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44:伐许裴,诸侯首杀(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呸,那些个孙子也忒会跑了——”

    敌人上蹿下跳,他们也跟着到处跑,明明好几次都要将人围堵起来了,偏偏又给溜了。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几次下来都是这样!

    韩彧等人沉得住气,但底下的兵卒却心浮气躁起来,火气蹭蹭上涨,个个像是吃了炸药。

    “少说两句吧,若是不慎被谢校尉或者韩军师听到了,别人也要跟着你吃挂落儿。”

    提及韩彧和谢则,同袍终于憋住了,只是面色不佳,瞧着似茅坑石头一般臭。

    尽管韩彧没有亲耳听到这些声音,但大军整体气势越显颓靡,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谢则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真心怀疑杨思等人是不是在脚底下装了一对风火轮,上天入地溜着他们玩?

    好几次都能来一个瓮中捉鳖了,他们总能用超乎常人正常思维的方式脱困。

    躲猫猫玩上瘾了?

    相较之下,韩彧倒是镇定多了,丝毫没有急上火的意思。

    谢则几次想说出口,几番迟疑之后,还是将想说的话咽回肚子。

    直至如今,谢则终于忍不住了。

    他担忧地蹙着眉头,“韩军师,我军将士士气颓靡,长此以往下去,怕是要生乱子。”

    “长此以往?”韩彧反问道,“谢校尉觉得这个‘长此以往’能有多久?”

    谢则怔了一下,正要脱口而出,倏地意识到什么,不由得怔在原地。

    韩彧面上挂着笑,眼底却是冷光闪烁,他语调一如既往的冷静,好似杨思躲猫猫、放风筝的举动未曾给他带来困惑。他道,“他们轻装简行,根本带不了多少粮草辎重。万余大军并非小数目,一日口粮便是个极其巨大的数字。纵使每个人都带了口粮,一人又能带几日的?”

    他们在后面追,杨思等人在前面逃。

    因为烽火示警,杨思等人踪迹难以遮掩,无法在一处地方逗留太久。

    他们只能不停地更换位置,行军躲藏,以求避开斥候耳目。

    长时间绷紧神经,四处逃命,无形之中增大了兵卒对粮食的需求,进一步消磨士气。

    原先能支撑四五日的口粮,兴许两日都支撑不住。

    看这情形,好似杨思耍着他们玩,但最先崩溃的,必然是粮食短缺的那一方。

    杨思他们没有粮线支持,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要么饿得没有战力,要么在饥饿逼死他们之前抢先突围,两军正面刚一波。

    “谢校尉,你不用急,因为你的敌人比你还要急。”

    韩彧耐心十足,不急不缓地对杨思他们施加压力,迫使他们增高逃窜频率,进一步加剧体力消耗。这既是一场攻心算计,同时也是一场两军耐力的比拼,谁先沉不住气,谁就输了。

    杨思作战风格大胆而奔放,思想总是与众不同,颇有些天马行空的意思。

    韩彧则是稳扎稳打,中规中矩却又不拘泥于固有思维,心思缜密而稳重,十分沉得住气。

    正如韩彧预料得那样,杨思这边碰见了缺粮的窘境,顶多还能支撑一日。

    过了这一日,剩下的时间只能喝水填饱肚子了。

    秦恭见状,年轻的面庞染上了忧虑。

    “秦校尉慌什么?”瞧这苍白的小脸,杨思都不忍心作壁上观了,他冲着秦恭招了招手,示意对方过来休息,别一直绷着神经,“来来来,坐下说话。这里还有一袋水,喝了解渴。”

    秦恭谢过杨思的好意。

    他是武将,身体素质可比杨思这个文人好多了。

    目前不仅缺粮还缺水,杨思的水囊还是留着给他自己喝吧。

    秦恭忍不住道,“杨军师真是一点都不急——”

    杨思说,“再有一两日就水尽粮绝了,思怎么能不急?”

    秦恭将他的表情仔细打量一番,怪哉道,“军师若是着急,怎么会如此淡定?”

    杨思反问,“难不成思急得跳脚了,粮食和水就会凭空生出来?”

    秦恭:“……”

    头一回见人把“破罐子破摔”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秦恭道,“粮食紧缺,士气动摇,最后还不成了敌人的瓮中之鳖?”

    杨思笑着去瞧监军程远,笑道,“粮食紧缺不假,但士气动摇可就夸大了。”

    秦恭怔了一下,蓦地意识到什么。

    寻常军队,莫说粮食缺得只能供应一日,哪怕还剩下半月,军心也会呈现溃散之态。

    随着粮食短缺时间逼近,必然出现兵卒私逃或者怯战情绪。

    时间拖得越久,逃兵越多,这几乎是难以避免的。

    举个现成的例子——

    许斐被围困山瓮城数月之久,他招募过来的“注水兵”是最先逃跑的,随着时间推移,数量达到了三万之多。他们四散奔逃,流落他乡成为暴徒,危害百姓。之后就是有资格领军饷的兵卒,然后才是亲信部队,危难关头还愿意留下来同生共死的,基本都是忠心耿耿的精锐。

    秦恭这几日一直绷着神经,一时间竟没有注意到这点。

    万余大军东奔西逃数日,粮草日渐匮乏,底下兵卒还未上报一例逃兵。

    这、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杨思见他神情恍惚,嘴角溢出一声轻嗤。

    “思先前便说了,主公允你统领一万精锐,那必然是货真价实的精锐。”

    秦恭心中被狠狠触动,半晌说不出一个字。

    “可、可……恭还是有负主公厚望……”

    秦恭深知万余精锐有多难得,他们都是用大把钱粮和巨大心血砸出来的。

    一下子损失一万,秦恭摘了自己脑子都抵偿不了。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要怪只能怪亓官文证,一张檄文打得人措手不及,我们才成了被殃及的池鱼。”杨思暗中咧了咧嘴,若能侥幸生还,非得打上亓官让的家门,让他赔偿一番。

    秦恭以为杨思这话是安慰他,心中的负疚感怎么也挥之不去。

    他没想到姜芃姬一上来就对他予以厚望,这份信任让他内心泛起了酸涩,同时又暖得很。

    秦恭忍了忍,绞尽脑汁找了别的话题。

    对于将领而言,再没什么比训练出虎狼雄师更加有成就感了。

    他想知道身后这万余精锐,到底是谁练出来的。

    这个问题有些难度——

    “人人有份吧——”杨思不肯定地道,“再者,精锐的诞生也不全是某个人的功劳。”

    “怎会?”秦恭纳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