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27:番外,元旦特辑,三更合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卫教授,中等部校长办公室来电。”

    “嗯?校长?”身着奶白针织休闲衫的青年闻言抬头,露出一张令人艳羡的盛世美颜,他唇瓣微扬,浅淡的笑意似乎将那双点漆眸子都染上了璀璨星辰,“他有说是什么事情?”

    “没说呢,不过听他口气,似乎不是好事。”

    “麻烦你转接一下。”

    “好的,请稍等。”

    沉醉在青年的美颜之下,助手有一瞬的失神,醒过神才忙着转交通讯。

    青年答应通讯请求,漆黑的屏幕一下子亮了起来,露出一张陌生的中年男人的脸。

    对方西装革履,啤酒肚微凸,略胖的脸上带着不耐烦,对着青年说了什么。

    半晌之后,青年用清冷的声线道,“抱歉,我这就过去。”

    挂了通讯,他稍微整理办公桌,起身拿起衣架上的风衣,戴上一条浅灰色围巾。

    “卫教授去哪儿?”

    路过的同事见他神色匆匆,一边走一边查阅公交路线,好奇问了一句。

    青年略显为难地道,“联邦中等部,但我不知道该坐哪路车。”

    同事被他这话噎了一下,“中等部在另外一个半球啊,公交过去,怎么也要四个小时。”

    联邦第一学府在克莱姆拉星,整个星球就四个部分。

    初等学府、中等学府以及高等学府,另外就是家属学生假期居住的“学区房”。

    青年要从高等部去中等部,至少横跨半个星球。

    听了同事的话,青年眉头紧蹙,“我要去中等部办点事,对方只给四十分钟。”

    同事道,“四十分钟,这世间也不急啊。”

    青年幽幽地看着同事。

    对方只给四十分钟,但他坐公交要四个小时,这叫不急?

    同事也疑惑了,他道,“我先前看你开了一辆银色风雷X6,还是全联邦限量的银白奢华版。按照官方给出的数据,你从这里开到中等部,至多二十分钟……有这个,你坐什么公交车?”

    普通版都要数千万,这种特定版本的,一台至少一亿起跳。

    价格是其次,关键是这种限量版只对特定人士开放,没点儿社会地位买不到。

    自打青年开着这辆车上班,不少年轻助教对他的热情上了好几个台阶。

    价值上亿的跑车都开得起,青年竟然喜欢坐公交车?

    果然,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青年道,“没驾照,不会开。之前都是用自动驾驶模式,但这个模式有速度限制。”

    开了自动驾驶模式,跑车的速度会限制到最低,按照规定路线行驶,没有操控者也可以。

    同事心念一转,建议道,“我有驾照,我带你去。”

    青年歉然笑道,“那就麻烦了。”

    同事表面很淡定,内心却欣喜若狂。

    价值上亿的限量奢华版跑车啊!

    他只在虚拟网络看过,还未摸过。

    上手开了一下,他发现车子性能远比官方给出的数据还要可怕,同事第一时间想到了改造。

    “你这跑车改过了?”

    悬浮跑车稳稳停在停车处,青年准备下车。

    “我妻子改的,她对这个挺有兴趣。”

    同事咋舌,“官方不是说限量版的银色风雷X6已经无限接近军方战车配置么?”

    青年笑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她说原先的车太脆弱了,防御性太差,拿去改厚了些。”

    同事无语地看着眼前这台银色风雷X6,完美的车身线条,让人一见钟情。

    改造的理由竟然是“防御性太差”?

    难不成青年的身份是哪个高层人士的儿子?

    同事暗自疑惑。

    青年对中等部完全不了解,若没有同事帮助,他还真找不到目的地。

    校长办公室的验证手续有些麻烦,若没有同事帮助,青年估计要被阻拦一阵子。

    “真不知道你先前是哪个星球的,这些基础的仪器都不会用——”

    同事低声嘀咕了一句,青年温和浅笑,不仅不气,反而认真学习。

    进了办公室,校长的话传入二人耳中。

    “卫琮,你的家长还没来?”

    青年听到自家熊儿子很不开心地哼了一声。

    “抱歉,校长先生,我来迟了。”青年浅笑道,“不知我儿犯了什么错?”

    他说话文绉绉的,但因为是古文化教授,专门研究远古历史,倒也没人说什么。

    “你是?”校长望向青年,问道,“你就是卫琮的父亲?”

    光看外表,青年和卫琮的确有些相似,更像是哥哥而非父亲。

    青年点头,耿直地问,“是的,需要我出示亲子证明么?”

    校长嘴角笑容一僵,生硬地道,“不用。”

    一旁的同事风中凌乱。

    联邦第一高等学府神秘男神教授——

    已婚有子?

