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52:伐许裴,诸侯首杀(二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许裴本来还有些无所谓的姿态,一听这话,整张脸都拉了下来,眼底黑沉。

    区区副将也敢在他面前给韩彧上眼药,谁给他的勇气?

    心里这么想,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他道,“文彬性情一向疏阔,岂会随意记恨谁?你若是言之有理,他也会虚心接纳的。”

    这话是许裴的真心话,虽说韩彧性情刚硬,偶尔有冒犯他的地方,但对方是真的忠诚他。

    一个忠心为主,不曾结党营私的谏臣,搁谁谁不喜欢呢?

    副将一听,心中咯噔一下。

    主公许裴这话,分明是信任韩彧的。

    他冒着风险来跟许裴打小报告,这一举动已经将韩彧得罪死了。

    若主公也不信他的话,他岂不是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一面脊背冒汗,一边硬着头皮,将自己所知的内容抖了出来。

    副将道,“末将自知有罪,背后说人有失君子坦荡,但韩军师在军中独揽军权、专横自恣,数次更改军令致使战机延误,如今还厚颜邀功,蒙蔽主公,末将岂能违背忠心,佯装不见?”

    许裴一听这话,心中生出疑窦。

    虽说韩彧性子横直,容易得罪人,但帐下文武众人,从未有谁在这方面怼过韩彧。

    顶天了说韩彧脾性太臭,做事强横,但这都不是大毛病啊。

    “你这话从何说起?若无实据,你这话便是诬告!”

    许裴声音沉了下来,目光带着几分凶意,盯得副将头皮发麻。

    副将心一横,梗着脖子道,“韩军师放走了柳羲,这难道不是大罪?”

    许裴差点儿被自己口水呛到了。

    不怪他失态,分明是副将这话太惊悚了——

    什么叫做“韩彧放走了柳羲”啊?

    人家柳羲待在数万大军之中,韩彧怎么放跑她?

    “你说得仔细一些,到底怎么回事?”

    副将已经放手一搏了,他都做好最坏的打算了,没想到许裴不但不怪罪,反而询问起来。

    见状,副将知道这事儿有戏。

    他道,“韩军师虽有部分兵柄,但统领全军之人却是谢校尉……”

    副将正要说韩彧将谢则呼来喝去,独揽兵权,为自家将军鸣不平,许裴却没心思听这些。

    “你先说文彬放走柳羲怎么回事吧,其他的先搁置一旁。”

    副将委屈巴巴地将剩下的话咽回肚子,言简意赅地道,“杨思这些贼人本该葬于孤胥,岂料韩军师指挥有误,令贼人有苟延残喘的机会。这之后,他们的援军抵达,韩军师不战而退。若是这般,末将权当军师见势不好,及时止损,但——但军师早已认出,援军之首就是柳羲!”

    许裴感觉自己在笑话,柳羲亲自带兵,千里迢迢赶来救杨思等人?

    这是假的吧?

    许裴这么想着,但副将的表情又没有作假,一时间心中摇摆不定。

    “柳羲武力的确不俗,她性情又不安分,倒是有可能亲自下场——”

    副将忍不住打断许裴的话,他道,“柳羲援军不足三千,杨思等人残部也逃的逃、伤的伤,我军尚有两万兵力,如何不能与之一战?韩军师想都不想便更改军令,逼迫谢校尉下令撤军——主公,韩军师错失大好良机,其心可诛啊!若能换得柳羲人头,末将以为这两万将士绝对不会怜惜己身!为了主公,纵然是填进性命也要让柳羲留下,韩军师却下令撤军啊——”

    说到这里,副将委屈得红了眼眶。

    他是真心效忠许裴,效忠谢则的。

    如果能用两万性命换得姜芃姬一人人头,他愿意换!

    因为他很清楚,这会儿不换,以后也许要付出更多的伤亡!

    许裴面上很冷静,心中却翻起了滔天巨浪。

    他对着副将道,“你将自己所知的实情都说来,不能有一丝隐瞒。”

    副将听后心中一喜,急忙道,“喏!”

    许裴这次更衣时间有点儿久,韩彧都担心对方是不是遭遇意外,成了第二个巫马觞了,正要派人去问问,许裴匆匆赶回。此时,宴会已经过去大半,众人酒过三巡,醉意上头。

    韩彧发现许裴的面色有些阴沉,心中暗忖,难不成又有什么坏消息传来了?

    思及如今的处境,韩彧眉头深锁,眉梢都写着担忧。

    “文彬可是遇见烦心事儿了?”

    程远将视线从表演上挪开,目光转向情绪有些不对劲的韩彧身上。

    韩彧领兵追击杨思这一阵子,许裴十分重用程远,所以程远的宴会位次比较靠前。

    “左右不过那几件事情——”

    宴会不是个谈事儿的地方,韩彧只能含糊代指。

    程远听得明白,但他更加相信自家主公的实力,未必会输给姜芃姬。

    “柳羲之流,如何能与主公相提并论?纵有一时辉煌,最后也只是夜空流星,转瞬即逝。”

    正如她亲善的寒门,没有丝毫底蕴,终将随着乱世而湮灭。

    韩彧不置可否,他已经懒得去纠正程远偏执的想法了。

    当程远疯狂为自家主公打call的时候,许裴的目光游移到韩彧身上,眼底闪动着异色。

    他是信任韩彧的,但副将的话却让他心中很不是滋味。

    韩彧手中有两万兵马还干不过数千残兵败将?

    明知敌方诸侯就在阵前,韩彧不思斩将杀敌,反而下达撤退这样荒谬的指令?

    许裴知道姜芃姬的战斗力有多可怕,但一人双手难敌群殴四拳啊。

    一个人再怎么牛掰,两万大军用人头战术去怼,总能将人怼死。

    只要姜芃姬能死,牺牲这两万将士又如何?

    说得更难听些,哪怕牺牲了韩彧本人又如何?

    不值得吗?

    姜芃姬如今还是独身一人,膝下没有袭承遗志的子嗣。

    她一死,因她而聚拢在一起的丸州势力就要土崩瓦解。

    哪怕柳佘还在,但柳佘隐退多年早已不管世事,他就算复出了又能顶什么用?

    那么好的机会,为何韩彧却放手了?

    许裴也想过,说不定韩彧有自己的考虑,但这番考虑能抵得上敌方诸侯一条性命?

    宴会结束,韩彧私下去见许裴。

    韩彧要说的也是这事儿。

    许裴作为士族中的演技派,纵然心中不满,表面上却什么异常。

    哪怕韩彧详细解释了退兵的理由,许裴不满的情绪只是稍有缓解却没彻底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