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58:伐许裴,诸侯首杀(二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女人一改先前颓靡的模样,五官因为激动的情绪而狰狞成一团。

    “杨靖容,你怎么能如此污蔑四儿的血脉?”女人激动得胸口剧烈起伏,双手不受控制地小幅度颤抖,她道,“我与他父亲是正经拜过堂的,他才不是什么恩客的血脉,更不是什么娼妓之子。我过去是年少不懂事,这才犯下大错,如今想要洗心革面,你为何还要咄咄逼人?”

    她那时候也才六七岁,哪知道花楼娼妓是什么意思?

    她只知道待在花楼有吃有喝,不愁温饱,这日子难道不比从前一贫如洗好得多?

    杨思说她出卖姐姐,但她真不知道会有那么严重的后果,她只想让姐姐回来一起享福而已。

    女人忍不住给自己找借口,减轻负罪感。

    “你要洗心革面,我有拦着你?”杨思冷哼一声,冷眼瞧着她,“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胡乱攀咬人。你倒是说说,我凭什么冒着自身难保的风险去搭救你们母子?真以为这事儿那么简单,与你以前伺候恩客那般将人伺候舒心,事情就能完?诸侯之争,你也敢掺和进去?”

    女人垂着脑袋,吓得瑟瑟发抖,削瘦的身子抖得像是筛糠一般,让人忍不住怜惜。

    姜弄琴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冲着刀刃哈了一口气,让雪亮的刀锋更加冰冷。

    “杨军师,这女人留着挺碍眼的,怕是会误事,要不——”

    她手腕一番,转了个刀花,匕首在她手心翻转,灵巧得像是她身体一部分,让人头皮生寒。

    女人吓得花容失色,削瘦的身子向后一仰。

    “你、你不能杀我——”

    “稍微一吓就失了分寸,许裴等人怎么会以为她能勾你呢?”姜弄琴冷嗤,嘲讽道,“美人计?她就不照照镜子,心里有点儿准数?光有脸有身子还不成,还得智谋双全,临危不惧。”

    杨思道,“要求不能太高了,她要是能做到你说的,怎么会有如今的下场?”

    姜弄琴问,“军师打算如何处置她?”

    杀人肯定是不行的,一来杨思未必肯做,二来杀人有虚心的嫌疑,反而会给敌人把柄。

    杨思在女人忐忑等待中开口。

    “让她自生自灭吧,免得脏了我的手。”

    一旦许裴知道女人撒谎骗了他,绝不会手下留情。

    女人心下越来越慌张,顾不上恐惧,手脚并爬地想要抓住杨思的衣角。

    “杨靖容,求求你——帮帮我最后一次吧,给我们母子一条生路啊——”

    她的手指还未沾到,一只脚便踢上她的肩头,将她踹得朝后滚了两圈。

    “回首无路,但这是你自己选的,跪着走下去吧。”

    姜弄琴收回脚,目光平静地瞧着女人。

    女人泪眼朦胧地看着杨思绝情的背影,悲从心来,呜咽大哭。

    瞧了一会儿,姜弄琴便倍感无趣。

    女人见她高高在上的模样,心下气愤难当。

    “我得不到的,你以为你就能如愿?”女人捂着肩,咬牙道,“不过是区区通房而已——”

    哐——

    杨思脚下一软,若非他反应及时抓住了门框,说不定就要跌出廊下。

    啥玩意儿?

    杨思露出见鬼一样的神情。

    老人家年纪大了,不能这么一惊一乍。

    女人眼界有限,见姜弄琴梳着未婚发髻却又非完璧,还以为她是伺候杨思的婢女,充其量跟通房差不多。干着下人的活儿,晚上还要伺候家中男主人,但又不能算是正经的主人。

    姜弄琴似笑非笑道,“你说自己求而不得,莫非你想扒着军师,当他正房夫人不成?”

    女人被说中心思,面上一热,垂头避开那道锐利的视线。

    她这半辈子过得太苦了,如今有机会摆在她眼前,让她和杨思攀上关系,她当然不会放过。

    哪怕不能成他正房夫人,当他府中贵妾也好,这样她们母子后半辈子都有指望了。

    在她心里,她两个姐姐已经原谅她年幼时候犯下的错,那么杨思才是害死两个姐姐的凶手。

    他有义务替姐姐照顾她、照拂她,那可是两条活生生的人命!

    这是他欠下的!

    殊不知,杨思手里的人命都是用万做单位的。

    他愿意和她哔哔,那也是看在已故两个故人的面子上,不然早捶死她了。

    女人梗着脖子道,“是又如何?”

    “不如何,肉太老。”姜弄琴道,“搁在后院当男宠都嫌年纪大。”

    杨思:“……”

    若非他还扶着门框,说不定真摔地上了。

    姜弄琴转头望向杨思,“杨军师早已过了而立之年,年纪的确大了,末将说得不对?”

    “不,很对。”

    明明被扎了好几刀,他还得咬牙承认对方扎心扎得好。

    对对对,小仙女说什么都是对的!

    杨思揣着好奇心跑来赴宴,没成想被人喂了一嘴的屎,还憋了一肚子的火气。

    “打道回府吧。”

    赵绍那边很快就得了消息,连忙带人过来。

    “莫不是安排的美人不合先生胃口?”

    杨思道,“不仅不和胃口,反胃极了。”

    赵绍暗中观察他的表情,心下纳闷不解,杨思的反应和他想象得大不一样啊。

    “下人招待不周,怠慢了先生,绍这就去敲打一番。”赵绍苦口婆心道,“如今夜色已晚,先生不如留宿一宿,好让绍一尽地主之谊……不知,那美人哪里冒犯了先生?”

    杨思道,“那人一上来便攀咬交情,目的可疑。思见过她,她以前是疆定郡的花娘,身边迎来送往无数。赵将军将她送人,到底是有意交好还是恶意寻衅?思还想问赵将军此举是什么意思呢。此女还言之凿凿说曾有思之骨血,呵,可笑!区区娼妓,谁知她腹中骨血是谁的?更何况,思与她清清白白。赵将军出身名门,家风清正,定不会让思受这等女子的污蔑吧?”

    赵绍面色讪讪,尴尬地道,“那女子主动上门陈情,绍见她证据凿凿,这才信了她的话,有心让杨先生与她们母子一家团聚。岂料好心办了坏事——”

    杨思冷笑,“赵将军若不信,尽可以查查那四儿的生辰八字和思离开疆定郡的时间,这中间差了三五个月呢。娼妓之流,最善花言巧语、搬弄是非,赵将军竟然也信?”

    赵绍面色青一阵白一阵。

    “杨先生说的是,娼妓之语,不可尽信,毕竟骨子里就流着肮脏的血,怎么样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先生莫要动怒,绍这就派人去将他们母子处理了,还先生清誉。”

    杨思眸光闪动着冰冷杀意,望向赵绍的眼神像看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