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50:伐许裴,诸侯首杀(二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杨思眯着眼,勉强看清逆光而来的姜芃姬。

    他忍着痛,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撑着身下的石块起身,姜弄琴见状扶了他一把。

    “罪人杨思,见过主公。”

    杨思上前迎了几步,姜芃姬已经纵马近前,利落地翻身下马,一只手就将杨思提了起来。

    “什么罪人不罪人的?”姜芃姬眉头紧皱成结,眼睛盯着他肩头绑着的白布,因为杨思动作幅度有些大,刚刚止住血的伤口崩裂开来,点点鲜红慢慢渗了出来,晕染出一片红晕。

    杨思苍白着脸,惭愧地道,“罪人指挥不当,致使数千兵士命丧孤胥……”

    姜芃姬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这事情本来就不能怪他。

    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杨思是人又不是天脑——

    不,哪怕是天脑也曾出错,更遑论一介凡人?

    追根究底,这不能算杨思的错,怪只能怪敌人棋高一着罢了。

    他倒是好,屁颠儿屁颠儿去背锅。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

    数千精锐丧命于此,姜芃姬也心疼,但这不是胡乱甩锅、推卸责任的理由。

    杨思唇瓣翕动半晌,布满血丝的双目竟然冒出了水光,瞧得旁人隐隐心酸。

    “此事,你已经尽力与敌人周旋了,甚至保全大部分兵力,我怪责你做什么?”姜芃姬无奈道,“若是你觉得心里过意不去,那便好好养伤。此番在韩彧手中吃了亏,下次找回场子。”

    杨思及时止损,万余精锐保下六千多。

    大部分伤亡都在孤胥峡谷内,那种情况下还能退出一部分人,谁能说杨思有过无功?

    姜芃姬目光转向秦恭,又道,“秦校尉受伤颇重,怎么不让医兵好好处理?”

    远古时代医术落后,搁在她那个时代,缺胳膊断腿都能分分钟长回来,搁在这里就不行了。

    秦恭虽然没有缺胳膊断腿,但身上的伤口还是挺恐怖的,脸上还有一道一掌长的划伤。

    突然被姜芃姬点名,秦恭魂游天外的思绪倏地归拢。

    “主、主公——”

    秦恭唤了一声,脑子还是乱哄哄的,以至于突然失语,不知该说些什么。

    姜芃姬面色平静地道,“有什么事情等会再说,秦校尉先去处理一下伤口,免得失血过多。”

    秦恭还以为会等来暴风骤雨一般的斥责,结果却是温暖的关怀,吓得他有些懵。

    习惯许斐那样任性的主公,秦恭已经做好七十二式花样背锅的心理准备。

    不管有什么理由,秦恭带兵却折损近四成兵马,这是不争的事实。

    若主公因此暴跳如雷,用军法处置他,他也是毫无怨言的。

    辛亏姜芃姬不知道秦恭内心所想,若是知道了,八成要翻个白眼。

    她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主公?

    “主公,思让公辽带领残部先一步撤离。”杨思动作缓慢地坐回那块巨石,暗中深深缓一口气,压下伤口的疼痛,“公辽还不知道主公带领援军抵达了,可否派遣信使将他唤回?”

    姜芃姬开玩笑道,“自然要的,不然公辽跑错方向,跑到敌人老巢可不好了。”

    当下,姜芃姬派遣信使追回程远。

    程远起初还有些懵逼,抓着信使问了三四遍才接受了这个惊喜。

    本来稳重的他一下子崩溃了,面上露出又哭又笑的表情。

    “天佑主公——天佑我军——”

    狂喜之后,程远又详细询问杨思和秦恭的情况,得知二人还活着,程远险些喜哭了。

    他连忙整合兵马,顺着原路返回。

    逃的时候,他的心情沉重得像是压了一座山,各种负面情绪压得他喘不过气。

    去的时候,程远恨不得给自己脚板底安一双风火轮,滋溜一声飞过去。

    纵马奔驰,衣袖灌风,束发的发巾翩飞不停。

    等他带兵抵达,简陋的营地已经扎好,一堆堆篝火上架起了锅,锅内咕嘟咕嘟煮着杂食。

    食物的香味飘进每个人的鼻腔,诱得众人腹中响声如雷。

    那些幸存的兵卒饿得不轻,他们不顾白米饭刚出炉,张口就想吃。

    滚烫的米饭在口腔翻滚数下,将他们烫得直打哆嗦。

    舌头被烫得发红,他们也舍不得吐出来,反而囫囵一下咽了下去。

    那种热度顺着口腔滚进食道,又烫又暖又满足,不少人已经冒出了热泪,抱着碗呜咽起来。

    还有人急得用手抓米饭,哭了一阵又笑开了。

    这些日子喝水饱腹、吃野草树皮,饿得狠了只能扎紧裤腰带,一群人早就饿得眼冒青光了。

    杨思也是如此,但他现在遇见一个比较尴尬的意外。

    他整条右胳膊被裹得严严实实,挂在胸前,左手用筷很不自然。

    大件还好,别别扭扭还能夹起来,那些切得小的,他怎么也夹不上。

    “唉——可恨自己不是子孝——”杨思羡慕了一阵,怏怏不乐地放下筷子。卫慈左右双手都很灵活,左手写字用筷堪比右手,处理公文也是两手齐上,这般绝技寻常人学不来。

    正想着,眼前多了一支木质汤勺。

    “多谢姜校尉——”

    杨思有些受宠若惊。

    这位女性校尉平日高冷得不行,除了主公,她眼里就没放过第二人。

    杨思一贯不敢招惹这样的人。

    她能纡尊降贵给自己拿一根汤勺,这简直像太阳从西边升起。

    “不谢,军师用筷不便,恐在主公眼前失仪——”

    杨思:“……”

    呵呵,今天太阳果然还是从东边升起的,这位难以亲近的校尉三句话不离主公。

    杨思忍不住嘀咕了一声,耳尖的姜弄琴隐隐听到自己的名字。

    “军师?”

    杨思轻咳一声,舀着汤勺用餐,回避了姜弄琴。

    倒是姜芃姬听到了杨思说什么。

    她目光扫过姜弄琴,面上不动如山,心中暗忖。

    趁着姜芃姬用餐的功夫,饱受惊吓的观众悄咪咪探出头,空白屏幕终于出现零星几条弹幕。

    【燊枷】:请问——我现在可以发弹幕了吗?

    【那一季】:应、应该可以了吧?

    两个位面的观众内心暴风雨式哭泣,哪怕隔着一个位面,但那股杀气却让他们瑟瑟发抖。

    看直播的时候,他们总觉得姜芃姬会突然大喝一声,一把刀劈开屏幕,宰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