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43:伐许裴,诸侯首杀(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亓官大佬忌惮卫慈美人,貌似还很不满,啥时候的事情?

    “主公便无一丝怀疑?”

    姜芃姬知道他说的怀疑是什么,她笑着道,“子孝身上藏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与我有关。正因为这个秘密,他才会不远千里投奔我,尽心竭力辅佐我。不过,因为秘密并未公开,所以文证对他保留一定怀疑也是正常的。若是你想听,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你愿意相信——”

    亓官让面露一瞬的错愕,旋即恢复常色。

    “不了——主公心底有数即可。”他摇了摇头,心底的芥蒂虽未消失,但也不似先前那么沉重了,“主公这般信任子孝,若他还敢有二心,让第一个饶不了他,必会将其铲除。”

    姜芃姬笑道,“文证太小看我了。”

    亓官让严肃道,“并非不信主公,而是——”

    他顿了顿,没说出剩下的话。

    男女情爱容易令人头脑发聩、失去理智,不然的话,枕头风怎么会如此奏效?

    吃瓜观众看了个热闹,当着主播的面说“铲除卫慈”这类话,亓官大佬真是勇士。

    哪怕是表忠心,但他不怕以后被穿小鞋么?

    想想亓官让平日低调谨慎的作风,观众们一致认定他不是喜欢作死的人。

    他敢这么说,必然有一定把握。

    例如——

    姜芃姬对他的信任,绝不亚于她对卫慈的信任。

    兵马整合完毕,姜芃姬不敢耽搁,直接带兵出发。

    杨思一不留神给自己挖了个坑,险些将自己给活埋了。

    韩彧借用烽火向栖川平原驻兵传递消息,杨思等人还未抵达栖川平原边境,驻兵已经整合兵力准备拦截。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杨思放弃了突围的打算,这时候突围就是找死啊。

    敌人已经有了准备,偷袭起到的作用远没有预料中那么大。

    哪怕能成功突围,耽误的时间足够韩彧带兵追来,届时就要面临前后包抄的尴尬窘境。

    与其如此,倒不如和他们躲猫猫,拖延时间。

    杨思这个流氓战术,搁在游戏里有一个术语——放风筝。

    秦恭是主张突围的,程远也是,谁也不想坐以待毙。

    二对一,杨思的决定就显得奇怪了。

    因为“五味”这个马甲,秦恭对杨思十分恭敬,哪怕二人思想相左,他也会认真请教。

    杨思赏给秦恭一枚“孺子可教也”的眼神。

    他道,“栖川平原的烽火,不止许裴的军队能看到,我们主公也能看到。”

    秦恭诧异,“可是军师……近日来似乎没收到主公那边的消息啊……”

    想要瞧见烽火,那么主公军队距离沪郡就不能远。

    不过秦恭不记得接到任何关于主公行军的消息啊。

    杨思笑道,“奉敬莫非忘了檄文?算算檄文从主公那边传来的脚程,距离也差不离了。”

    秦恭眸子亮了一下,好似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程远问道,“杨军师的意思,主公会派兵支援我等?”

    杨思道,“对,至少有六成以上的把握。主公帐下的人精可多了,瞧见栖川平原境内的烽火,他们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准保猜出我们的窘境,肯定会派遣兵马接应支援——”

    援军抵达之前,杨思要尽可能保全战力。

    说不定还能反杀一波呢。

    杨思这胆子就是比天还大,明明已经陷入朝不保夕的境地,他还能乐观去想反杀敌人。

    秦恭为难道,“不过,栖川平原地势平坦,不容易匿藏啊。”

    杨思道,“这个不用担心,山人自有妙计。”

    于是乎——

    谢则这边追到一半把人追丢了,斥候几经查找,根本找不到敌方行军痕迹。

    “万把余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他们还能插了翅膀,集体升空不成?”

    斥候心中暗骂,硬着头皮将这个消息传给了韩彧和谢则。

    分明快追上了,那些兔崽子却一溜烟没了人影。

    韩彧听后,沉吟半晌,哑着嗓子问,“附近可有河流?”

    斥候想了想,说道,“的确有一条。”

    “河水深不深?有多宽?”

    斥候也没下去查过,不知河水有多深,但宽度知道。

    “河宽两丈有余,不知深浅。”

    韩彧忍着跳动的青筋,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

    “去查一下。”

    谢则明白过来了,“军师怀疑他们渡河,借此掩藏了行军痕迹?”

    很快,斥候又回来禀告消息。

    河流因为地势缘故,河床积沙不多,最深地方也只到成人胸口。

    韩彧头疼地道,“借水遁逃,杨靖容真是什么都做得出。”

    如今又不是寒冬或者深秋,河水清凉,下去游一波还挺爽的。

    “顺着水流找,密切注意烽火动向,一有敌人踪迹,即刻禀告。”

    万万没想到,杨思没有选择突围,反而避开了栖川平原驻兵,选择躲猫猫了。

    若非韩彧教养实在是好,搁到一般人身上,估计要破口大骂,狠狠问候一句了。

    玛德,要不要脸!

    谢则道,“军师勿气,又是行军又是泅水,他们必然撑不了多久。”

    照这个折腾的节奏,不用他们出手,他们自己要把自己折腾累死。

    韩彧面色凝重,他倒是觉得杨思敢这么折腾,必有依仗。

    “秦校尉,你还好吧?”

    杨思是个“柔弱”的文人,他还不怎么懂水性,一路靠着兵卒扛着游过来的。

    除了衣衫湿了,倒是不怎么狼狈。

    相较之下,秦恭这个标准的武将就有些狼狈了,气喘吁吁,面颊通红,额上还冒着热汗。湿漉漉的衣衫黏着难受,但又不能将盔甲脱下来,以免敌人突来出现,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无事。”

    秦恭调整呼吸,余光瞥了一眼其他兵卒。

    他们稍稍休整便恢复正常脸色,似乎对这样的行为十分熟悉,一个抱怨的都没有。

    杨思一眼便看穿他的心思,笑着道,“主公说给你一万精锐,绝对不会掺水。”

    稍微休整片刻,大军重新出发。

    他们顺着河流泅水,速度倒是极快,一时半会儿敌军也追不上来,杨思想着下一步该怎么走。主公援军抵达也需要时间,他要尽可能拖延,白天躲猫猫,晚上藏匿山脉修养气力。

    有了大致思路,杨思的心情又恢复愉悦。

    像他这样的性格,一旦落入敌人手中,绝对会被先斩后奏。

    解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