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38:伐许裴,诸侯首杀(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见周遭没有旁人,姜芃姬刻意压低了声音,笑意盈盈地调侃他。

    “得此贤夫,夫复何求?”

    霍地一下,热度从卫慈的锁骨爬上了他的耳根,将他窘得神情不自然。

    姜芃姬就喜欢看卫慈露出这般窘迫的模样,每次瞧了都会觉得心情倍儿棒。

    她见好就收,笑着转移了话题。

    “汉美也是可惜了,若是没有妖孽作祟,兴许他这会儿就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呢。”

    好好的人生赢家,愣是被一个脑子拎不清楚的穿越女祸害成这样。

    谢谦可怜,李赟可怜,真正的王惠筠更是比窦娥还冤枉。

    姜芃姬看过王惠筠的遗稿拓本,论才华天赋,当世名流也差她一筹。

    兴许数百年之后,她还能成为后人口中称赞传扬的才女。

    如今么——

    估计只剩“疑似有才的荡妇”了吧?

    毫无理由地婚内出轨,狠心杀夫杀子未遂,发神经勾引了皇家三兄弟,跟了兄长又跟了篡位的二弟,最后还和三弟昌寿王来了一炮。不惜和家族翻脸也要自甘为妾,后人想将她的故事改编成电视剧,连洗白都无从下手。姜芃姬不知道该说穿越女没脑,还是系统太恶心。

    恩恩爱爱的楷模夫妇,不仅阴阳相隔,一家三口更是分崩离。

    要是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哪怕上穷碧落下黄泉,她也要让穿越女偿还。

    她正替李赟一家可惜,卫慈的话却让她愕然。

    “妖孽?什么妖孽?”

    他露出不解的神色。

    姜芃姬这才反应过来,卫慈还不知道穿越女的坑事儿。

    她蹙着眉头,大方地和卫慈分享这一则八卦。

    顺便,她也想知道卫慈那一世有没有系统介入。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好似缺了几块重要碎片的拼图。

    “汉美的母亲王惠筠,生产的时候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妖孽夺舍占了身体。谢谦察觉出枕边人换了芯子,试图借助了尘大师除去妖孽。不过,妖孽也算有本事,提前一步察觉风声,先下手为强设计埋伏谢谦和尚在襁褓的汉美。谢谦侥幸逃生却不幸失忆,他和汉美流落到了丸州。妖孽用王惠筠的身体,一女侍奉两君一王,生一子一女。儿子是东庆四皇子巫马君,女儿就是后来被我父亲收养的柳嬛。这之后,妖孽又攀上了中诏皇帝,弃了贵妃之位,去中诏故技重施占了杜氏长女的身体,入皇宫当了皇后——哦,对了,她还写了蛮出名的《女四书》。”

    这则八卦砸得卫慈当场懵逼。

    幸好姜芃姬提前关了直播间,不然卫慈茫然错愕的表情,岂不是被别的小妖精看了去?

    半晌之后,卫慈才找回了理智。

    妖孽夺舍什么的——

    他本人能从未来重生回年轻时期,如此怪异的事情都发生了,更别说妖孽夺舍了。

    卫慈仔细回忆李赟相关的内容,肯定地道,“据慈所知,倒是没这个妖孽的痕迹。想来,冥冥之中真有一只名为‘命运’的手,推动着一切吧……更改命数,岂是那么容易的——”

    姜芃姬敏锐地察觉出不对劲。

    “子孝的意思……纵无妖孽横插一脚,汉美的命轨也不曾改动?”

    没有妖孽插手,按理说李赟就该是名正言顺的谢氏宗子啊。

    “确实如此,据慈所知,汉美始终都是‘李赟’而非‘谢赟’。”卫慈点头,证实了姜芃姬的猜测,“这事儿还要从汉美上一代说起,虽无妖孽作祟,但谢谦夫妇的命同样坎坷。”

    卫慈那一世并无穿越女或者系统干涉。

    世家依旧昌盛,但东庆皇室同样烂到了根子。

    东庆皇室的传统是什么?

    只有别人想不到的,没有他们不敢做的。

    杀兄夺嫂、玷污臣妻、银辱庶母——

    怎是一个乱字能概括?

    不过,皇帝只敢欺负欺负寒门出身的臣子。

    面对皇权,寒门庶族能有什么抵抗能力?

    哪怕污了他们妻子,他们也掀起不起狂浪。

    某年考评大选,昌寿王出资举办雅集,谢谦夫妇正好也在上京,他们也收到了请柬。

    巧的是皇帝也白龙鱼服,雅集上对绝色佳人王惠筠一见钟情。

    自此茶饭不思,辗转反侧。

    奈何谢谦夫妇后台太硬,哪怕是皇帝也不敢随意伸手。

    皇帝身边有个宦官为了讨得圣心,悄悄给他出了个馊主意。

    举办游猎活动,借着游猎支开谢谦,再让皇室贵妇将王惠筠骗来,迷昏了让她就范。

    本以为王惠筠会为了家族名声不敢声张,吃下这个哑巴亏,岂料她心气极高。

    皇帝失手打死了王惠筠,谢谦察觉真相,恨得失去了理智,埋伏猎场弑君。

    虽然善后做得不错,但难保不会东窗事发。

    为了不牵连家族,他只能带着儿子做出失足坠崖的假象,借用假死隐匿山林。

    皇帝死后,谥号庆炀帝。

    庆炀帝的二弟——河间恭顺王又杀了大侄子,篡位登基。

    东庆皇室覆灭,谢氏和王氏功不可没。

    虽然有穿越女横插一脚,但谢谦一家的命运和前世并无太多差别。

    若非如此,卫慈也不会一直没发现李赟和前世的区别。

    “谢谦也是不容易——”

    听了卫慈的话,姜芃姬对谢谦多了几分同情。

    “主公说的那个妖孽,如今藏在何处?”

    姜芃姬哑然失笑,问道,“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想跑去除妖啊?”

    卫慈老实点头道,“慈略懂玄术,虽比不得了尘大师或者六如真人这等世外高人,但——”

    姜芃姬脑补一番卫慈扛着桃木剑、揣着符纸去抓鬼除妖的模样,顿时失笑出声。

    “子孝,你还是乖乖给我当谋士好了。那妖孽早被我摁死了,还轮得到你来英雄救美?”

    姜芃姬是不知道卫慈玄术水平,不过他连阴阳玉佩的异常都没发现,估计也只是三脚猫的水平。要是碰上那个穿越女,别说杀妖除害了,兴许早被妖孽摁在地上失了清白——

    她家的青蛙她来煮就行,旁人莫说碰一下,哪怕是想一想都不行的。

    卫慈面色讪讪,颇为幽怨地看着姜芃姬。

    过了一会儿,姜芃姬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问他,“这世上真有玄术?”

    她信奉科学,但对于鬼神也蛮感兴趣的。

    “自然是有的。”卫慈看穿她的心思,补充道,“信则有,不信则无。”

    姜芃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