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31:伐许裴,诸侯首杀(一)【求月票】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九州四海,我要十成!

    姜芃姬写完之后,退了一步欣赏自己的字。

    未等她开心,那群不怕被她爆锤的观众又开始弄幺蛾子了。

    【狼隐天】:给你们立个著名的fg——七国的天下,我要九十九。

    蓝色弹幕发了一条,紧跟着就是类似的红色弹幕。

    两个位面的观众面面相觑,原来大家伙儿不仅位面文化差不多,连动画都一样啊。

    【沐曦宁】:主播,要不要考虑换句话?上一个这么说的,他死在秦国地牢了。

    【新渊喵喵】:#抠鼻,我看没必要换啊。韩公子要七国九十九,但是始皇大大要了一百。要真是fg,主播应该是向始皇看齐,最后一统天下。我还要说一句,韩公子,你死得好惨!

    这群吃瓜观众最喜欢把直播间当成八卦交流地,几乎什么话都能说。

    经过他们七嘴八舌的吐槽,话题一路从“主播立了一个fg”到“动画男主能不能不死”。

    多年相处,姜芃姬早就了解这波人的尿性,干脆将弹幕当做了空气。

    她写的时候没有避开亓官让,所以亓官让能看到信函上面写了什么。

    饶是他知道姜芃姬的野心,骤然见到这八个字,扑面而来的嚣张和自信还是让他微微吃惊。

    “主公——”

    莫名的情绪上涌,亓官让感觉有什么东西梗着喉咙,让他吐不出多余的字。

    “怎么?惊得说不出话了?”姜芃姬好笑道,“还是觉得我太目中无人,心比天高?”

    亓官让醒过神,倒也不急着解释。

    正如姜芃姬知道亓官让了解自己,亓官让也知道对方了解自己,不会轻易误会动怒的。

    “吃惊有,但等吃惊这种情绪过去,让反而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亓官让眉头深皱,倏地改了口,“不——还不够,主公之心似乎不仅仅着眼于天下,背后还有更加辽阔的领域。”

    “天地浩瀚,宇宙无边——所谓九州四海,兴许只是沧海一粟。”姜芃姬目光带着笑意,表情满含深意,“跳出这个藩篱,说不定真能找到那片天地。若有一日,真再想去看看。”

    亓官让见她越说越玄,主动转移了话题。

    不怪他大惊小怪,古往今来多少帝王沉迷长生炼丹,向往神话传说中的大千世界?

    事实证明,他们没有一个能长生不老,反而死得比谁都早。

    亓官让可不想自家主公脑子一抽,傻乎乎走了先辈的老路。

    姜芃姬察觉他的意图,哑然失笑。

    她将手中的笔落下,取来熏炉烘干了墨迹,再将信函叠好放入信封,招来许裴派出的信使。

    “许裴要是收到这封信,兴许会暴跳如雷,气得食不下咽。”

    姜芃姬眼底多了几分促狭。

    回信内容既是她心中野望,同样也是她故意气许裴的小手段。

    人家眼巴巴派信使过来,试图化干戈为玉帛,两家皆为最强盟友,共伐天下。

    结果她二话不说甩了人家一巴掌。

    诸侯都是要面子的,姜芃姬这番打脸的举动,实在是不地道。

    气量小一些的,还不得被她气出个好歹?

    亓官让哑然失笑,蓦地有些同情许裴了。

    碰见这么一个对手,说不定上辈子有宿仇啊。

    “主公喜欢就好。”

    亓官让语调平缓,眼底却带了几分不加掩饰的无奈和好笑。

    派人将信函送到信使手中,卫慈在帐外求见。

    “子孝竟是比日晷还准时。”亓官让心下算了算大致时辰,起身笑道,“让先告退了。”

    他蛮有眼色,识趣地将空间让给二人。

    卫慈侧身目送亓官让离开,二人视线在空中触碰一眼,迅速分开。

    似微风吹皱绿水,泛起涟漪之后,悄无声息地转为平静。

    亓官让对卫慈怀有戒心,但对方对主公一片赤诚,暂时没什么惹人怀疑的地方。

    “子孝又来盯梢了?”

    姜芃姬一语双关。

    一面调侃他是不是吃了亓官让的醋,一面调侃他掐着时间给她投喂三餐。

    卫慈手中提着食盒,哪怕盖得严严实实,靠近了也能嗅到勾人馋虫的食物香气。

    “文证待主公太纵容了,慈总是不放心的。”卫慈将食盒放下,将几盘冒着腾腾热气的食盘端了出来,“养生之道在于持之以恒,总是饥一顿饱一顿,年纪大了胃口不好,影响寿数。”

    卫慈避重就轻,避开姜芃姬的揶揄。

    “咳——我才多大,这就开始考虑七老八十以后的养生?”

    卫慈瞥了一眼姜芃姬,毫不留情地道,“主公这般不节制,五十岁都悬。”

    前世的陛下,最后也没迎来五十一岁大寿。

    姜芃姬感觉心尖扎了一刀,求饶道,“行行行,我按时用膳总行了吧?一定陪你七老八十。”

    她是没皮没脸的,卫慈却有些羞赧。

    吃个饭都不忘撩拨人,他也是心累。

    殊不知,这还只是小儿科,还有比卫慈更加心累的人。

    许裴一面稳住秦恭这边的兵马,一面焦急等待姜芃姬那边的回信。

    听从韩彧的建议,许裴还做了两手准备。

    若是姜芃姬肯接受结盟共伐天下的建议,这再好不过,两方人马就能顺势化干戈为玉帛。

    若是姜芃姬不愿意接受这个提议,两方注定一战,许裴也要做好充足的备战准备。

    不过,他等得起,许斐那边却等不起了。

    许斐好歹也是许氏嫡系子弟,人到中年,还被堂兄逼得自缢身亡、后嗣绝户。

    这已经惨绝人寰了,总不能让他尸首躺在棺材里腐烂,不得入土为安吧?

    说到这里,另一个问题也随之而来。

    下葬需要孝子摔盆,许斐儿子都死光了,哪里来的儿子?

    难不成真让他将自己儿子过继给许斐?

    许裴这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

    最后,只能选了一个折中的方案,照样将许裴恶心得不轻,捏着鼻子迎走许斐等人的棺材。

    在秦恭的帮衬下,许燕筱仔细收敛了父母和庶弟庶妹的尸首。

    两大五小,七具棺材。

    前不久还摩擦不断的大家庭,如今却只剩她一人。

    身着麻衣素服,本就偏瘦的许燕筱,这会儿憔悴得有些吓人。

    “你放心我回去?”

    许燕筱作为许斐仅剩的长女,亡父亡母下葬,她肯定不能缺席,但许氏族地在浙郡。

    回了浙郡,她便没有自由了。

    许裴还要用她当模特,作秀给天下人看,洗刷弑杀手足的恶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