    突然,这位同事觉得自己脱单有望了。

    青年已经结婚,暗恋他的莺莺燕燕可不就死心了?

    正想着,站在一旁的夫妇插了进来。

    “你是这孩子的父亲?”

    二人态度有些蛮横,面上还带着怒意。

    青年温和地抬手拍了拍刚到肩膀的熊儿子,丝毫没有因为这对夫妇的态度而生气,温和得不可思议,“是,我是他的父亲。刚才校长先生并没有详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二人将青年打量一遍。

    青年穿得很休闲,全是价格亲民的普通品牌,只是他气质好,愣是将衣服传出高定的味道。

    “我希望你能好好教育你的儿子,他的品行根本不配在联邦第一学府学习。”对面的男人轻蔑瞧了一眼卫琮,他道,“偷窃是十分低劣的举动,拒不承认更是不可饶恕的行为!”

    校长补充说,“这事若是属实,卫琮将会全校通报批评,处以退学处理。”

    青年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低头看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儿子。

    这孩子虽然熊了点儿,但也不至于做出这种事情。

    “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那小子莫名其妙就抢我的机甲模型,还说我偷窃。”卫琮很是火大,但父亲多年教导让他按捺内心涌起的怒意,“还第一学府呢,录用一个谎话连篇、碰瓷的骗子?”

    青年眉头轻压,淡然道,“我相信我儿的话,他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凡事讲究一个证据,若是校长先生或者这位夫妇能拿出切实的证据,例如偷窃监控,我会亲自教育他。”

    男人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偷窃事发地在训练舱配套的浴室,那里是监控盲区。”

    青年好笑地道,“既然如此,如何能确定是我儿偷了什么机甲模型?”

    男人也怒了,不等他开口,缩在一旁的少年开口了,嘟囔着道,“那个机甲模型是最新出的限量版,我爸找了关系,花了五百多万才买的。除了比例不同,各项性能都仿照真实战争机甲制作的。上面还有独一无二的编码,我丢了模型,卫琮这里又拿到同样编码的模型……”

    虽说没有监控视频,但这还用猜?

    卫琮气笑了,“强词夺理,没有证据就泼人污水,你过分了!”

    少年道,“难不成你还想说你手上的机甲模型是你家买的?”

    卫琮压抑怒火,“是又如何!”

    “能买得起五百多万信用点机甲的人,穿两百多信用点的T恤?”

    “你这歧视过分了呀,我穿两百多信用点T恤碍你什么事情了?”

    “平民喽——你家这个情况,估计也就勉强交得起学费吧?”

    卫琮这脾气忍不住,抬脚上前一步。

    青年抬手搭在他肩上,将人拉了回来。

    刚才还怒火高涨的卫琮,乖顺得不得了。

    青年道,“模型怎么回事?”

    卫琮缩了缩脖子,低声道,“不是快学机甲课程了么?真正学习驾驶还要等几年,我就偷偷拜托阿姐——谁知道今天刚收到货,还没玩多久,这家伙就疯了一样说我偷他东西——”

    他还冤枉呢。

    少年嗤笑一声,“你说你姐姐给你买的?让你姐过来对峙啊——”

    卫琮道,“你傻啊,等我姐过来,你脸怎么这么大?”

    少年气得不行。

    “这件事情,里头应该有什么误会。”

    见两个少年为此争吵,青年不悦地蹙了眉头。

    “能有什么误会?学校可不收有偷窃前科的,卫琮,还是喊你妈妈也过来,一起办退学手续吧。”少年嗤了一声,“这事儿我可以私了,你主动退学,这事儿不会记档案上,怎么样?”

    少年也没有太过分。

    虽说卫琮偷了他最爱的模型,但东西已经回来了,他可以既往不咎。

    卫琮只是平民学生,要是在第一学府中等部记了档案,以后工作都找不到。

    “模型编号多少?我去问问阿琰,查查这是怎么回事。”

    “2012XSD3611,战神1253G同款仿真模型。”少年瞧了一眼卫琮的父亲,因为对方长得实在好看,他也没一开始那么生气,“既然卫琮说是他姐姐买的,总有购物小票吧?要是能拿得出证据,证明他手中的模型的确是他的,那我也可以向他道歉——”

    说是这么说,他是不相信卫琮能拿出证据。

    青年记下,打开通讯仪给女儿发了一条讯息。

    过了一会儿,讯息传回来了。

    【妈妈前几天丢给我的,我顺手送阿琮了,哪里来的小票。】

    青年暗自头疼,拉开妻子的联络头像,大致说了一下目前的情况。

    秒回——

    【什么鬼?阿琮偷窃?你等一下——】

    过了一会儿,不知是谁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众人面面相觑,校长略显尴尬地歉然颔首,这是一条陌生视频请求。

    青年见状,说道,“校长先生可以接一下,不出意外,应该是拙荆。”

    拙荆什么鬼?

