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33:伐许裴,诸侯首杀(三)【求月票】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许燕筱再怎么聪慧早熟,年纪也摆在那里,怎么可能是杨思的对手?

    寥寥数语,杨思已经捏准了许燕筱的软肋,彻底掌控了话语权。

    “这件事情……他、他知不知道?”

    许燕筱回想自己方才的话和念头,一时间羞愧难当,不知该如何是好。

    “秦校尉自然是不知道的。”杨思笑道,“许娘子不妨设身处地想想,若您是令文公,您会让秦校尉知道这一万兵马到底怎么‘借’的?依照秦校尉的脾性,若非令文公暗中算计,他怎么可能改投他人?秦校尉也说过,恨不能效仿父兄三人,为旧主令文公战尽最后一滴血。”

    秦恭越是忠诚,越衬得许斐算计险恶。

    不管是秦恭还是秦氏,从头到尾不欠许斐或者许氏什么。

    父兄三人皆战死,秦恭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许斐卖了个高价,换来一万援兵。

    若非许裴抽风,提前强攻,许斐的如意算盘早就得逞了,还能带着一家老小全身而退。

    如今落得这样的下场,怨不得任何人,只能怪他算尽一切却少了三分气运。

    杨思捏着分寸,“秦校尉对许娘子也是仁至义尽了,您说是不是?”

    许燕筱情绪失落地垂着眸子,望向灵堂停摆的几口棺材露出茫然的眼神。

    半晌之后,许燕筱轻声问杨思。

    “先生可会将此事告知他?”

    “思又不是嘴碎小人,怎会将此事到处宣扬?”杨思道,“不过,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若秦校尉从哪里知道了或者自己琢磨清楚了,也未可知。只是那个时候,秦校尉应该已经接受现实了,不会因为旧主抛弃而自暴自弃。我主柳羲十分开明,秦校尉有才,她会珍惜的。”

    许燕筱从杨思口中听到一丝丝的怨怼和鄙夷。

    秦恭有才又忠心,哪个主公会不喜欢呢?

    许斐却瞒着秦恭,哄骗他去丸州,将他当做筹码换取一万援兵——这能叫珍惜?

    许燕筱露出涩然的笑意,迟疑地道,“谢过先生。”

    杨思这番话,恰到好处地打消了许燕筱的怀疑。

    她有什么资格去怀疑秦恭?

    秦恭改投他主并非他本人的意愿,为了许斐这一支,他几乎失去了一切能失去的人和物。

    可怜秦恭,这会儿还被人蒙在鼓里,他至今还对迟来一事耿耿于怀。

    思及此,许燕筱不由得掩面,好似这么做能让自己心底的惭愧减轻一些。

    她没注意杨思什么时候离开的,等她回过神,夜幕已经降临,冰冷的空气顺着帐幕缝隙吹进来,让灵堂多了几分阴森可怖。许燕筱抬手拍拍脸颊,收敛心神,虔诚地为亡母烧纸念经。

    又过了半个时辰——

    “许娘子?”

    这是秦恭的声音?

    许燕筱内心闪过一丝慌乱,隐隐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秦恭的羞愧。

    这份羞愧不仅仅是许斐对秦恭的算计,还有她先前口无遮拦,无意间对秦恭的伤害。

    “许娘子?”

    秦恭又唤了一声,声音比刚才高了一度,听着添了几分着急。

    “奉敬,进来吧。”许燕筱这才想起,自己因为前阵子的遭遇,继而对男子畏惧如虎,头一回给她送膳食的小兵还被她视为洪水猛兽。这之后,为她送膳食的人便成了秦恭。

    秦恭得到允许,这才掀开帐幕进来,另一只手还提着一个食盒。

    许燕筱瞥见外头天色,随口问了句。

    “天色这么晚了?”

    秦恭颇为羞惭地道,“今日军务繁多,恭多费了些时间,以至于送膳迟了些。”

    “不是这意思。”许燕筱垂头道,本来只是惊讶时间过得太快,经过秦恭这么一说,好似她埋怨对方送得太晚一样,“军务要紧,岂能因私废公?我这只是小事,晚点儿吃也不妨事。”

    虽然送得晚了,但饭食都冒着热腾腾的白雾,四碟素菜外加一碗菌菇蛋汤。

    许燕筱本没什么胃口,无意间看到秦恭关切的注视,她心下一怔,试着将食物全部吃完。

    “奉敬。”

    秦恭见许燕筱有什么要说的,一面整理食物残渣和餐具,一面用眼神示意她开口。

    许燕筱轻声问道,“白日……你说克敌之后便来接我,可是真的?”

    秦恭先是一惊,旋即郑重地道,“自然是真的。即使拼尽性命,恭也会保护许娘子周全。”

    许燕筱听了,心中浑然不是滋味。

    “你现在的主公已非我父,言行举止自要更加慎重。”她道,“奉敬还要多为自己考虑一二。”

    秦恭知道她这是在关心自己,不由得心下一喜,他道,“纵是许娘子不说,恭也知道分寸。主公并非心胸狭隘之人,她不会因此怪罪的。令文公待恭不薄,虽说如今魂归天外,但人情尚在。恭岂能翻脸不认人,甚至不顾旧主遗脉的安危?只要不踩了底线,主公都会允许的。”

    要是旧主刚死就谄媚新主,甚至对着旧主一系落井下石,这样的人才令人寒心啊。

    许燕筱见秦恭并没有被自己先前的话影响,心中松了口气。

    有了秦恭的陪伴,她对未来也没那么惶恐了。

    第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营外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马蹄声。

    这是许裴派来迎接许燕筱和许斐等人尸首的。

    许燕筱用清水洁面,仍旧是披麻戴孝的装束,抬手将亡父亡母的灵位抱于怀中。

    为了表示郑重,许裴还派遣帐下老臣去接。

    “许娘子,请——”

    老臣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宽袖博带,风度翩翩,脸上留着体面干净的胡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许燕筱面无表情地瞧了他,再将视线挪移到马车。

    “不了,身为人女,日日感念亡父亡母生养之恩——奈何斯人已逝,不孝之女不能为他们多做什么,但这一程路却是不能少的。”她看着那个老臣,“还请先生成全小女拳拳孝心。”

    许裴老臣面色一僵,试图劝阻,“许娘子,您——”

    “小女心意已决,还请先生成全这份孝心。”

    许燕筱就是要一步一步走着去山瓮城!

    她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许裴是怎么逼死她全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