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47:伐许裴,诸侯首杀(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丢下三千多尸首,杨思等人才带着伤兵退出了孤胥峡谷。

    不过杨思没有丝毫逃出生天的庆幸,因为他们辎重不够,如今只是苟延残喘罢了。

    换位思考,如果他是韩彧,他也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自然是趁你病要你命喽。

    程远扶着杨思,本就忍饥挨饿,经此一遭,险些疲软得站不住脚。

    杨思忍痛道,“公辽,你去跟秦校尉说,立刻整合没有伤势的兵卒,迅速后撤。”

    程远听出了别的意思,忍住眼前发昏的冲动,声嘶力竭道,“军师!”

    “思带残部拖延片刻。”杨思很是冷静,即使他现在痛得站不直身子,脑子却格外清明,对于谋者而言,权衡利弊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哪怕割舍的是自己,为了达到最大利益,他也会毫不犹豫去做,“主公援兵不足半日便到——总不能叫这万余精锐全军覆没,丧于敌手!”

    这种情形下,留下断后的结局必然是死路一条啊!

    程远不由自主地抓紧了杨思的肩头,扶着他后撤数步。

    “军师若亡,远如何向主公交代?”

    程远这会儿心急如麻,双手双脚和脑子都不像自己的了。

    倒不是说他无用,作为初出茅庐的稚嫩新手,程远经历的实战太少,积累的经验也太弱。

    杨思忍不住咧嘴一笑,程远都要疯了,这种情况下他还笑得出来。

    “若思活着,倒也没脸去见主公。”杨思苦笑。

    浪大了,棋差一招输给了韩彧,主公交到他手上的精锐折损巨大,他有什么脸去见姜芃姬?

    程远呼吸变得急促而沉重,杨思紧紧攥着他的手腕。

    他从未想过,一想身体单薄的杨思竟也有这么大的力气。

    杨思一把推开程远,对方险些摔了个踉跄。

    “这是军令,你敢违抗?身为谋者,优柔寡断,阵前取舍不定,日后还想害死更多的兵马?”

    似振聋发聩,惊得程远心中大震,“主公未必会来,倒不如背水一战啊!”

    留下杨思和两千多伤兵,他们必死无疑。

    杨思坚定有力地道,“主公会来!”

    程远艰难地咬紧后槽牙,将消息传递给秦恭。

    秦恭沉吟一会儿,下令分兵。

    “恭伤势沉珂,未免成为拖累,便不撤了。”秦恭伤势的确很重,脸上被箭矢豁出一道长口子,右臂两道箭伤,左肩一道刀伤,腿上还有伤势。所幸腿伤不重,他还能骑马再战。

    前军从山坳险险逃生,但他们大多挂了彩,伤势颇重,几乎都要留下断后。

    后军情况还算良好,虽有伤亡但不严重,战力保存比较完整。

    韩彧等人却不会给杨思多少时间,追兵紧跟着就来了。

    杨思深呼吸一口气,染满鲜血的手抓着自己的佩剑。

    “若有来世,还奉主公为主——如今,还恕思先行一步,无法尽忠——”

    他口中喃喃,已经做好了殒命的准备。

    杨思比韩彧更加清楚自己的处境和选择。

    他若被擒,唯有一死。

    许裴和昌寿王不过是一丘之貉,以血统家世为尊,轻贱寒门贱籍出身,不过前者比后者明面上更加好看一些,更懂得粉饰太平。他杨思跳槽踹了昌寿王,不正是因为这点?

    若为自保而归顺许裴,这对杨思而言是极大的耻辱,远胜被人唾面讥笑。

    “结阵,抗敌!”杨思挥剑,眉宇间带着视死如归。

    “报——后方有敌军偷袭——”

    韩彧心中一惊!

    敌军?

    这么快?

    顷刻间,他确定了偷袭者的身份,目光投向后军的方位,隐隐能看到阵势被冲乱的痕迹。

    谢则正要带兵绞杀杨思带领的残兵,倏地听到传信兵这话,目露凶光。

    “敌军?”

    韩彧道,“杨思的援军。”

    比预料中还快了三个时辰,本以为能干掉杨思残部之后再撤离,让柳羲吃个瘪呢。

    谢则懵了一下,杨思的援军从何而来?

    韩彧道,“杨思一直避而不战,带着兵马在栖川平原乱窜,本就是为了保全兵力再与援军会合。他们自己突围,伤亡必定过半。若是等来援军,至少能保全战力,同时威慑我军。”

    只可惜,杨思的如意算盘被他横插一脚,彻底打乱了。

    谢则不解,“我军并未截住他们的信函,怎么援军会来得如此巧合?”

    韩彧道,“烽火。”

    因为栖川平原燃起的烽火,所以柳羲才猜出杨思有难,派兵增援也不值得惊讶。

    谢则瞬间明白过来,问道,“军师,如今该当如何?”

    韩彧说,“不宜恋战。”

    如果是正面作战,倒是不用太慌,但援军却从后方偷袭,乱了他们的阵脚。

    一时间无法组织有效的抵抗,时间拖得越久,我方伤亡便会越大。

    若是杨思反应过来,配合援军对他们两面夹击,情势会更加不利。

    当断则断,韩彧瞬息之间做了决定。

    韩彧和杨思脾性有些相似,二人都是果决冷酷之人,一旦下了决定就绝不留恋。

    若是换做旁人,这会儿还要坚持一下,顶着风险也要捶死杨思,因为过了这村没这店啊。

    如果韩彧真的这么做,他带领的兵马肯定会被姜芃姬吞光,一个活口都不留。

    杨思正卯足了劲儿,打算临死之前多拉几个垫背,打着打着发现敌人打没了——

    “军师——敌方后军乱了——”

    秦恭骑着马,视线比杨思高多了,隐隐能看到敌方后军阵型被陌生势力冲垮。

    杨思怔了一下,呆愣愣的,险些没反应过来。

    “主、主公——主公的援军啊!”

    杨思激动地摔了佩剑,喜得扯动了伤口,哎呦喂呦地嚎了一句。

    秦恭听后,心中一动。

    援军?

    真有援军?

    殊不知,他们口中的援军——姜芃姬此时的心情很不好,直播间观众隔着位面都能感觉到她周身涌动的杀意——原本充斥着弹幕的屏幕,如今光秃秃的,众人被吓得不敢发言。

    “想逃?”

    胯下的小白嘶鸣一声,姜芃姬霍地一下抽出腰间的斩神,明亮雪白的刀身泛着渗人寒光。

    刀光一闪,刀锋似砍豆腐一般,轻轻松松劈断数人身躯,顷刻间冲出一条尸体铺就的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