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61:伐许裴,诸侯首杀(三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虽有雄心壮志,但一想到主公帐下目前的阵容,饶是卫慈也忍不住倒吸冷气。

    为何?

    他怕抢不到名额。

    前世陛下为表彰功臣,特地修建金鳞阁。

    文臣武将,各取十人。

    起初拟定各取九人,因为天地之至数,始与一,终于九,十这个数字不吉利。

    不过陛下牛性左心,愣是要择定十人,寓意十全十美,众臣反对无效。

    别人不提,徐轲、风瑾、孙文,这仨上辈子花样死亡,无缘金鳞阁。

    如今不一样了,只要活到天下大定,金鳞阁能少了他们?

    文臣榜名额一下子少了三个,再想想前世陆续归顺主公的谋臣,卫慈便忍不住心里打鼓。

    唤什么金鳞阁啊,干脆叫封神榜得了。

    卫慈坐在船头,享受着金色阳光,吹拂着清新江风,刨出记忆深处的老黄历。

    既然有行次,自然要有第一第二。

    可文武第一选谁呢?

    众臣争得脸红脖子粗,寒门与世家相争不下。虽说陛下趁着乱世将世家打得不敢冒头,但姜朝建立之初,正是急用人的时候,世家人才济济,这是他们趁势兴起的好机会。

    金鳞阁文武榜成了他们一争高下、相爱相杀的舞台。

    寒门与世家各不相让,寒门正冉冉升起,若是二代三代能稳住脚步,迟早能跻身真正的勋贵行列,甚至成为新兴世家。朝中重臣大半都是寒门出身,一时间世家也奈何他们不得。

    只能捏着鼻子各退一步,免得两败俱伤,谁让他们脑袋上还有个陛下压着呢。

    文武榜一共十个名额,两派对半分,这样成了吧?

    瓜分名额之后,他们又开始争夺文武榜第一。

    文臣第一肯定是风珏吧?

    人家从陛下还是土匪的时候就跟着了,若无风珏数年谋划,陛下一统天下还要陡生波折呢。

    武将第一肯定是杨涛吧?

    人家综合实力强啊,军中威望极高,拿个第一貌似也没啥不对的。

    第一文臣候选人,卫慈是没有异议的,不过第一武将候选人真是坑死了。

    世家是嫌弃杨涛屁股底下烧着的篝火还不够旺盛,硬要再添上一把火柴?

    杨涛的身份本就敏感,武功也不是顶尖,若是再争第一武将,简直作大死。

    人家世家可不管这个,他们无法接受自己被寒门稳压一头。

    结果嘞?

    他们私底下较劲儿,陛下一直稳坐钓鱼台,冷漠瞧着他们打口水仗。

    等到文武行次列出来,两派集体懵逼。

    合着他们撕比这么久,陛下根本没将他们的话当回事?

    文臣第一不是热门人选风珏,反而是出身微寒、行事低调的亓官让,风珏行二。

    这一点,饶是卫慈也没想到。

    若是记得没错,他分明记得陛下将风珏的画像搁在第一的。

    武将第一则是符望,被外界诟病“狼子野心”的家伙,出身极低。

    寒门人数占了六成,近乎是压倒性的胜利。

    不过,寒门也没有笑傲到最后,因为除了文武双榜,陛下又设立了天工榜。

    不同于依靠家族抱团或者即将形成抱团局面的世家或者寒门,天工榜只面向个人。

    无论男女、无论贫贱、无论长幼,凡能发明出惠及万民、有益国防社稷之物,有功于千秋、造福万世者,皆可上榜。国家会出面将技艺发扬光大,甚至会将所得利益的一分赠予个人。

    别看只有一分,里头的利润能让天下商贾眼红。

    第一个上了天工榜的畜生还霸占了武榜名额,可谓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卫慈此次南下南盛,不仅要劝服杨涛结盟,他还要顺便将那畜生捞走。

    这人不是旁人,正是卫慈前世淘来的宝贝——柏宁。

    他就不信了,前世能将那家伙哄到安慛帐下,这一世不能将他哄到主公帐下。

    卫慈仔细校对记忆,发现没什么缺漏,这才松下心神,依在船头小憩。

    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卫慈睡前一直念叨,梦境中也忆起了不曾挖出的内容。

    梦中,卫慈登门恭贺,庆贺柏宁一人登两榜。

    对方却捻着花白的胡须,不见喜色,反而一脸的苦闷。

    【唉,子孝——今日登门的访客,唯独你瞧着最舒心。仅为恭贺,不为其他。】对方瞧着廊下鱼池,闷闷地道,【老夫出身低寒,自然也想在朝堂上与世家一争,为广大寒门士子争取生路,可——可咱们顶头那位,手段着实吓人啊,要不是陛下不允许,老夫真想致仕得了,免得当那风箱老鼠,两头受气——】

