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39:伐许裴,诸侯首杀(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请主公阅览。”

    调戏完卫慈,该做的正事还是要做的。

    远古时代打仗讲究一个师出有名,通俗来讲开战必须要有正当理由。

    有了理由,官方还要很正式地通告天下。

    姜芃姬把檄文的事情交给了亓官让,自己当了甩手掌柜。

    让她说说大白话还行,让她写文言文,实在为难人。

    远古时代的文人骂人,基本不带脏字儿,既要骂得文雅内敛,又要骂得酣畅淋漓。

    亓官让也没让她失望,这篇檄文像是爆发了小宇宙,写得极其毒辣。全篇千余字,字字踩人痛脚,句句诛心戳肺,每一件黑料都有实锤,从罪行到罪名,让人辩驳都没处辩驳。那股狠劲儿,恨不得把人祖宗十八代的坟墓都掘出来,让人看了就想吐血,姜芃姬就喜欢这款。

    姜芃姬看得很满意,直播间观众一边吃瓜一边看直播间大佬翻译。

    看过之后,众人表示这篇檄文貌似很普通呀。

    【益达口香糖】:虽然我很喜欢让让,但这篇檄文真心挺普通,至少我看了不会生气。

    【星星彩虹糖】:附议楼上,应该不会被让让的粉丝团爆锤吧?

    【史努比】:檄文的文采值得肯定,但内容——个人觉得气不着许裴。主播,你需要一个陈琳大大。据说陈琳大大写的檄文,老曹看过之后吓出一身冷汗,涨疼的脑子都不疼了。

    观众们表示内心毫无波动。

    这点程度的骂架,他们这边十岁小孩儿都能赢啊。

    【老司机联萌】:考虑一下时代背景啊,你们以为亓官让他们骂人上来就是素质十连,问候对方父亲母亲和祖宗十八代?例如NMB、CNMB、WCNMB?檄文这种程度,已经够狠了。

    直播间观众生活在信息爆炸的时代,网络又是虚拟平台,人们可以尽情发泄内心的阴暗面,动不动就问候人家女性亲戚。远古时代的人,自然也有这种满口粗言的人,但对于亓官让这些自小就饱读诗书的文人而言,让他们开口说一句NMB,难度大概比主播一统九州都难。

    “这檄文要是发出去,文证准保要被许裴记恨。”

    姜芃姬笑着调侃,亓官让岿然不动。

    记恨就记恨,只要自家主公不输,他被多少人记恨都不用怕。

    “成,用这篇檄文吧,发出去。”姜芃姬道,“我已经能想象许裴一脸铁青,憋吐血的模样。”

    亓官让躬身道,“喏。”

    将檄文昭告天下,许裴那边很快就收到了消息。

    许裴的反应比姜芃姬想象中还要剧烈,气得胸口急剧起伏,好似一副随时闭气的模样。

    “兰亭——她柳羲真这么说?”

    许裴伸着手指指向北面,一副饱受打击的模样,不仅气得面颊铁青,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檄文已经发出来了,怕是用不了多久,天下诸侯都能知道。”

    韩彧无情地说出了事实。

    许裴面上一哽,气得想要拍桌子泄愤,不过多年家教让他忍住了。

    檄文谁不会发啊,她柳羲敢做初一,别怪他做十五。

    隔空对骂,他帐下的人才就没有输过。

    别看许裴喜欢重用世家而轻贱寒门,但他也不是无脑重用,至少他重用的世家都有真本事。

    例如帐下文臣,各个都是历年考评榜上有名的才子名士。

    要说总体文采水平,姜芃姬这边还真不够人家怼。

    一边做好舆论反击准备,一边谋划着找回场子。

    檄文都已经发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一仗不打也要干。

    许裴道,“柳羲万余先锋还在山瓮城外头驻扎着对吧?”

    韩彧道,“还在。”

    “寻个由头摘了它,卧榻之侧,岂容敌人盘桓?柳羲帐下万余精锐可抵寻常三万大军,若是任由他们在山瓮城外练兵,天下人不知会如何耻笑与我!倒不如铲除了,给柳羲些许警告。”

    许裴气呼呼地道,这会儿做决定格外干脆利落,丝毫不见平日里的犹豫。

    韩彧道,“喏。”

    任由敌人精锐待在自家地盘,找刺激也不能这么找啊。

    秦恭与许裴有弑主之仇,那小子肯定会寻机会为许斐报仇的。

    若是灭除这支先锋,一来能打压姜芃姬的气势、振奋我军,二来也能给姜芃姬一点儿警告。

    如果只有秦恭,许裴这主意成功几率极大,这万人精锐指不定就被吞了。

    然而,先锋营除了秦恭,还有辅佐他的杨思。

    杨思可不是旁人,他和许裴打了两年交道,还不清楚许裴的尿性?

    瞧见这篇檄文,他猛地一拍大腿。

    口中叱骂道,“好一个亓官文证,你倒是骂得酣畅淋漓了,可苦了思这把老骨头。”

    秦恭被他吓一跳,一脸雾水。

    程远问道,“军师这是何意?”

    杨思道,“许裴这人最是小心眼儿,文证用檄文这么骂他,他又不能找主公的晦气,可不拿我们开刀?不出意外,这两日天黑之后,山瓮城必有动静,伏击我营——此地不宜久留!”

    依照他对许裴的了解,这坑货平日里墨迹得跟小娘子一样,情绪激动的时候格外果决。

    风紧扯呼,先撤为上。

    如果是小范围打仗,万余精锐肯定够了。

    不过当初快速支援许斐,大军除了军粮和其他必需品,多余的辎重器械没有带。

    没有攻城器械,他们无法对山瓮城造成多少损失,反而会将自己赔进去。

    大丈夫能屈能伸,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战略性后撤。

    杨思脑瓜子一转就决定撤了。

    “主公大军距离沪郡已经不远,这会儿撤离,正好与他们会合。”

    秦恭哑然。

    这时候,杨思格外庆幸自家主公对情报传递的看重。

    若这封檄文传递的时间再迟两天,估计他们怎么被许裴阴死都不知道。

    “若现在就撤离,必然惊动山瓮城,惹来追击——”秦恭拧眉,建议道,“不如等天色暗下来,营地帐篷和篝火保持原样,我们再带领兵卒徐徐退之?等他们发现,我们也走退远了。”

    不出杨思所料,许裴当天就集结兵马准备夜袭。

    然而——

    扑了个空!

    等大军抵达的时候,别说人影了,连个鬼影都没剩。

    “杨靖容!”许裴第一反应想到了杨思,顿时牙疼,“他这是脚底抹了油吧?”

    说逃就逃,文人的骨气被他啃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