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62:伐许裴,诸侯首杀(三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能为主公奔波是属下的荣幸,不辛苦。”

    传信兵心中一喜,很耿直地说出心里话。

    这下,轮到姜芃姬懵逼了。

    啥意思?

    姜芃姬还没说啥,直播间观众先反应过来了。

    【燕麟大魔王】:哈哈哈,这个传信小哥儿有点萌啊。主播你行行好,别打碎他的美梦。

    【子筱筱】:让这个美好的误会继续下去吧,打碎了可惜。

    【妖影昀】:可怜的小哥儿。

    【轩辕明镜】:传信小哥儿这会儿的心理活动应该是这样的——主公咋突然关心宝宝了?难不成是看上宝宝的颜值,偷偷暗恋宝宝?可是宝宝还想建功立业、荫庇子孙,如果被主公瞧上了,不是要入赘了?怎么办、怎么办,宝宝是不是也该表示表示,有点儿小紧脏!!!

    【燊枷】:错,小哥儿现在的心理活动应该是——来吧,主公,不要怜惜我这朵娇花!

    一群有毒的吃瓜观众聚在一起,时时刻刻都能创出令人捧腹的段子。

    饶是姜芃姬心理强大,此时也不得不承认他们“有才”。

    【主播V】:陈独秀们,要不要我给你们买两瓶蒂花之秀,种几棵橘子树,建几个火车站?

    别看姜芃姬和咸鱼观众生活的时代差了数千年,但她可是紧跟潮流的人物。

    观众们在屏幕上刷的段子和梗,她稍微一琢磨就能活学活用了。什么二营长的意大利炮、陈独秀李大钊、蒂花之秀洗手液、造化钟神秀、火车站和橘子树,她都知道呢。

    可姜芃姬还是小看咸鱼的脸皮了。

    她刚发言,屏幕上全是【要要要】、【前排与主播截图合影】的弹幕,壮观得宛若井喷。

    姜芃姬不是个喜欢和观众互动的主播,直播间开了这么多年,她发言次数寥寥无几。

    网络上还有好事者搜集她这些年的发言,编辑成册出版了!

    她无法想象,还有什么掉节操的事情是这些咸鱼干不出来的。

    万千心思在心里过了一遍,姜芃姬神色如常地收起密信,神色柔和地对传信兵道,“军机密报能左右战场的胜负,你恪尽职守,及时将消息传达两地,做得很好,值得夸奖。”

    传信兵故作淡定的表情也绷不住了,喜滋滋地谢恩。

    对于很多兵卒而言,若能得到主公只言片语的赞赏,远比晋升赏赐还要欢喜。

    主公说他黑了瘦了,可见是关注过他的,记得他这么一个人。

    好似脚踩棉花,美滋滋地飘了出去。

    姜芃姬哑然失笑,原先沉重的心情也随着这个小插曲转为明媚。

    她心情明媚了,黄嵩和许裴二人却不怎么开心。

    许裴还以为可以用那对娼妓母子反将姜芃姬一军,至少废掉杨思。

    姜芃姬帐下诸人,唯独杨思对沪、浙二郡最熟悉。

    若是废了杨思,许裴这边的压力就能缓解不少。

    熟料黄嵩送来的“秘密武器”根本没有达到预料中的效果。

    人家杨思和那娼妓根本没啥关系,更不是那个男孩儿的爹,他脑袋也没绿。

    这种情况下还攀咬杨思,强行碰瓷,那也太无耻了,有违君子之道。

    没有达到预期还受了一肚子火气,许裴自然要找个发泄的渠道,散一散火。

    那对母子不用说,直接处置了。

    这还不解气,许裴还想找黄嵩讨个说法。

    什么“对付杨思的秘密武器”,白白让杨思瞧了笑话。

    许裴冲着黄嵩一顿喷,虽说信函内容辞藻优雅,但扑面而来的幽怨还是让人牙酸。

    啧啧啧,活像是个一年半载瞧不见丈夫的深闺怨妇。

    程靖等人明白了前因后果,纷纷蹙眉。

    “文彬效力于许裴,他怎么会瞧着许裴做这种蠢事?”

    甭管那对母子是不是真的,关键时刻亮出来才能达到致命效果,不给杨思反击的机会。

    现在就迫不及待打出这张牌,有个蛋用?

    反而给了杨思应对的时间。

    这不,杨思三言两语便撇了个干净!

    最重要的是——

    “杨靖容这人瞧着不显山不露水,实则心思细腻,有知微见著之能。两家联盟,这可是秘而不宣的。可许裴这么一做,这杨靖容会猜不到真相?恐怕,柳羲那边也做足了应对。”

    敌人有了防备,偷袭还能达到预期?

    程靖说许裴太蠢不是没理由啊。

    拿到一张底牌就迫不及待拿到敌人面前炫耀,这不是蠢是什么?

    程靖与韩彧是同门,彼此也算知根知底。

    他不信韩彧瞧不出其中门道。

    风珏眉峰微聚,不得不承认程靖这话有理。

    “许裴虽有些缺漏,但如今这个形式,多一个盟友总好过单打独斗。”

    许裴一倒,下一个被打的绝对是黄嵩,谁让黄嵩地盘和姜芃姬比邻?

    正常人都受不了自家邻居拿着刀觊觎自己,更别说诸侯了。

    若是许裴再强一些,黄嵩倒是能等他和姜芃姬斗得两败俱伤,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但他们还是高估许裴了。

    这种情况下,唯独黄许两家联手才能营造最安全的局势。

    干掉威胁性最大的敌人,两家才能安下心来,慢慢撕比。

    与此同时——

    卫慈抵达目的地。

    如今的杨涛可不是围观大佬争夺天下的小透明,他自己也长成了旁人眼中的庞然大物。

    他在东庆境内的势力仅有半个漳州,但他在南盛的治地却有一州四郡!

    虽然不是南盛最富庶的鱼米之乡,也够他站稳脚跟了。

    为了立足,杨涛还与安慛结成联盟,共同进退。

    南盛境内的情况远比东庆更乱,不仅有各家诸侯倾轧、世家博弈,还有南蛮四部劫掠侵占。

    卫慈探清消息,怅然一叹。

    眼前的南盛既熟悉又陌生。

    他一面让人递交文书,一面轻装从简,仅带了几个侍卫,略备薄礼去寻柏宁。

    柏宁出身微寒,祖上是制作爆竹的,勉强有些家底。

    奈何几代经营不善,到了柏宁这里就已经濒临倒闭,乱世又至,南蛮四部带兵肆虐南盛百姓和国土,柏宁干脆弃了家业生意,抄起武器,领着乡里壮丁当了义兵,保护乡里老少。

    柏宁生意做得不咋地,但却传出侠义之士的名气。

    卫慈不知道柏宁有没有被其他势力挖掘招揽,只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瞧瞧。

    刚刚抵达澎郡,卫慈便知道此行或许能丰收。

    不远处那个坐在茶肆附近与拉货骡子好言好语的邋遢壮汉,不就是柏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