    作为炙手可热的红人,他收到两派递出的橄榄枝,可知晓其中内情的柏宁并不想卷入其中。

    故而发愁不止。

    【这是何意?】

    对方神秘地反问,【你以为老夫这个天工榜怎么上去的?】

    卫慈道,【自然是因为献出了火药火铳秘方,加固国防,有功于千秋社稷。】

    对方呵呵一声,摇头不止。

    【不不不,仅仅是因为陛下看老夫顺眼,兴许还有你的关系。】

    卫慈正欲详细询问,柏宁语重心长地道,【寒门与世家相争,非得两败俱伤不可。他们再怎么斗,还能翻出陛下手掌心不成?说句大不敬的话,哪怕陛下龙驭上宾了,只要皇室血脉还在,天工榜还在,两派都只是皇帝手掌心的玩意儿——子孝,千万别掺和进去!】

    卫慈苦笑,【慈不过是小人物罢了,岂能插手神仙之争?】

    前阵子的“天降陨石”,他已经彻底灰了心。

    【唔,你要这么认为,老夫无话可说。】柏宁似乎想到什么,又道,【你先前扶持卫氏,卫氏扯着虎皮耀武扬威,有意无意得罪不少人。如今风声正紧,世家寒门都不敢做太过火。你趁机蛰伏起来,倒不失为自保的良策。呵,文武天工三榜一出,先前咬着你的疯狗都消停了。】

    接着,柏宁又絮絮叨叨说了什么。

    卫慈那会儿漫不经心地听着,一杯接一杯清酒灌入肚子,他自己都记不起柏宁说了什么,梦境之中反而清晰得很。

    柏宁道,【天工榜这玩意儿,陛下想让谁上就让谁上……丢你一方子,让你白捡便宜,陪她演一出戏……咻的一下,白身也能跻身朝堂——这速度简直比飞升还快。世家寒门斗来斗去,说白了就是为了利益二字。数代人积累,还不如陛下赏赐。唉,白老夫越琢磨,越觉得这水太深,还不如回老家继续卖爆竹——寒门世族斗来斗去有个蛋用,子孝你说是不是?】

    世家,指门第高贵、世代为官的人家。

    在书籍教育传播困难的年代,他们占据着大把资源,经过一代又一代积累,教育出无数人才。被教育出来的人才又能巩固家族利益,积累更多底蕴,让整个利益集团坚不可摧。

    追根究底,世家的成功在于他们资本丰厚,比其他人站得更高。

    倘若人生是一场比赛,寒门出生在起点,世家一生下来就在半道甚至是终点。

    可——

    世家掌握的资源再多,底蕴再丰厚,终究还是受制于时代发展。

    在大家伙儿靠着冷兵器、骑马打仗的时候,陛下能拿出火铳火药的制方以及更多的东西,随便给哪个可信的心腹。小小一张方子,再加上陛下暗中扶持,瞬间就能催生出另一个新兴势力,将寒门或者世家的节奏打乱。

    跟不上时代变化的步伐,不管是世家还是寒门,最后都会被时代遗弃。

    好比放风筝,操控线轴的人是陛下,风筝飞多高、飞多远,全在她一念之间。

    柏宁一直以为陛下会玩脱,事实证明玩脱的人是世家和寒门,被人牵着鼻子还不自知。

    卫慈清晰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内容是脑海深处的记忆。

    他记得清楚,自己那日登门拜访柏宁,但心情是郁闷难平的。

    文臣榜,他也想,结果却是妄想。

    当柏宁拿出好酒招待,卫慈愁闷之下喝了不少,根本没听明白柏宁具体说了什么。

    这会儿做梦却梦到了。

    梦中的自己浑浑噩噩,但他却听得清清楚楚!

    如惊雷炸耳,零碎的线索渐渐拼凑起来。

    陛下——

    卫慈心中惊骇,蓦地睁开了眼睛,刺眼的阳光晃得他眼睛疼。

    下意识扭头避开,半晌才适应。

    等他意识回拢,卫慈发现自己冒了一身冷汗,梦境中的一切越发清晰。

    他以为自己很了解陛下,很了解如今的主公,可回首想想那个梦境——

    卫慈难以置信地发现,他了解的也许只是冰山一角。

    前世的陛下,不知何时已经开始布局,她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可他一无所知。

    与此同时——

    姜芃姬睁开眼眸,精神力及时从阴阳玉佩抽离,左手支着下巴,右手转着毛笔。

    嘴中嘟囔道,“柏宁?这又是哪个小妖精?”

    正想着,帐外传信兵道,“报——前线加急密报!”

    “进来。”

    姜芃姬收敛多余的心思,传信兵匆忙入帐,递上封存起来的竹筒。

    她随手一捏,捏破竹筒,取出里面的密信。

    卫慈到南盛出差了,但许裴可不会因为这事儿就不打仗了。

    不管是许裴还是她,双方都在你死我活的边缘试探伸jio。

    两家并未爆发大范围战争,只是小打小闹,例如攻打某某小县,你退我进、我退你进。

    “温柔”得像是**。

    姜芃姬知道许裴在等什么,他在等黄嵩派兵。

    她也在等,等卫慈消息,等黄嵩入局。

    不把黄嵩许裴摁在地上摩擦摩擦,她还真对不起子孝这几日的辛劳。

    “唉,瘦了,黑了——”

    盯着黄嵩出兵的密信,姜芃姬喃喃一叹。

    传信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