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54:伐许裴,诸侯首杀(二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亓官让宴请杨思赔罪的事情传到了姜芃姬耳中。

    身为主公的她还没说什么,吃瓜观众已经兴致勃勃地开了盘口。

    【泷水西江】:亓官大佬一顿饭就想收买小蓉蓉?天真、幼稚、不自量力,至少两顿!

    【念对楼上的艾迪】:小蓉蓉这次差点儿没命诶,一顿肯定不够的。

    【余生繁】:楼上全是咸鱼,杨思怎么说也是谋士,你们见过哪个谋士会为了吃改变立场?

    一部分吃瓜观众乐滋滋地凑热闹,另一部分观众却比较现实。

    不管是杨思还是亓官让,他们都是成了精的白切黑而不是幼儿园的小盆友。

    幼儿园的小盆友闹矛盾,一根棒棒糖就能和好如初,再来顿大餐就能好得像是穿一条裤子。

    这俩白切黑闹矛盾了,说不定从此以后就针尖对麦芒呢。

    当然,这不是最让他们担心的,他们最担心亓官让和杨思不合会让丸州内部势力分裂。

    观众们翘首以盼,迫切想知道最后的结果,姜芃姬也挺好奇。

    “听说,昨日文证请动子孝下厨?”姜芃姬笑着道,“子孝厨艺极佳,倒是便宜靖容了。”

    亓官让轻摇羽扇,听姜芃姬提起昨天的事情,他平静的眸子掀起了些许波澜。

    “子孝手艺的确不错,哪怕御厨也稍有不如。”

    “靖容若是知道下厨的人是子孝,怕是要黏着他了——”

    正说着,姜芃姬看到一条弹幕。

    【桂圆八宝粥】:古人不是讲究“君子远离庖厨”么,哪怕子孝厨艺真的不错,亓官大佬拜托子孝做饭,这不是故意挑衅?一想到这个就有些不舒服,好似亓官让把子孝当厨子用。

    按照观众的理解,亓官让这么做很欠妥当。

    不过——

    他还真是冤枉亓官让了。

    【音乐家诸葛琴魔】:“君子远离庖厨”跟下不下厨有什么关系?你要说这话很伪善,我倒是能理解。这话出自《孟子》,原句是“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离庖厨也”。通俗来讲,不进厨房是不想听到家畜的惨叫,因为会生出不忍之心,不忍心去吃,更不忍心去杀,不是说君子不应该下厨做饭。不过呢,随着社会演变,很多话都被刻意曲解了,例如“女子无才便是德”,本意被曲解得妈妈都不认识了。

    不管是君子还是小人,总是要吃饭的,不然早饿死了。

    亓官让私下委托厨艺极佳的卫慈帮忙,根本没有轻慢鄙夷的意思。

    若真是羞辱,卫慈会傻乎乎答应?

    亓官让不知弹幕的存在,径自说道,“主公所料不错,子孝已经被缠上了。”

    姜芃姬在脑海中想象杨思对卫慈围追堵截的场景,不由得哑然失笑。

    静了一会儿,姜芃姬倏地开口。

    “此次祸事,罪责在我。这次委屈文证了,让你替我顶了罪。”

    檄文是姜芃姬让发的,亓官让不过是遵从了她的命令。

    若要鸡蛋里挑骨头,顶多说亓官让檄文写得太损,惹得许裴恼羞成怒。

    这桩事情,姜芃姬和杨思各占五成责任,亓官让不过是被迁怒的池鱼。

    没做错什么却要承受杨思的火气,站在亓官让的角度,他也挺委屈的。

    如果亓官让和杨思闹起来,姜芃姬也不会责怪他们。

    她果断承认自己的错误,惹来亓官让诧异的目光。

    以远古时代主流思想来看,主公是不可能有错的,错的只有臣下。

    拿姜芃姬这事儿举例,她觉得自己错了,但站在亓官让等人角度来看却不是这样。

    他们身为谋者却没有发现其中隐患,没有及时劝谏主公,致使她犯了错,所以责任在他们。

    这逻辑搁在姜芃姬眼中很不可理喻,别人却没觉得哪里有毛病。

    “错就是错么,我像是那种死不认罪的?”姜芃姬笑着调侃,她和亓官让不仅是主臣,还是好友,不涉及公事的情况下相当随意,她也没什么架子,“要不要我亲自下厨给你补一顿?”

    亓官让垂下眼睑,淡淡地道,“主公说自己有错而让无错,何必又罚人呢?”

    姜芃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半晌才反应过来,亓官让这是嘲讽她厨艺不行,吃她做的饭跟受罚一样。

    凸(艹皿艹)!

    友尽!

    直播间观众的反应更加肆无忌惮,换着花样嘲讽,同时还给亓官让疯狂打电话。

    这年头,敢于直接怼自家上司的下属已经不多见了。

    【偷渡非酋】:亓官大佬存在感不高,但大佬就是大佬,双商高得没话说。

    【老司机联萌】:亓官大佬不仅双商高,他对主播也是真的效忠。这事要搁在我身上,我肯定要发火。杨思不去找罪魁祸首反而来怼我,这个天外飞锅,我不背。一旦闹开,这就不是两个谋士之间的矛盾,甚至会动摇主播的势力。例如搞站队,拉帮结派什么的。亓官大佬肯定是知道这个局面,所以主动退让一步,杨思也见好就收。二人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这粗浅的道理谁都懂。

    能当谋士的,哪个不是人精?

    但退让也不是那么好退让的,这关系到自己的面子和尊严。

    不少人明知这么做不对,往往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咄咄逼人。

    亓官让为了大局和内部和谐,果断退让一步,从中也能看出他的胸襟和远见。

    本来能引发矛盾的危机就这么消弭于无形,唯独一人十分蛋疼。

    卫慈被杨思盯上了。

    为了躲开这个吃货,卫慈只能逃到姜芃姬这里躲清静。

    “如此贪嘴,迟早要栽在这上头——”姜芃姬点评。

    打从杨思进入她帐下,她没少这么点评对方。

    卫慈道,“可不是?前后两辈子都不吃教训——”

    庆幸,姜芃姬已经关了直播间,不然卫慈这话还不把咸鱼观众炸翻天。

    姜芃姬眼底蕴藏笑意,随口问道,“怎么,靖容以前也栽过?”

    “靖容原先效力于黄嵩,不过主公以美食诱之,离间他和旧主的关系,再加上祖德在一旁挑衅,最后逼得靖容投奔主公。”卫慈道,“当然,主公可不是黄嵩能比拟的,区区离间计,不足挂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