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51:伐许裴,诸侯首杀(二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直播间的小公举都被吓到了。

    有些直播间的老粉都扛不住了,更别说新人了。

    【平秋】:宝宝是直播间的萌新,这是第一次抢到位置。以前总听人说姜扒皮气场两米八,瞪起眼睛阎王都怕,那会儿还觉得耸人听闻。气场再强能有我的姜姜强?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家姜姜被秒成了渣渣QAQ主播这气场何止两米八,分明是两个位面的距离。

    【茱小小】:你的姜姜?哦,最近那个仿照主播人设,一个劲儿艹女王设定的当红小花?

    【端乐】:啧,那个改名碰瓷主播的小花啊,还是别提她了,我家主播一向喜欢用事实说话,她可不会用陪酒陪吃陪睡这样的手段上位。娱乐圈的幺蛾子还真多,总有人不长教训。

    姜芃姬这个直播间存在数年,热度常年高居媒体榜首。

    早年那会儿,不少娱乐圈的新人都防抄直播间人物的人设,靠着艹人设火起来。

    不过人设这种东西不好艹,一个不慎就会崩溃,更别说还有本尊珠玉在前。

    尽管如此,仍旧有不少人为了走捷径而选择这条路。

    姜芃姬作为直播间粉丝最多的主公,粉她的人自然是最多的。

    不过她的粉丝团体有毒,各界大佬太多,很多仿照姜芃姬人设的小花都被他们怼翻船了。

    久而久之,那些新人小花也不敢再犯。

    【夜舞焱灵】:啥?哪个辣眼睛的小花又冒出来碰瓷主播了?主播这个气场仿得来么?

    【心悦】:哼,这就去把它怼翻船。

    靠着这些话题,观众们绷紧的神经终于松缓下来。

    吃瓜观众见风头过了,慢慢恢复之前插科打诨的气氛。

    他们可聊的话题太多了,刚才就憋了一肚子,若非气氛太肃杀,他们早就用弹幕刷屏了。

    【女装害人】:秦恭小哥哥啊,让宝宝抱着安慰一下。哪怕你破相了,你也是最胖胖的!

    【荆棘绽放】:秦恭的伤口很险啊,要是再偏一些,说不定就是下一个夏侯惇了。

    因为谢则那一箭,秦恭被流矢所伤,脸上添了一道巴掌长的伤口。

    伤口有些深,极容易留下疤痕。

    不过秦恭并不在意,他是个男人还是个武将,伤痕是最好的勋章。

    【悟空豆豆】:宝宝还为小蓉蓉求了平安符呢。哈哈,果然祸害遗千年,主播来得超及时。

    【缓寻芳草得归迟】:唉,不能算及时,要是再早一两个时辰,三千多伤亡就能避免了。

    说起孤胥峡谷内惨烈的战况,吃瓜观众心情沉重了不少。

    姜芃姬是个合格的主播,每天都直播,她的势力和班底,几乎是观众们看着建立起来的。

    他们将自己代入了姜芃姬的角色,这些兵就是他们的“心血”。

    折损这么多,能不心疼?

    但,正如姜芃姬说的,哪有打仗不死人的?

    只盼着乱世快快结束,他们又能开开心心陪着姜芃姬吃瓜看戏。

    姜芃姬原先轻松一些心情,看到这些弹幕,顿时又沉了一分。

    杨思称他自己为“罪人”,殊不知姜芃姬也是自责的,不过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感情上有些难受,但理智告诉她,兵卒死得其所,他们的死换来了姜芃姬最想要的局面。

    兴许是来了远古时代被同化了,换做以前她,她连眉头都不会眨一下。

    面不改色地吃完,姜芃姬余光扫到几条弹幕。

    【小贼无双】:弱弱地问一句,你们就没发现主播的武器有些奇怪?

    【老司机联萌】:的确很奇怪,刀的样式有些像唐刀,材质看不出来,但硬度绝对比我们所知的百炼钢还要可怕。我刚才去贴吧找到今天直播的录屏,特地拖回去看了看,发现一个很惊人的事实——主播用她的刀轻松砍断了好几面虎头铜盾!砍人就更加不用说了,一刀连劈数人身体!我们这个时代都做不到这种程度的制刀工艺,你们觉得主播这个时代能做到?

    吃瓜观众看到姜芃姬神挡杀神,除了会双击666,基本没有其他操作。

    那些大佬就不同了,他们的注意点和普通人不同。

    姜芃姬手中这把刀明显强得不寻常。

    【舞月雪】:难不成是外星人的科技?

    【橘子软糖】:说不定还是修真者造的?

    【水墨凝】:莫非是超级大能看主播每次打仗都要换刀,忍不住给她邮寄了一把?

    吃瓜观众发挥自己堪称黑洞的脑洞,还有人将他们的脑洞整合成一个有头有尾的故事。

    【桑雀】:哈哈,说不定主播有个超恐怖的后台,这个后台就是来自修真界的超级大能,他看主播每次打仗都要换武器很可怜,忍不住用外星人的科技为她打造了一把外挂武器?

    姜芃姬一脸冷漠地看吃瓜观众开脑洞。

    她以为卫慈猜测她前世是男人这个脑洞已经够可怕了,直到碰上直播间的吃瓜观众。

    她还是太年轻。

    不过,斩神的来历的确成迷,她也不想解释,由着他们乱猜好了。

    “战亡将士的名册要尽快整理好,抚恤再厚一层——”姜芃姬顿了顿,添了一句,“他们为我而亡,总不能瞧着他们尸骨遗落他乡。明日将他们尸骨好好收殓了,此事不得怠慢。”

    “喏。”

    众人应答。

    姜芃姬又道,“靖容,这些日子苦了你了。”

    万余大军深入敌腹,杨思能迅速反应过来,保全大部分兵力,这已经是大功了。

    更加关键的是,他们已经有了充分对许裴发兵的理由。

    许裴今日伤她多少兵,她来日定要十倍奉还!

    殊不知,许裴如今也是如坐针毡。

    姜芃姬整顿兵马的时候,韩彧带兵回到了山瓮城。

    许裴本以为韩彧一两日就回,没想到一拖就是那么久,结果也不尽人如意,没能全歼敌人。

    现实和想象有落差,许裴的心情有些不爽,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他不仅没有怪责韩彧和谢则,反而大大嘉奖二人,为他们设宴。

    韩彧有些话想对许裴说,奈何周遭人多嘴杂,他只能按捺下来。

    宴席进行到一半,许裴起身去更衣。

    更衣之后,许裴准备回宴。

    “主公,末将是谢校尉帐下副将,有一要事要禀告主公。”

    许裴蹙着眉头,听清来人身份,他挥手让近卫退下,唤那副将近前。

    “你有什么话不能在席上说,非得私底下谈?”

    副将道,“此事与韩军师有关,末将不敢当众说出,唯恐得罪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