    校长诧异地同意视频通讯。

    因为是三维立体通讯,所以人物不会出现在二维平面而是直接投影成三维立体。

    “你好,校长先生。”

    那人一开口,校长室内众人鸦雀无声。

    “你、你、你好——姜、姜——”

    “嗯,我时间有些赶,废话就不多说了,直奔主题吧。”姜芃姬道,“刚才听我先生说我的儿子偷窃,罪证属实,所以极有可能被开除校籍,甚至是记名档案,这事真的么?”

    校长呆在原地——

    不只是他,其他人也懵逼了。

    军团长阁下每一个字他们都听得懂,但是合成一句话,他们却不理解了。

    “办事讲究证据,有监控或者人证?”

    校长憋红了脸,艰难地道,“没有——”

    姜芃姬挑眉,“既然没有证据,为何直言阿琮偷窃?”

    校长望了一眼少年的父母,他们的表情也十分精彩,活像是打散的调色盘。

    面对军团长的质问,校长哪敢含糊,更别说这个军团长还是最难缠的老流氓!

    校长颇为为难地说了原因。

    虽然有所美化,但也瞒不过姜芃姬的眼睛。

    “我觉得第一学府的风气应该好好改一改了,学校是学生求学的地方,怎么能有阶级歧视?此事若是被军方媒体或者民间媒体播报出去,我想第一学府会在热搜上挂好几天的。”

    校长被噎得说不出话。

    这种事情也能扯上歧视么?

    学校已经相对公平了,他们能提供的教学资源,普通出身的孩子也能享受到,但富贵家庭的孩子能享受更多顶尖资源,这些资源甚至是学校都无法提供,更别说让普通孩子享受到。

    例如这次的仿真机甲。

    这种机甲模型可不是市面上的玩具,除了比例大小以及武器威力,其他都是比照真正的战争机甲制造的。哪怕有钱也买不到。有权有钱的孩子能提前接触学习,普通孩子可以?

    “军团长阁下,这件事情应该有误会——”

    “我当然知道有误会。”姜芃姬笑道,“阿琮不可能偷窃同学的机甲模型,他也没有偷窃的癖好,这点毋庸置疑。因为机甲模型是按照我曾经的座驾仿造的,所以厂商送了我两套当纪念,这不存在仿真作假的可能。我已经联系出厂商调查编号,各项证书也能证明我手里这台是真实的。我有个无礼的建议——你们最好查一下丢失的那台机甲模型是不是高仿——”

    校长只觉得脸颊羞红。

    少年的家长也忍不住怀疑自己高价买了高仿假货。

    毕竟,说堂堂军团长从官方渠道还买了高仿货,这根本不可能啊。

    “抱歉,军团长阁下,这事是我的过错,没有真正详细调查就冤枉卫少爷。”少年的父亲忍不住开口,试图挽回几分颜面,“关于丢失的机甲模型,我会仔细调查,一定不会冤枉人。”

    姜芃姬笑道,“没事,这事情解决就好。”

    一旁的卫琮忍不住了。

    这么一通道歉就算了?

    他还被冤枉了好几个小时,老师校长轮番见了个遍,各个说他偷窃。

    刚才不还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嘲讽他穿两百信用点的廉价T恤?

    “阿琮年纪虽然小,但也是少年人了,这位先生应该能理解家中有个自尊心强烈的熊儿子是个什么体验。”姜芃姬似乎察觉到卫琮的愤懑,笑着补充,那位先生立马明白过来。

    “当然能理解,这事情调查清楚了,一定郑重向卫少爷致歉,补偿精神损失。”

    卫琮还是有些气,但哼哼两声又蔫儿了,垂着脑袋暗自窃喜。

    母亲能百忙之中抽空帮他解决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他便满足了。

    这事情并不复杂,只是姜芃姬没有亮明身份之前,卫琮被认定是平民学生。

    一个平民学生拿着五百多万的机甲模型,正常人都会觉得这玩意儿来历不明。

    另一方态度又比较蛮横,坚持认定自己的判断,卫琮自然处于下风。

    如今地位颠倒个儿,先前还蛮横的人也蛮横不起来了。

    仔细调查,终于找到丢失的机甲模型。

    经过厂商鉴定,丢失的模型的确是高仿,卫琮手上那件才是真的。

    少年在父母的陪同下向卫琮道了歉。

    “你是——军团长阁下的儿子?”少年还是很懵。

    “是啊,很奇怪么?”

    “那你为什么穿这么寒酸?”

    哪个正经太子爷会穿这么亲民?

    卫琮噎了一下,反驳道,“我爸喜欢网购,不爽?寒酸的T恤我也能穿出高定的气质好么?”

