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45:伐许裴,诸侯首杀(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见秦恭不解,杨思忍不住给他科普丸州集团的“常识”,免得秦恭以后闹笑话。

    “怎么不会?所谓精兵,不啻于精良兵器,还要有精锐士卒。”杨思道,“这精锐士卒,不仅要身强体壮、骁勇善战,还需纪律严明、令行禁止。做到这两点,方能称之为精锐。”

    杨思跟秦恭讲了丸州集团训练兵卒的窍门。

    身强体壮、骁勇善战,这是战力;纪律严明,令行禁止,这是军纪。

    做到前者并不难,一个字——

    练!

    往死了操练!

    姜芃姬给自家部曲制定的训练计划,一直沿用到了现在。

    练兵专挑天气最恶劣的冬夏两季,不论是盛夏酷暑还是寒冬腊月,只要没有病得起不来,爬都要爬起来练兵。形成一定气候之后,姜芃姬还会组织军演,军演项目包括各种作战环境。

    杨思余光瞥了一眼休整的兵卒,淡淡道,“莫说军粮只剩一两日,哪怕弹尽粮绝七八日,吃着野草树皮也得上。军演形同真正作战,那会儿没人当逃兵,这会儿更不会有人顶风作案。”

    秦恭听得瞠目结舌,但心底却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从未想过练兵还能这么练,所谓军演竟是真刀实枪地干,而非摆架子。

    “可是——这般严厉手段,为何无人当逃兵呢?”

    虽未亲眼见到,但经过杨思三言两语的描述,秦恭能想象出练兵的严厉和残酷。

    君王暴政还有百姓造反呢,这些兵卒竟无一人反抗或者不满?

    秦恭被杨思的话吸引注意力,一时间竟忘了先前的担忧。

    杨思笑了。

    “刚易折,柔易曲,练兵也是一样的,软硬兼施才是正道。”

    精锐不是埋头苦训就行的,不仅需要强硬的练兵手段,还需要软和的怀柔政策。

    兵卒也是人,他们不可能个个忠诚无双,更不能奢望他们用爱发电,自发自主效忠姜芃姬。

    杨思指了指兵卒,说道,“对他们而言,当逃兵或者消极怠战,代价远比战死要高。”

    秦恭瞠目。

    这到底是什么手段?

    杨思伸出两根手指,说道,“一为军纪,二为福利。”

    姜芃姬组建军队就考虑过军纪问题,甚至把军纪放在了首要位置,制定了严格的军规。

    兵卒都是泥腿子出身,几乎无人识字,跟他们讲军规军纪十分麻烦。

    姜芃姬采用暴力洗脑**,不管寒冬腊月还是盛夏酷暑,每天早中晚三次大喊军规军纪。

    自从《汉语新韵》推广,不仅百姓被要求学习韵符,军营兵卒也要学习。

    不仅要完成常规训练项目,还要跟着“政委”扫盲读书。

    政委这个职位是自家主公首创的,享受百夫长的待遇,本职工作就是教导兵卒的思想教育。

    启蒙书不是金鳞书院的教材而是兵卒熟稔于心,几乎能倒背如流的军规!

    洗脑教育还不够,姜芃姬还将军纪军规和抚恤福利、退伍福利挂钩,这招可谓阴险至极。

    兵卒一旦违反军纪,直接记录档案!

    不仅影响个人军饷和前程晋升,还会影响退伍福利或者战死之后的抚恤福利。

    打从金鳞书院建立,这两项福利又囊括了后代上学的资格。

    这一规定太要命了。

    软硬兼施之下,哪个兵卒敢逃?

    为了家眷子女,他们宁愿饿死战死也不敢违反军纪去当逃兵。

    秦恭惊得微微张嘴,脸上写满了一句话——

    还能这么玩儿?

    杨思拍拍他的肩膀。

    秦恭还是太年轻,现在就一惊一乍,以后可怎么办?

    休整一阵,斥候发现敌人踪迹,连忙将消息传回。

    杨思轻叹一声,忍着浑身酸痛,原地起身道,“秦校尉,整合兵马,走吧。”

    这场漫长的“躲猫猫”或者说“猫捉老鼠”,迟早要分出个胜负。

    又是两日,原先还镇定的韩彧面露凝重之色。

    杨思等人还是那么滑不溜丢,丝毫不见粮食短缺的窘迫,斥候也未找到半个逃兵。

    难不成,他的判断出错了?

    杨思逃跑也要带上全部家当?

    若是如此,他应当换个思路再想想,杨靖容葫芦里头到底卖什么药!

    “来人,速去询问沪郡边境可有异动——”

    不对劲,处处都透露着不对劲——

    杨思这人的脾性他了解,无利不起早,绝不可能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若是水粮充足,杨思不可能蹲在栖川平原干耗,这纯粹浪费时间,他早就想办法逃之夭夭。

    如今还在栖川平原打转转,更像是困兽之斗。

    若是如此,问题又绕了回来——

    杨思到底缺不缺粮?

    若缺粮,如何解释没有逃兵且行军速度不减?

    不缺粮,杨思的举动又让他费解不已。

    韩彧思索再三,仔细将杨思这些日子逃窜的路线连了起来。

    路线扭曲复杂,看似没什么规律,但整体却是朝着沪郡北面边境去的——

    “报——消息已经查到。”

    传信兵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

    “说。”

    传信兵道,“柳羲分兵一万直袭沪郡!”

    韩彧蓦地想通了什么,手臂不慎打翻了桌上的竹简。

    “杨靖容,你竟是打着这个主意!”

    杨思不是不缺粮,分明是他用了障眼法蒙骗旁人。

    正巧,谢则又找到一处地方,只可惜晚来一步,杨思已经带人逃之夭夭了。

    溜得比兔子还快!

    “谢校尉可检查过他们的篝火残骸?”韩彧问。

    谢则道,“查了。”

    韩彧问,“可有烹煮的痕迹?”

    谢则仔细回忆,面露为难之色,这点倒是没注意。

    韩彧干脆亲自去了一趟,茅塞顿开。

    篝火堆被弄得乱七八糟,状似匆匆逃跑留下的痕迹,实际上却是为了掩盖没有烹煮食物。

    “这障眼法倒是不错,只可惜了——”韩彧果断道,“谢校尉,整合兵马去孤胥!”

    孤胥,位于栖川平原北面山脉。

    谢则诧异,“军师,我们不抓杨思了?”

    “抓!”韩彧道,“瓮中捉鳖!”

    算算己方的脚程,绝对能赶在杨思等人之前抵达孤胥。

    第二日,晌午——

    杨思等人已经断粮两日,兵卒状态还行,但战力却不足平日一半。

    此时,孤胥近在咫尺。

    “若是不出所料,至多再有半日就能与主公会合——”

    明明快要逃出生天,还是保全全部兵力的情况下逃出生天,可他心头总有些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