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49:伐许裴,诸侯首杀(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心急火燎之下,秦恭不顾身上伤势,整合兵马朝着姜芃姬方向杀去。

    未等他抵达,漫天弓矢如潮水一般落下,全部冲着姜芃姬附近一代去的。

    “主公——”

    秦恭见状,急得大吼一声,扯动了伤口。

    要是被落下的箭矢射中了,不死也要重伤啊!

    姜芃姬冷哼一声,唰得一声将斩神插回刀鞘,随手扼住两个敌军的脖子,将他们当了肉盾。

    小白也聪明地逃进了人群,横冲直撞下,将他们当了肉靶。

    随手掷开两具死尸,斩神再度出鞘,将围上来的敌人清理一波。

    小白去而复返,姜芃姬抓着它的缰绳再度翻身上马。

    驰骋之间,刀锋如割麦子一般又切断了数人脖子。

    马蹄踏踏,小白带着姜芃姬冲出箭矢射程,迂回一番又绕到了另一侧。

    这一波操作又准又险又刺激,姜芃姬却是面不改色,人挡杀人,马挡砍马。

    秦恭:“……”

    不相信那是主公,应该是军师认错了。

    秦恭内心狂乱,面上仍旧端着冷酷的表情,看着十分稳重。

    另一边,谢则见箭矢不管用,询问韩彧,“军师,那银甲小将似乎无恙,还要不要……”

    韩彧果断道,“机会已经没了,不用做无用功了,撤!”

    战场机会都是稍纵即逝的,韩彧没有抓住这次机会,这是他的过失。

    谢则抿了抿唇,只能依计行事,压下内心涌起的好奇。

    那银甲小将到底是什么身份?

    军师临时变更主意,努力最后一波,可见银甲小将的身份不低,至少也是核心人物。

    若非如此,根本不值得军师重视。

    谢则对韩彧是真的钦佩,但他身边的副将却积了一肚子的怨气。

    韩彧又不是总揽兵权的军师将军,要说兵权,韩彧和谢则也是对半分。

    职位上来说,韩彧只是个出谋划策的文职,凭啥对着谢则呼来喝去,临阵更改军令?

    越想越是气不顺,副将忍不住将此次行动的失利都归咎于韩彧。

    韩彧大动干戈却没有多少收获,好不容易占了上风他又临时变卦撤兵,他到底想干啥?

    撤兵之时,谢则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军师,那个银甲小将到底是何方人士?”

    谢则研究过姜芃姬帐下武将,起初怀疑银甲小将是李赟,不过李赟只用长枪,听说一手枪术出神入化,几乎不亚于谢氏家传绝学。难不成李赟不仅枪耍得好,还是个刀术高手?

    韩彧还在可惜方才的良机,听谢则追问,他道,“你猜那人是谁?”

    谢则说,“私以为是李赟,不过不确定,再者——”

    若是李赟,貌似也没这个分量让韩彧这般看重。

    李赟是姜芃姬帐下得用武将,但却又不是不可替代,符望都没这个分量呢。

    谢则想破脑袋都没将目标往姜芃姬身上想。

    韩彧说,“那是柳羲。”

    谢则点点头,哦了一声,“原来是柳羲啊,柳——”

    他懵在了原地,他方才听到了谁的名字?

    “敌方诸侯柳兰亭,实在是可惜了。”

    韩彧话语中带着无尽的可惜。

    阵前斩将不算什么,若是将人家首脑都干了,丸州势力必定大乱,主公也不用发愁了。

    “柳、柳——柳羲?”谢则险些咬了自己舌头,“那个银甲小将竟是柳羲?”

    韩彧道,“不然呢?可惜没能要了她的命,怕是以后也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谢则感觉自己的三观遭到了颠覆。

    谁能想得到啊,人家的诸侯顶天在坐镇中军,怎么会亲自拔刀挥剑打仗?

    “如此英武,不去当武将可惜了。”

    谢则讲了个冷笑话,韩彧却没心思笑。

    竹篮打水一场空,搁谁谁都不好受。

    谢则道,“此乃末将过错,军师无需自责。”

    出谋划策是军师的本分,上阵杀敌是他的工作。

    没能杀了柳羲,肯定是他的锅。

    韩彧摇摇头,本就清瘦不少的面庞带着些许阴郁,眸光冷冷。

    因为韩彧下令即时,他们的伤亡并不大。

    “溜得比兔子还快——”

    姜芃姬追了一阵又杀了百余人,最后只能看着人家扬起的尘烟咬牙。

    这里战事刚歇,姜弄琴已经带着剩余兵马抵达。

    她没有瞧见姜芃姬,先瞧见面色苍白失血的杨思,对方正颓废地坐在一块岩石上头。

    “军师受伤了?”姜弄琴问了一句,话题又转到姜芃姬身上,“主公现在何处?”

    说着,她让随军的女营医兵上前。

    那两个身形比较粗壮的女兵背着医箱上前,若不是身形,旁人还真看不出她们是女的。

    杨思试图抬一抬手臂,扯动了箭伤,吃疼地咧嘴。

    女兵瞧了瞧外伤情况,说道,“箭伤有些深,衣裳得脱下……军师可要人帮你围起遮布?”

    杨思嘴角扯动,道,“不用——”

    他一个大老爷们儿看个伤还要扭扭捏捏,总觉得男子汉气概都被眼前这些女兵比下去了。

    女兵拿出大剪子将他衣裳剪开,露出箭伤位置。

    所幸箭头并没有锈迹更没有抹毒,若是好好处理,细心保养,感染发脓的几率比较低。

    女兵处理伤口,抹了麻药,等药性挥开才准备拔箭。

    “算了,我来。”

    虽说有麻药,但还是疼,女兵又不敢下重手,弄得杨思更疼了。

    一旁的姜弄琴看不过去,主动上前帮忙。

    杨思正要谦逊推诿,只见人家一手摁着他的肩头,一手用力拔箭。

    不给他一点点准备时间,剧痛从肩膀传来。

    杨思又一次忍不住在内心爆了个粗口。

    姜弄琴对着女兵冷漠道,“给军师止血上药,莫要留下什么隐患。”

    因为常年打仗,医兵的外科医术日渐飞涨,如今都能整理一套比较粗糙的外科手术手册了。

    杨思额头冒着冷汗,若非他咬牙坚持,说不定已经痛昏过去了。

    “姜校尉,好歹是个女儿家,偶尔温柔一些可行?”

    杨思忍不住抱怨,结果却换来姜芃姬冷漠的白眼。

    “军营战场无男女之分,若是有,那也是妓营。”她道,“吾等女兵,不需要温柔这种东西。”

    杨思被她噎了回去,越发精神了。

    一旁的秦恭有些发憷,他和杨思比较熟,没见过姜弄琴,此时也插不上话。

    正说着,远处传来踏踏马蹄声,姜芃姬带着百余兵卒赶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