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32:伐许裴,诸侯首杀(二)【求月票】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远古时代的人比较早熟懂事,十一岁已经算是半个小大人了。

    许燕筱本就聪慧,她六岁开始在母亲身边学着管家和治理后宅手段,内宅倾轧和勾心斗角,她看得太多了,心智根本不能用普通十一岁少女的标准衡量。她知道自己的处境——

    大伯是逼死她父亲的元凶,母亲也间接遭难被逼死。

    简而言之,许裴不仅仅是她大伯,更是她杀父杀母的仇人。

    让一个仇人照顾自己,谁会安心?

    许燕筱也有这样的担心。

    秦恭端正坐着,看着眼前身着素衣麻布,披麻戴孝的少女,心下带着些迟疑。

    “信昭公不敢对你不好,若是出了事,他也会竭尽全力护着你。”

    许燕筱苍白失血的脸浮现些嘲讽,“杀父杀母的仇人,他会竭尽全力保护我?”

    “你现在等同于他的名声,信昭公岂敢不护?”秦恭道,“若是他连令文公唯一的女儿都照顾不好,让你出了三长两短,莫说天下人,光是许氏族老就第一个不放过他——”

    许燕筱垂着头,露在外头的双手瘦得只剩骨头,似一双干瘪的鸡爪,哪里还有以前弹琴作画的纤细圆润?她紧紧攥起,指甲嵌入手心肉里,留下深得发红的月牙指印。

    “可是——秦奉敬——”

    许燕筱忍了半晌,终于道出了心底话。

    “可是我怕啊。”

    秦恭没有插话,许燕筱眼前浮现那一日的场景,消瘦的身子不停颤抖。

    她以为自己可以挨过去,但夜深人静的时候,梦魇内容全是那些笑得狰狞的暴徒。

    他们围着自己和母亲,将她们母女暴力分开,一边撕扯她们的衣裳,一面殴打。

    母亲死不瞑目,双目睁得极大,眼角因为用力而开裂,流出的血珠干涸凝固。

    她从暴徒缝隙中看到母亲受人凌辱的场景,那些暴徒也没有放过她——

    梦中的她比现实中的她还要绝望,她挣扎着想要醒来,但却换来暴徒更加残忍的对待。

    梦境到了后半段,那些暴徒全部变成了索命的厉鬼,每个人都失去了头皮,露出血淋淋的头盖骨,下身裆部滴答滴答流着污血——一个一个朝自己爬过来,嘴里喊着索命的毒咒。

    若非许燕筱心境还算强,早被梦境逼疯了。

    梦醒之后,她便忍不住胡思乱想,甚至产生让她心惊胆战的念头——

    为什么秦恭没有及时赶到?

    明明再早一两个时辰,一切悲剧都能拦下啊。

    为什么不早不晚,偏偏在所有人都死后,他才姗姗来迟?

    许燕筱的理智告诉她,这样的念头太忘恩负义了,但她又克制不住。

    等她找回自己的理智,她又觉得那样的自己跟魔鬼一样,面目比父亲后宅的妾室还要丑陋。

    秦恭沉默了一下,低语道,“许娘子怕什么?能否对恭坦言?”

    “我总觉得——我怕是个流离颠簸的命。”许燕筱惨然地浅笑,“许裴待我再好,但能好过亲生女儿?我虽是闺阁女子,但也知道天下已乱,各家诸侯都是欲壑难填之辈,岂会满意现有的一切?我去了许裴那边,到底能安生几年?还是几个月?最后再上演一次敌军攻城,我被暴徒掠走的戏码?到那时——天底下还有第二个秦奉敬会及时赶到,救我于水火吗?”

    乱世女子,下场都该是这样吗?

    她身为女子就该接受这样飘零无助的命运?

    她只能委曲求全,折了一身傲骨,才能苟全于乱世?

    最后——

    许燕筱迟疑,还是问他。

    “那日,为何晚来了?”

    秦恭垂着脑袋,坦白相告。

    他那日赶来,不是专门过来救许燕筱的,他是为了许斐的尸首。

    若非苍天有眼,许燕筱也在那里,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她。

    “我是问——”许燕筱深呼吸一口气,一字一句道,“大军为何晚来山瓮城?”

    秦恭眼底露出一丝不解。

    “恭方才已经说了呀——”

    他从没想过怀疑姜芃姬,更没有怀疑过许斐,但许燕筱却不同。

    “我想知道,为何柳羲会如此大方借了一万兵马?借了一万兵马,抵达时间又如此巧合?”

    巧合多了,难免惹人怀疑。

    一万兵马是大白菜,说借就借?

    秦恭是父亲帐下最忠诚的臣子,为何会临阵改投他人?

    这一万兵马驰援山瓮城,为何时间卡得如此之好?

    许燕筱这几日忙着给亡父亡母守灵,临时搭建的灵堂空荡荡、静悄悄的,她总忍不住多想。

    这些疑惑跟她的梦魇一样,死死扼着她的喉咙。

    秦恭也没有隐瞒,详细告知自己知道的内容。

    末了,他失落地补充。

    “恭,愧对令文公栽培和信任。”

    许燕筱听后,半晌不语。

    “许娘子,还请您安心一阵子,待在浙郡,静待佳音。”秦恭似乎有些害羞,错开了视线,低声道,“恭观天下大势,主公与信昭公必有一战。等大军克敌那日,恭便接您离开。”

    许燕筱没有回复,秦恭陪他守灵一会儿,起身去练兵巡逻。

    因为要防止许裴派兵偷袭,这些日子一直很忙,但秦恭又放心不下许燕筱。

    为了两头兼顾,他只能缩短自身睡眠休息时间。

    他刚离开灵堂,发现外头站着杨思。

    “杨军师,您这是——”

    “明日便是最后期限,许娘子要扶灵带着令文公等人的遗骸回去。”杨思苦笑道,“思仰慕令文公久已,奈何无法为其送灵。趁着这会儿得空,便想过来给令文公上几炷香,聊表心意。”

    秦恭心怀感激,对杨思的好感度又爬上了崭新的台阶。

    殊不知,这种好话对于谋士而言,那只是信手拈来的场面话罢了。

    秦恭一离开,杨思进入灵堂。

    临时布置的灵堂十分简陋,内部空气有些沉闷,待久了有些不舒服。

    杨思对着许燕筱说了几句安抚的话,他上香的时候,一旁的许燕筱问他。

    “先生在外听了多久?”

    杨思道,“挺久了。”

    许燕筱蹙眉,“先生不知非礼勿听?”

    杨思道,“许娘子还是可怜可怜秦校尉吧。”

    “这话什么意思?”

    许燕筱对男子有些恐惧,见杨思转身望向自己,她下意识瑟缩地倒退一步。

    “许娘子可知,我家主公为何借一万兵马给秦校尉?秦校尉还入了主公帐下?”杨思倏地扬唇浅笑,当着许斐的棺材道,“因为令文公以秦校尉作为筹码,换了这一万兵马。丸州到沪郡,路途何其遥远,快马加鞭也赶不及。那日能赶上,全军将士也是兵疲马乏了。”

    许燕筱惊愕地睁大了眼睛,吓得倒退一步。

    “父亲他竟然——”

    杨思道,“秦校尉是个至纯至性的忠贞之人,但他总是忠于旧主,迟早不被新主所容。你若还有丝毫感恩之心,便可怜可怜秦校尉——旧主已亡,新主尚在——他该有更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