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46:伐许裴,诸侯首杀(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奉敬,让大家伙儿小心一些,我这心里总不是滋味——”

    杨思疑神疑鬼地打量四周,心头盘旋着没来由的阴影,好似有什么坏事即将发生。

    秦恭道,“好,末将这就传令下去,让各营戒备。”

    程远问,“军师可是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

    杨思说,“公辽,你以为我们的对手是谁?韩文彬怎么说也是渊镜先生最得意的门生之一,想在他手里讨得便宜,总不会太轻松。轻敌乃是兵家大忌,过于轻视敌人,必然会给我们带来灭顶之灾。传令让将士戒备,勿要松懈,时刻警惕。距离孤胥不远了,别在这里翻船!”

    因为程丞和渊镜先生交好,程远偶尔也能享受渊镜先生的指点。

    在程远看来,无论那位渊博的老者教出怎样惊艳绝才的门生,全都不值得惊讶。

    清风喧嚣,树叶草木发出沙沙声。

    韩彧一袭玄色儒衫,长发束于发冠,连日来的奔波让他清瘦不少,额头的青筋清晰可见。

    他双手负在背后,清冷的目光投向某个方向,隐隐能瞧见万余兵马似蠕动的蚂蚁,朝着孤胥赶来。韩彧定睛一瞧,发现这些“蚂蚁”一改先前的松散姿态,转为可攻可守的行军队形。

    谢则也发现了变故,惊诧道,“韩军师,他们已经发现了?”

    韩彧语调平淡地道,“若是发觉了,早就掉头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怎么还会自投罗网?要是换成旁人,眼瞧着要逃出生天了,多半会因为欣喜而放松戒备,露出致命破绽。杨靖容不同,他是个谨慎多疑的人,越是这样的场景,他越是多心。这份谨慎能让他苟延残喘一会儿。”

    谢则眨了眨眼,偏首望向韩彧的侧颜。

    他总觉得自家军师并没有像嘴上说得那样讨厌杨思,不仅不讨厌,甚至还引为知己。

    不过文人组的习俗就是越是知己插刀越狠,作为武将组的他暂时体会不来。

    “若能生擒杨思,军师可以试图劝服他。”谢则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杨思之道与主公不同,再者——”韩彧勾了勾唇,扬起的弧度带着点儿讥讽,“对杨思而言,这世上没有比柳兰亭更合乎他心意的主公。若被擒,他唯有一死。”

    谢则面露不解之色,口中道,“为何如此?良禽择木而栖,杨思若被擒拿,不管是为了前程还是为了身家性命,归顺新主都是上上之选。军师先前也说了,杨思并非墨守成规之人。为求自保,改投新主有何不可?”

    韩彧也没打算详细解释。

    杨思是娼妓之子,身份比下九流还下九流,搁在主公许裴眼中,难登大雅之堂。

    若非杨思运气爆表,侥幸被客居民俗的渊镜抱走,如今的他会是什么命运?

    要么早就夭折了,要么只是青楼弄堂跑腿看场的龟公,供人呼来喝去。

    谋算天下,辅佐诸侯?

    想都不用想。

    杨思的身份注定不可能被许裴重用,他骨子里又是个敏感骄傲之人,不可能接受这种羞辱。

    韩彧了解他,所以他会给杨思一个痛快。

    另一边,杨思心中那股不详的预感越来越深,几近草木皆兵了。

    “不对劲——”

    分明是艳阳天,杨思却冒出了一身冷汗,双手死死抓住缰绳。

    “大军结阵,掉头回转!”

    此时下令,大军半数已经过了孤胥峡谷,两边山丘木林茂盛,投下阴影绰绰的阴影。

    杨思目光凝聚在高飞的孤雁身上,心下一凉。

    秦恭不疑有他,连忙下令。

    话音刚落,两旁倏地冒出了“许”、“谢”二字的旗帜,杨思看到了老熟人。

    “来了就不用走了。”韩彧居高临下地道,“靖容,数月不见,别来无恙?”

    无恙个锤子!

    杨思面上绷紧了,内心却十分不文雅地爆了粗口。

    韩彧可不会给杨思任何反应的时间,早就准备妥当的滚石从两旁山道滚落,箭矢如潮。

    他本就打算吃掉杨思军队半数以上的兵马,剩下的残兵败将再慢慢蚕食。

    按照韩彧的预料,半数大军深入峡谷,此时突然遭到头,前军慌乱之下后撤,必然弄乱军阵,引发人挤人、堵塞峡谷拗口的局面。前军来不及撤,后军无法支援,以至于秩序崩溃。

    不过——

    谢则惊诧道,“果然是精锐,此时此刻还能稳住阵势而不乱。军师不是说他们已经断粮一两日了,本该士气低迷、毫无战力——如今一瞧,竟没有那般不堪。葬在这儿,可惜了。”

    口中说着“可惜”,谢则可没有丝毫手下留情的意思。

    无数滚石和热油泼下,惨叫声响彻整个峡谷,谢则指挥弓箭手朝山坳口射击。

    山坳口成了弓箭手主要照顾的目标,破坏后军的支援以及前军的退路。

    “保护军师——”

    秦恭击落冲向杨思的箭矢,但他一人只有两只手,哪里比得过敌人数百上千弓手?

    十数名盾兵举盾结阵,借用盾面挡住流矢,兵荒马乱中护住杨思和程远二人。

    杨思形色狼狈,肩头扎着一支箭,若是这支箭往上射偏一些,直接穿过他脑子了。

    吐出一口血沫,杨思道,“呸——玩了一辈子鹰,差点儿被鹰啄瞎眼睛——”

    口中溢出一声痛呼,整张脸因为剧痛皱成了一团,最后还是被他硬生生咽了回去。

    秦恭确保杨思等人安全,这才指挥兵卒结阵撤退。

    只要退出峡谷,他们还能有一线生机。

    热油泼溅,滚石和箭矢都不长眼睛,它们可不管谁是谁,滚下来砸到谁就算谁倒霉。

    一时间,不知多少兵卒被箭矢射伤又被滚石碾压,尸骨化为碎肉血水。

    谢则道,“拿弓来!”

    搭弓拉箭,瞄准了底下的秦恭。

    本就兵荒马乱,士气动荡,一旦主将阵亡,岌岌可危的军阵必定崩溃。

    箭矢破空,好似长了眼睛般锁定了他。

    秦恭脊背冒气一阵寒凉,危机感直冒脑门。

    他勉强将其击落,却躲不开另一支流矢,锋锐的箭头从脸侧划过,刺目的鲜血染红了右眼。

    谢则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他没想到秦恭竟能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