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40:伐许裴,诸侯首杀(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谢则瞧着脸色阴沉的许裴,主动上前请缨。

    “主公,算算时间,他们还未走远,要不要末将带人去追?”

    许裴忍下胸口哽着的那口闷气,表面上没什么过激反应,内心已经将杨思怼了无数遍。

    “当然要追,一旦追上,格杀勿论!”

    许裴一想起白天看到的檄文,心尖儿更痛了。

    他这会儿不能拿姜芃姬或者亓官让开刀,先用杨思等人抵偿一部分利息还是可以的。

    沪郡也算是他的主场了,要是让几个外来户在他的地盘上横冲直撞,他要不要面子啦?

    谢则道,“末将领命。”

    他正要走,随同而来的韩彧说,“谢校尉且慢,你对此处地形不甚熟悉,让彧一同前去吧。”

    别看沪郡整体地势平坦,但山瓮城附近的山脉颇为复杂崎岖,还是绝佳的埋伏之地。

    谢则并不熟悉山瓮城附近的地形,贸然追赶,怕是会被杨思那货戏耍得火冒三丈。

    韩彧此举让谢则心怀感激,对着他露出欣喜的目光。

    “多谢军师。”

    谢则和韩彧领兵追赶,没了专业背锅侠,许裴帐下众臣也不敢“顶风作案”,生怕触怒了主公的霉头。众人鸦雀无声,许裴瞧着篝火熊熊燃烧的敌方营帐,心中的闷气越积越多。

    “烧了烧了,放着碍眼!”

    许裴下令让人将营寨焚烧,看着大火燃起,他心中的闷气才消减了一些。

    殊不知,此处的火光蔓延而上,直冲天际,好似一轮橘日要从地平线升起。

    远处——

    秦恭凭借极强的目力,隐隐看到原先营地的方向冒出了红光,他对杨思愈发敬佩。

    “军师,你看——我们的营帐果然着火了,许裴那厮当真恼羞成怒了。”

    秦恭提醒杨思,杨思的反应十分“活泼”。

    “哈哈哈——如果不是这个反应,他许裴也就不是许裴了。”

    杨思的反应搁在敌人眼里,那是极其欠扁的,搁在队友眼里却是“可爱活泼又诙谐”。

    秦恭想象许裴气得原地跳脚的模样,心情愉悦至极,嘴角也微微上扬。

    程远见二人如此开心,不由得泼了一盆冷水。

    “依照军师所言,那许裴是个小心眼儿的,烧了营帐泄愤不说,肯定还会派兵追赶。”

    程远拧眉发愁,他们趁着夜色离开,为了不暴露踪迹,路上甚至连火把都不敢点。

    虽然众将士身强体壮,但山路崎岖难行又没有火把照明,整体行军速度受到极大的阻碍。

    许裴那边的追兵却没有这个担心,追赶速度肯定比他们快。

    不出两三个时辰,必然能追上他们。

    杨思道,“许裴当然会派遣追兵,要是不这么做,还能是心眼比针尖小的许裴?”

    反正已经撕破脸了,杨思黑起许裴,那是不遗余力的。

    程远半阖眼皮,口气凉凉地问他,“既然军师早有预料,想必也有应对之策?”

    杨思道,“实则虚之,虚则实之。”

    姜芃姬帐下谋士,诸人脾性皆有不同。

    卫慈风瑾等人先不论,杨思算是他们中间比较好相处的,偶尔也能开些小玩笑。

    “恕远愚钝,不解军师之意。”

    翻译过来,程远这话的意思就是——

    说人话,别装比。

    杨思骑在马背上,优哉游哉地抓着缰绳,身子骨似没有骨头一样随着马儿颠簸。

    “虽然不知道谁带兵追赶,但那人对山瓮城附近地势的了解,必然没有我们秦校尉清楚。”杨思十分笃定地道,“如今天色暗沉,我们前方没有堵截,但他们却要防着我们设伏——”

    程远顿时明白过来。

    “军师的意思是故布疑阵,借此拖延时间?”

    杨思道,“不止这点,还能试探追兵到底有谁。”

    秦恭在一旁认真听着,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问了一句。

    “试探追兵有谁?这也能试探出来?”

    夜色浓重,可见度太低,他们又没有点燃火把照明,斥候也无法探出对方将领是谁啊。

    “对。”杨思道,“试探几次,心里多半有数了。如果是普通人,故布疑阵自然能发挥大作用,我们还能趁机埋伏一波。若是对上韩彧这等人物,顶多骗一会儿,更遑论设伏偷袭了。”

    换而言之,他们可以根据敌人的反应速度判断对方领头人物难不难缠。

    杨思喟叹道,“思与文彬打了数年交道,彼此颇为了解,若是他追来,怕是有一场苦战了。”

    秦恭道,“军师定然不会输他。”

    杨思厚着脸皮笑道,“这是自然的,韩文彬还是太君子了,他自然是斗不过思。”

    秦恭和程远听后,诡异地沉默了一下。

    杨思这话的意思……岂不是说他比韩彧更加不要脸?

    秦恭对山瓮城附近的地势十分了解,毕竟他曾带着帐下士兵在这些地方练兵。

    为防止敌人先一步堵在前面,秦恭还精心挑选了一条适合埋伏但又不能抄近路的路线。

    这一夜注定是惊心动魄的。

    “果然是杨靖容的手笔,这手虚实玩得倒是不错。”

    借着火把的光芒,韩彧勉强能看清周遭的地势,此处乃是一处山坳,外窄而内宽,极其适合埋伏。韩彧不敢用将士性命去赌博,只能派人探查一番,斥候回禀山坳附近有埋伏的痕迹。

    若斥候没有发现什么,韩彧还有些担心,但他们却说发现了埋伏的人影,他反而不担心了。

    “韩军师,莫非山坳那边的伏兵——”

    “伏兵?”不等谢则说完,韩彧很是笃定地道,“怕是没有。”

    如果是别人,这处山坳的确是设伏的好地方,但杨思这人不同,他最喜欢反其道而行之。

    在旁人看来不可能设伏的地方,他反而喜欢弄些手脚,打人一个措手不及。

    谢则蹙着剑眉,一面命令大军暂停休整,一面让人进入山坳试探虚实。

    正如韩彧猜测的那样,斥候查到的人影只是杨思设下的迷障。

    山坳两旁虽有埋伏痕迹,实际上却没有伏兵,有的只是堆砌的石堆和枯枝杂草,夜色掩盖之下,极难分清那到底是人影还是其他,影影绰绰,倒是挺能糊弄人,至少斥候是被骗了。

    韩彧拧着眉头,声音低沉地道,“继续追,若是天亮还没追到人,大军可以准备返程了。”

    谢则为难道,“若是如此,主公那边——”

    韩彧道,“没事,彧会向主公说明一切。”

    夜色黑沉,杨思那边不敢点燃明火,行军速度大大降低。

    一旦天亮了,视线不受阻碍,他们还不撒欢了疾行?

    届时想要追上,基本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