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34:伐许裴,诸侯首杀(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许裴老臣面露不虞之色,但他又不能对许燕筱来强。

    若真让许燕筱从这里徒步去山瓮城,天下人会怎么说?

    逼死人家全家还不算,如今还要苛待唯一的女儿?

    要是不允许,外界的流言说不定会传得更难听!

    许裴老臣仔细端详许燕筱的脸,见她目光坚定,便知道这事儿没有商量的余地。

    “时辰到了,走吧。”

    许燕筱走在送灵队伍前头,两只手一左一右抱着许斐和亡母的令牌。

    她身上的孝服十分宽大,头上戴着的又长又宽的白布,越发衬得她身形瘦弱。

    因为守孝规制,她脚上只穿着粗糙的罗袜和草鞋。

    路面不平,到处都是碎石砂砾,昨夜还下过雨,不少地方积了水坑和淤泥。

    可想而知,许燕筱执意步行的话,她会吃多少苦头。

    许裴老臣见她执迷不悟,气得甩袖,阴沉着一张脸开道。

    “起——”

    随着引魂人一声高呼,七口棺材逐一抬起。

    按照尊卑顺序,许斐的棺材在队伍前端,紧跟着便是正室夫人的棺材。

    余下五口棺材,按照庶子长幼排列,之后才轮到两个庶女。

    缟素加身,白幡高挂,纸钱飘洒,引魂铃响了一路。

    秦恭骑马跑到高处,目送这支送灵队伍渐行渐远,直至许燕筱的身影在视线内化为白点。

    “秦校尉在担心那位娘子的安危?”

    杨思见他归来,眉宇间带着愁色,笑着问了一句。

    秦恭诚实地点头,“确实有些担心。”

    许裴对于许燕筱而言,早已经不是伯父,那是逼死她父亲,间接害死她母亲的凶手。

    让年仅十一岁的她,孤身一人去满是恶意的环境,秦恭如何放心?

    杨思却道,“许娘子年纪尚小,但心思玲珑。相较之下,倒是秦校尉更加令人担心。”

    秦恭面色一怔,心尖忍不住打起了鼓。

    杨思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新主柳羲,如果他不满了,新主那边也不好过。

    秦恭不知道自己哪里惹杨思生厌,忐忑地拱手。

    “恭年幼无状,还请先生指点一二。”

    杨思见他面色苍白,一副被吓到的模样,心中那点儿恶趣味得到了极大满足。

    他动手将秦恭扶起,“秦校尉这是做什么?思方才只是陡然有感,并无他意啊。”

    可他冷不丁来一句,还蛮吓人的。

    秦恭心中打着鼓,忍不住去想自己近些日子的举动,是不是犯了杨思的忌讳。

    杨思笑着眯眼,对待秦恭的态度与往常没什么不同,多少让后者安心不少。

    送灵队伍从早晨出发,直至金乌西坠,天地颜色黯然,这才抵达山瓮城。

    山瓮城易主,现任主人是许裴。

    许燕筱缓步走到城下,双目冷淡地望着略微焦黑的城门。

    她的脑海浮现那日逃亡时候看到的火光,焦黑的痕迹正无言诉说那一夜惨烈的鏖战。

    许裴白白等了一整天,晚膳都吃了,这才接到许燕筱抵达的消息。

    他忍下内心的火气,重新挂起精心准备的表情,身着素白衣裳,情真意切地为许斐奔丧。

    为了恶心许斐,他还准备一篇辞藻华丽无双的祭文。

    许裴哭了半晌,帐下臣子也跟着红了几轮眼睛。

    唯独许燕筱无动于衷,好似看着一出猴戏。

    “伯父,还请您节哀顺变。莫要哭了,否则父亲走得也不安心。”许燕筱仍旧面无表情,她用涩然地声音道,“您与父亲感情笃甚,奈何时局如此,逼不得已才会同室操戈。父亲兵败之后,绝望自缢,母亲要与他生死相随,也先一步离世……这都是命啊,伯父无需太伤心。”

    许裴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令文一事,我难逃其咎啊。”

    说罢,他又是一阵痛哭。

    许裴扮演一个痛惜侄女的伯父形象,对着许燕筱有求必应。

    殊不知,许燕筱却在这个时候给他挖了个坑。

    她面色正常地陪同许裴入城,时不时还安抚许裴,配合他演出。

    直至——

    “呀,地上这些血——”

    先前视线昏暗,如今到了亮堂的议厅,众人才发现地上出现不少痕迹浅淡的血脚印。

    顺势看去,这才看到许燕筱双足穿着一双早已破烂的草鞋,罗袜上全是血水和淤泥。

    众人看一眼都疼,这人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

    许裴心下一怔。

    许燕筱羞惭地垂头,“伯父沉溺伤痛,无心顾及外界,侄女也不想用这等小事劳烦伯父……”

    烛火燃烧,许裴觉得面子有些拉不下来。

    如果他是真的关心侄女,怎么会连对方赤足走了这么远的路,磨破了脚底板都不知道?

    说白了,不过是作秀而已。

    如果说许燕筱只是让他觉得有些膈应,那么姜芃姬的来信却让他气得原地爆炸。

    距离许斐下葬数日之后,许裴终于收到心心念念的回信。

    许裴从信使手中取走密信,打开细看。

    一旁,韩彧和程巡对视一眼,后者眼底带着些疑惑,前者却是凝重。

    信使一来一回的时间也太短了。

    除非信使在半道上预见姜芃姬!

    韩彧眉头深皱,他已经预见结局了。

    果不其然——

    许裴的火气比想象中还要重,只见他一掌拍在桌案上,气得肩膀都在颤抖。

    “岂有此理——柳羲还真是狂妄到没边了——”

    许裴气得将信函丢了出去,桌子也掀开。

    韩彧将信函捡了回来,余光瞟了一眼上面的内容。

    九州四海,我要十成!

    区区八个字,道尽野心,嚣张和桀骜之气扑面而来。

    这不仅仅是她的目标,还是她对许裴的宣战——许裴的治地就在九州四海境内。

    她要十成,许裴只能为零。

    许裴写信去求和,她却回了这么一封信,堪比打脸。

    “九州四海,她要十成?这话,古往今来有几个人敢说?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许裴怒气不减。

    程巡也凑上来看到信函内容。

    他蹙眉道,“哗众取宠罢了,饶是前朝太祖也不敢这么狂妄。”

    许裴想和她一起分蛋糕,人家却想一口吃下整个蛋糕,不怕被噎死?

    韩彧却没有言语。

    程巡的话让许裴稍稍好受,不过一想起求和建议是程巡出的,他的脸色就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