋味有些莫名酸爽。

    剥皮他有经验,毕竟是屠夫,但阉割就有困难了。

    他又不是专业的。

    思及暴徒的恶行,兵卒生不出丝毫同情心。

    左右是个快死的人,割哪块肉不是割,用不着顾及其他。

    兵卒忍着恶心,一手捏着暴徒身下的污物,一手拿着杀人用的大刀,抵着根部切了下去。

    原本疼死过去的暴徒又疼醒过来,高声惨叫之后又疼死过去。

    “呸——”

    猝不及防被喷了一身,兵卒恶心地将东西丢到盘子上。

    这玩意儿也递给秦校尉瞧?

    兵卒用眼神望向秦恭,秦恭看了看他,又看看他盘子里瘫着的肉,喉间忍不住泛起恶心。

    “端下去喂狗——”

    兵卒忍不住为村庄散养的野狗感到可怜。

    这么肮脏的东西,搁野狗,人家也嫌臭吧?

    剥了一个暴徒,剩下还有三四十个呢。

    秦恭可不会让许燕筱一个一个看过来。

    看一次刺激一次,这人还不傻了?

    “末将像你保证,他们每一个都会有相同下场,还请许娘子以贵体为重,勿要轻贱自伤。”

    许燕筱无动于衷,秦恭只能搬出她的母亲。

    “主母的身后事,还需许娘子主持啊。你能眼睁睁看着她身后凄凉么?”

    这话是从程远那边学来的,虽说有抄袭嫌疑,但好使就成。

    对于许燕筱而言,正室夫人便是她的软肋。

    秦恭哄走了许燕筱,执刀的兵卒默默望向他,眼神询问——

    还继续不?

    秦恭咬牙道,“继续,能弄几个弄几个。若是来不及,记得将人做了,免得他们活着浪费。”

    万余大军驻扎在此,简直是移动的地标。

    许裴派出的追兵又不眼瞎,肯定会发现他们。

    若有必要,他们还要进行一波战略性撤退,时间上有些吃紧。

    兵卒领命,“喏。”

    除了许燕筱,许斐的妾室也都活了下来,一个一个狼狈不堪。

    对于他们,秦恭没什么好感。

    再者,他是外臣要避嫌的,不能靠近自己旧主的女人。

    “秦校尉,军师让末将过来跟您通禀一声,令文公的子嗣找到了。”

    人找到了,但却不是活人。

    许斐有三子三女。

    年长的儿子已经九岁,年幼还没有戒奶。

    暴徒在车上欲对许斐妾室行不轨之事,几个孩子哭闹不停,惹怒了暴徒。

    九岁的孩子被一顿重打,胸骨碎裂插入脾肺。

    最小的那个直接被摔死,发现的时候,尸体呈现扭曲姿势。

    中间那个被半道丢下马车,死于车轱辘的碾压。

    三个庶子全部毙命。

    除许燕筱之外的两个庶女也奄奄一息,她们在马车上便被暴徒凌辱,去了半条命,之后还被狠狠暴打。两个孩子都没等到军医,那口气就幽幽地断了,小脸转为铁青和死寂。

    杨思瞧着两个年岁不大的女孩儿,沉默了一阵。

    虽说经过女兵整理遮掩,但乌青扭曲的脸还是给予他重重一击。

    眼前似有场景晃过,杨思半晌才道,“给她们准备两口棺材吧。”

    拖死许斐,这在他和主公预料之内,但——

    杨思止住危险的想法,他起身离开,迈步进入那间农家院子。

    兵卒还在辛劳地工作。

    所谓“熟能生巧”,他办事儿的效率比先前高多了。

    “军师!”

    杨思笑道,“你做,我瞧着。”

    兵卒懵逼地点头。

    正如秦恭预料那般,许裴追兵发现这里,不过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而是将消息传回大营。

    许裴听后,坐立难安。

    “这么说来,秦恭已经救下许斐了?”

    想到这里,许裴便忍不住蛋疼。

    陷入这般境地,许斐还能绝境逢生,搭上姜芃姬这条船,诚心和他过不去是吧?

    “具体情形并不清楚。”

    他们只是发现秦恭兵马的踪迹,但并不确定许斐被他所救。

    许裴郁闷地扶额,帐下众人面面相觑。

    一人道,“不如主公派遣信使试探一下?”

    稍微试探一下,不就知道许斐有没有被救?

    正说着,外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

    不仅有盔甲碰撞的动静,还有衣裳随着步伐摩擦拍打的声音。

    “主公,韩军师求见。”

    许裴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连忙道,“快请文彬进来。”

    意识到不对劲,韩彧马不停蹄地赶往前线。

    可惜事与愿违,最糟糕的局面还是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