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36:伐许裴,诸侯首杀(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不管是盛世还是乱世,人才都是一个势力发展的中坚力量。

    姜芃姬的谋士和武将全靠坑蒙拐骗,黄嵩靠本家原氏外戚以及风珏的人脉网络,许裴这边自然也不例外。相较于前两者人才结构的层次不齐,后者的人才来源渠道就比较单一。

    帐下众臣,除了少部分是许氏的附庸,其他都是各地颇具名望的名士,极少有寒门子弟。

    哪怕有,多半也是坐冷板凳的命。

    无论文臣还是武将,想要受到许裴重用,除了才华还需要家世。

    这一点,除了少数人,大多人包括许裴本人都觉得没毛病。

    别看许裴重用世家而轻慢寒门,但他对外的声望可比姜芃姬好听多了。

    他为了经营名声,经常去拜访各地名士,做足了礼贤下士、求贤若渴的姿态。

    名声打出去了,人人都说他好,那剩下的就好办了。

    似一朵盛放的鲜花,逸散出来的花香吸引了无数寻求花蜜的蜜蜂。

    名士归顺,人才主动上门。

    一番挑拣,许裴的文官班底基本成型。

    许裴是个挑剔的人,略有强迫症。

    文臣大多出身高贵,武将总不能全是五大三粗的莽夫吧?

    所以,许裴的武将班底也是全明星阵容,豪华无双。

    好比眼前的谢则,出身嬛佞谢氏,家世方面力压一众武将谋臣,几乎能与主公许裴比拟。

    若是搁到二十多年前,嬛佞谢氏最鼎盛的时期,怕是许裴也要矮他一头。

    不管从哪方面说,许裴都是个会经营的人。

    当然,会经营不意味着一定能成功。

    拿着一副绝世好牌却打出最烂的局面,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军师不吃么?可是军营食物太糙了?”

    谢则嚼着菜干下饭,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两大碗,动作干净利落,食盘比他脸还干净。

    吃了八分饱,他才停下筷子。

    见韩彧心事重重,没什么胃口,忍不住关心一句。

    韩彧回过神,神色讪讪。

    “不,彧担心别的事情,一时间想得太入迷了。”

    他下筷吃了两口,粗糙的米粒还有些生,冷硬的菜干让他有些不适。

    余光瞧见谢则的食案,空空如也,只剩一碗飘着蛋花的清汤。

    二人的食物是一样的。

    韩彧食不知味,谢则吃得相当开心。

    “谢校尉不拘一格,倒是让彧惭愧了。”

    韩彧几乎是强迫着自己将食物吃完,越是如此,越是欣赏谢则。

    谢则也不傻,几乎秒懂。

    他笑道,“习惯了,军中伙食已经算不错。”

    谢则出身高贵,但谢氏以武传家,自然和其他世家不同。

    在推崇儒家的大环境下,谢氏子弟大多都是兵家,学习的书册也多半和兵策有关。

    如今天下大乱,谢则经由好友推荐入了许裴帐下,年纪轻轻却已是帐下第一武将。

    “军师方才为何发愁?”谢则问道,“若是不弃,军师可以说出来,则与您一同参详。”

    “此事与谢校尉有关。”韩彧说道,“柳羲带兵南下,直指浙郡沪郡等地,大战一触即发,几乎避无可避。依彧之见,仅凭主公一方势力,怕是难以抵挡柳羲锋芒。主公帐下诸人又轻视柳羲,这般心态,怕是要吃上大亏。私心想着……或许可以寻找同盟,用结盟牵制柳羲。”

    姜芃姬用合纵连横破解僵局,韩彧自然也能用同样的方法让她吃瘪。

    二打一总好过一打一啊。

    谢则沉吟半晌,问道,“军师想与黄嵩结盟?”

    许裴周围的诸侯,不是不成气候就是和他有怨。不成气候的多半被许裴吞了,结怨的——例如被吃掉半个漳州的杨涛——人家没扛起斧头打你就不错了,还想结盟去打姜芃姬?

    远一些的势力,唯有黄嵩和邻国中诏聂氏。

    聂氏暂时出局清理内政了,一时半会儿无法入局,数来数去只剩一个黄嵩。

    说起来,黄嵩想打姜芃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韩彧点头,他道,“柳羲与黄嵩在沧州谌州之事结怨,虽然顺利解决了,但矛盾还在。若非顾全大局,他俩必有一战。若是主公出事,下一个被清理的诸侯必然是黄嵩。他帐下谋士大多都清醒,不会不清楚其中的厉害。黄嵩与主公,已是唇亡齿寒的关系了。”

    姜芃姬干掉许裴,下一个就干黄嵩。

    如果现在黄嵩去帮许裴打姜芃姬,那就是二打一,胜率高。

    若是等她收拾了许裴,黄嵩就孤掌难鸣了。

    出于利益考虑,许裴和黄嵩结盟的可能性不低。

    谢则道,“按理说是可行的,不过——黄嵩此人奸诈,未必会答应。对他而言,倒不如学那渔翁,等主公和柳羲斗得不相上下、难舍难分了,他再寻机出手偷袭——”

    如此一来,一下子重伤两个对手呢,更划算。

    韩彧心情沉重地拧起眉头。

    谢则笑着道,“军师很忌惮柳羲呢。”

    许裴帐下的文臣武将对姜芃姬那边的草台班子看不上,韩彧的画风却和旁人不同。

    “彧与柳羲年少时候有过交集,那人不能以常理度之——”

    说到这里,韩彧顿了一下,没有继续往下说。

    不论姜芃姬走得多么远,韩彧一想起这家伙,脑子里便蹦出来当年上游流下的洗脚水——

    凸(艹皿艹)艹!

    总有一天,他要喂回去!

    谢则应和道,“唉,阵前轻敌乃是大忌,军师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

    对此,姜芃姬毫无所知,哪怕知道了也不怕。

    打仗又不是比拼家世的回合制游戏,哪家家世分数高,谁就能赢?

    若是如此,天底下还有穷人出头之日?

    姜芃姬正在开会。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打仗之前做好功课很有必要。

    为了振奋士气,众人还喜欢一面分析敌人,一面将他们踩到地上。

    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从许裴开始分析,然后依次挑拣出比较出名的文臣武将。

    韩彧不用说,老熟人了。

    卫慈可是他的同窗啊,连对方几岁梦泄都晓得,更别说其他了。

    近些日子活跃公众视野的程巡是程远的兄长,难度同样不大。

    另外几个德高望重的名士,他们出仕许裴之前的事迹也被查到了。

    查不到的,卫慈这个“百科全书”也会补充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