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37:伐许裴,诸侯首杀(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说完了文臣说武将,许裴帐下武将比较出名的,全部捡出来分析一遍。

    “谢则?”姜芃姬念了一个人名,“东庆境内姓谢的,出身又好的,倒是不多。”

    因为许裴的强迫症,帐下得用的人全是家世好的。

    谢则能在许裴帐下武将排前三,家世必然不低。

    杨思和许裴打了两年交道,基本摸清了对方势力的底细,但关于谢则的描述却不多。

    卫慈瞧了一眼李赟,对方被他看得莫名其妙。

    “谢则?若是没有记错的话,此人可是出身嬛佞谢氏?”

    听到“嬛佞谢氏”四个字,李赟忍不住支长了耳朵,那可是养育父亲谢谦的家族啊。

    姜芃姬瞧了一眼手中的册子,根据上面的情报,谢则的确和嬛佞谢氏有关。

    “应该是的。”

    因为李赟的缘故,姜芃姬也了解过嬛佞谢氏,不过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按照柳佘的说法,二十多年前发生了一桩事情,嬛佞谢氏和琅琊王氏几乎同一时间淡出公众视线。同样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两家慢慢召回在朝中担任要职的子嗣,只剩一些闲职。

    “很久没瞧见嬛佞谢氏子弟了,没想到他们竟然悄无声息支持许裴——”

    姜芃姬撇了撇嘴,深深怀疑柳佘对嬛佞谢氏这个世家的判断。

    明明自己才是潜力股啊,这会儿却投靠了对家。

    “其中应该有内情的。”卫慈笑道,重生一世最大的金手指,大概就是很了解各家各户的八卦,“若是慈记得没错,谢则和信昭公是连襟呢。出仕信昭公,多半也有姻亲关系在内。”

    与其帮着外人,不如帮着自家亲戚啊。

    “连襟?”姜芃姬诧异。

    卫慈道,“许裴之妻出身嬛佞世家,她是长女,嫡亲的幼妹被许配给了谢则,故而是连襟。”

    今生出了很多变故,导致不少事情和前世都有出入,但大部分人际关系还是没变的。

    姜芃姬道,“原来是这样。”

    卫慈又道,“说起来,这个谢则和汉美也有些沾亲带故呢。”

    被点名的李赟一脸懵逼。

    人生的惊喜在于冷不丁就多了一门亲戚。

    现场的氛围轻松得不像是战前分析会议,更像是一场八卦交流会,众人听得津津有味。

    李赟的身份不是秘密,但他也不会到处宣扬啊,故而不少人还是不了解的。

    万万没想到,众人眼中很励志的穷小子李赟,竟是根正苗红的高富帅。

    “汉美之父谢谦,本是谢氏嫡支长子。如今谢氏族长是谢谦的嫡亲弟弟,谢则是族长的嫡子,论辈分,汉美可是他的堂兄。”卫慈道,“谢氏族长有五子三女,谢则排行第五。”

    众人诧异,望向李赟的眼神更加炽热了。

    “这么说来,要是谢谦伯父当年没有出事,咱们汉美也是谢氏根正苗红的族长继承人啊。”

    典寅一面调侃一面拍着李赟的肩膀,姜芃姬也附和了两句。

    补上出身家世的缺陷,李赟可不就是直播间观众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

    李赟讪讪地道,“当年那事,怕是父亲心中过不去的坎,此事不宜多提。”

    谢谦为何被谢氏除名?

    李赟心知肚明。

    全赖那个占了母亲身体的妖孽的锅!

    当年,谢谦带着李赟和王慧君去河间郡求见了尘大师,希望能产出鸠占鹊巢的妖孽。

    岂料妖孽提前一步发现,抢先一步出手,试图杀害谢谦灭口。

    出事之后,她反而拿出“铁证”诬赖谢谦杀妻潜逃,另一面攀上了东庆皇帝的龙床。

    谢氏被逼着交出谢谦。

    起初,谢氏还一力硬挺谢谦,一面寻找谢谦,一面和东庆皇室周旋。

    不过穿越女的手段层出不穷,靠着系统给的东西布下数次仙人跳。

    谢氏逃得过一次逃不过第二次,最后为了收场,只能退让一步将谢谦除名。

    姻亲王氏则深感无脸见人——王氏最尊贵的贵女竟然甘心当了马夫后代的妾,丢不丢人——在琅琊王氏看来,东庆皇室的先祖就是马夫,坐上龙椅穿上龙袍也是上不得台面的马夫!

    穿越女开开心心爬上龙床,进了皇宫宫斗。

    她那些谄媚惑主的手段,全部传入东庆各家耳中。

    花样百出,简直比坊间小黄书还刺激。

    王氏贵女啊,还是双姝之一——竟然当着宫娥的面,为君王脱衣起舞,主动用嘴用手帮对方纾解,口中说那些污言秽语。王氏深感丢人,只能选择隐退,用时间淡忘丢人的“王惠筠”。

    不退隐不行,总不能让旁人误以为王氏家教就是这样,只会教出堪比流莺妓子玩意儿吧?

    东庆有四大高门,上阳风氏、琅琊王氏、嬛佞谢氏以及沧州孟氏。

    四家之中,风氏、王氏、谢氏传承时间最悠久。

    王氏可受不了这种委屈,太丢人了。

    “王惠筠”不要脸,其他王氏女还要脸呢。

    李赟都这么说了,众人自然不会抓着追究到底,顶多对他露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笑容。

    接下来的八卦会议……呸,战前分析会议,基本以卫慈为中心。搜集过来的情报都没他详细,说起各家关系、各人脾性和经历,情报上面写的他都知道,情报上面没写的他也知道。

    真“百科全书”!

    不止帐下武将文臣听得津津有味,观众们也听得开开心心。

    甚至有个观众说——

    【要是慈美人在我们这个世界,什么第一狗仔,通通不是对手!】

    姜芃姬无意间瞄了一眼,暗自为他心疼一把。

    散会之后,她提前关了直播间,偷偷问卫慈,“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卫慈可疑地顿了顿。

    “主公这是嫌弃慈多舌了?”

    家长里短这么清楚,范围横跨天下五国。

    他不等姜芃姬开口,说道,“不过是以前太闲了,多了解了解各家情况,方便处理罢了。”

    男帝有皇后可以帮忙处理大臣命妇间的琐碎事情,轮到女帝就有些尴尬了。

    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卫慈都是暗中折腾好了,再将折子转递给陛下的。

    久而久之,想不了解也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