    少年又窘又羞,所幸卫琮没有追究报复,倒也相安无事。

    另一边,青年的同事吓得呆若木鸡,好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平日里不动声色的神秘教授,竟然是凶名在外的军团长的男人?

    学校那些觊觎青年的花花草草。

    这些老铁知道自己情敌是谁么?

    “你和军团长阁下是——”

    青年笑道,“我们是夫妻关系。”

    “隐婚?”

    “没有,不过我和她都不喜欢被外界过多关注,更别谈孩子还小。”

    同事已经无言以对了。

    “那辆跑车——”

    “她买来让我代步上班的。阿琮性情比较别扭,正值青春期,我担心他,跟着他来克莱姆拉星,方便就近照顾他。”青年笑着眯起双眼,“这事儿,你可别说出去——她最近脾气有些不太好,因为我过度关注阿琮而忽略她,要是再传出相关报道,我怕她会找人麻烦。”

    同事嘴角抽搐。

    他是疯了才去传播军团长的八卦。

    “肯定不会说!”

    憋着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那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这事儿看似解决了,但没过多久,校长被明升暗降,一连数道文书勒令整改学校风气。

    一群学生家长觉得莫名其妙,唯有当事人心里清楚其中内情。

    六年之后,卫琮学完中等部和高等部的课程,提前好几年毕业。

    毕业典礼上,第七军团长姜芃姬阁下作为特邀人士出席,为学生代表颁发毕业证书。

    正经颁发证书之后,还有其他娱乐节目。

    姜芃姬下了台,对着卫琮道,“做得不错。”

    卫琮挺直了胸膛。

    “……有些偏科,战斗科目勉强没托后腿。我不建议你进入战斗序列,考虑一下文职吧。”

    卫琮的小脸耷拉下来。

    “你姐都让你九根手指了,你都没赢她,加入战斗序列也是给敌人送人头啊。”

    卫琮立马像是霜打茄子,整个人都没精气神了。

    “不试一试怎么就知道我不行?”

    一旁的高等部校长懵逼地听着二人对话。

    见卫琮顶撞姜芃姬,他试图打圆场,替卫琮向姜芃姬道歉。

    “军团长阁下,这——”

    姜芃姬好脾气地道,“阿琮闹小脾气呢,让校长看笑话了。”

    阿琮?

    这个称呼是不是太亲昵了?

    高等部校长有些懵。

    “卫琮是军团长阁下的亲戚?”

    二人的对话通过网络直播传到虚拟网络。

    因为是每年例行的毕业直播,一开始的观众并不多。

    老生常谈了,每年都是一样的套路,看多了也烦。

    不过——

    不少观众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大脑思路和校长完美同步。

    “我儿子。”姜芃姬道。

    “哦,原来是阁下的儿子——”校长说着说着,表情僵住了。

    儿子?

    看实时直播的观众也炸了。

    军团长的儿子?

    不对,她什么时候结婚了?

    结婚对象是谁?

    众人都有这个疑问。

    仿佛为了解开他们的疑惑,一个模样极好的青年进入摄像头范围。

    “爸——我在这里——”

    卫琮一开口,弹幕井喷一般炸开了。

    【别挤我——让我看看第七军团太子爷的老爸是谁——】

    【我的天,我的女神竟然结婚了,孩子都快入伍了,逗我呢?】

    【这一届媒体不行啊——】

    【楼上你傻呢,给那些狗仔一千万个脑袋,他们也不敢去跟踪偷拍军方大佬吧?】

    【太子爷长得好好看啊,颜值真高!】

    【大佬她男人的颜值也不低,目测没有整过。】

    【我的天,姜芃姬这个祸害终于脱单,那我是不是能找到愿意让我接盘的军团小姐姐了?】

    对着军团长大佬直呼其名,这个弹幕观众很快就引起旁人注意。

    不过下一秒,他就自己删了这条弹幕,继续潜水了。

    【疯狂为军团长打call!】

    【现在是军团长,等下一届元帅竞选,人家就是元帅了吧?】

    【那肯定啊,在任的军团长,不是年纪太大就是资历太浅,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现在是军团长的男人,以后是元帅的男人,这个男人上辈子拯救人类联邦了吧?】

    【纵观大佬履历,真是开了挂一般的人生,话说她姓姜啊——啧啧,不禁想到某个家族。】

    【我也想到某个家族——】

    【嗯嗯,深有同感——不可言说的某个家族。】

    【你们真阴阳怪气,我们军团长实打实自己上来的,天底下姓姜的多了去了!眼红什么?】

    没过多久,这些弹幕也被火速清理了。

    不管媒体热搜被相关话题屠榜,姜芃姬望向青年的方向,笑意盈盈。

    “子孝,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