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63:伐许裴,诸侯首杀(三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吃都吃了,喝也喝了,老伙计,你倒是干活呀——”

    柏宁光着膀子,裤腿高挽,手中抓着一把草料往骡子嘴边塞,那骡子颇为嫌弃地扭开脸。

    天气炎热,空气中弥漫着浮躁的气息。

    柏宁本就不是有耐性的,好劝歹劝这骡子还是不肯驼物上路,他的脾气也上来了。

    “你这畜生,莫非是想被剥皮抽骨做那驴肉火烧不成?”

    柏宁冲着骡子威胁。

    骡子大爷依旧无动于衷,白眼以对,冷漠地打了个响鼻,扭了个身子用臀对着柏宁。

    柏宁正要发火,卫慈笑着上前,“这位可是柏义士?”

    听到有人唤自己,柏宁暂时放下和骡子较劲儿的心思,扭头去瞧来人。

    “如今这世道很难瞧见这么细皮嫩肉的人儿了。”柏宁丢开手中的草料,摸了摸脸上的络腮胡须,笑着裂嘴,“听你口音,不像是本地人,瞧着也不像是被土匪打劫找人喊冤的——”

    柏宁今年三十有九,算得上正值壮年,一身敞开的胸肌壮硕结实,表面还挂着一层热汗。

    卫慈淡定地拦下几欲上前的护卫,目光含笑地瞧着柏宁,“在下的确是外乡人,偶然听闻柏义士在此落户,特地备了薄礼,前来拜访。若有冒犯之处,还请义士原谅则个。”

    柏宁听了,浑身不是滋味。

    他就是个大老粗,接触的邻里也是粗放的,极少与文士打交道。

    见卫慈衣衫整洁干净,自个儿却袒胸露乳,大粗裤用麻绳系在腰间,怎么瞧怎么邋遢。

    不过,柏宁也是厚脸皮的人,古铜色的肌肤瞧不出丝毫尴尬。

    “哦,原来是找我的——”柏宁似笑非笑地瞧着卫慈,将他从脚打量到脑子,眼底闪过满意,柏宁随手拉过一张长凳,屁股往下一坐,长腿交叠翘起,样子十分的无赖,右手拍了拍长凳另一角,“说话不要拐弯抹角,有什么说什么呗。来,年轻小伙儿,坐下说话——”

    卫慈瞧见这个熟悉的场景,不由得暗暗哑然失笑。

    上一世的柏宁也是如此做派,卫慈那会儿觉得此人粗鲁、有辱斯文,碍于教养没有发作。

    这一世重见故人,不仅没觉得冒犯,反而有些有趣。

    再者说了,柏宁今年三十有九,年纪比卫慈大了一轮多,勉强算得上是父辈那一代人了。

    “却之不恭。”

    这下轮到柏宁不自在了。

    柏宁这人的脾性就是这样,你对他横,他比你更横,你要软了,他根本横不起来。

    “实话实说吧,跑到穷乡僻壤做什么?”

    卫慈笑道,“方才不是说了么?慈专程来寻柏义士的。”

    柏宁可不信这话。

    外人称他“柏义士”,因为他带领乡野青壮打退土匪,维护一方安宁,搏了个好名声。

    柏宁清楚,这只能算小打小闹,怎么会惹来眼前卫慈这般如珠如玉的君子?

    “那你寻我做什么?”

    瞧瞧卫慈的外形再想想自己的,一向随意邋遢的柏宁感觉浑身毛毛的。

    卫慈道,“自然是为了招揽柏义士,以免明珠蒙尘。”

    柏宁惊了一下,忍不住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

    “你说啥子?”

    明珠蒙尘?

    他?

    眼前这个瓜娃子脑子没被人打开瓢吧?

    “老子就是个粗人,光有力气没别的本事——”柏宁局促搓手,噌得一下起身,抓起骡子挂着的缰绳,浑身上下的肌肉紧紧绷起,一副颇受惊吓的模样,“这事儿你找别人去吧。”

    “柏义士何必自谦呢?”卫慈道,“若义士无才,光凭这乡野数百青壮,如何能抵挡数千暴徒?数年之前,南蛮肆虐,澎郡同样沦陷在蛮族的暴政之下。唯独这片地方还算安宁,这里头难道没有义士的功劳?义士说自己无才无能,可那排兵布阵,很多老将也是自叹弗如。”

    卫慈这么说,柏宁活像是被刺激而炸毛的野猫,目光中带着几分凶色。

    卫慈继续道,“如今天下混沌,义士难道不想澄清玉宇?偏安一隅,只会令明珠蒙尘!”

    柏宁将骡子拖着走,急吼吼咆哮。

    “关你鸟事!”

    卫慈紧跟而上,倒也不逼他。

    可怜的骡子还想逗留原地,奈何柏宁力气巨大,他连三四石的大鼎都能随意举起,更别说这头倔强的骡子了。骡子在地上磨出一条长长的痕迹,最后还是扛不住,蔫蔫地主动跟上。

    卫慈一路跟着柏宁去了他家。

    柏宁祖上是卖爆竹的,勉强算得上家底殷实,奈何这两代经营不善,落到柏宁这里已经很穷了,勉强靠着糊口。柏宁为了补贴家用,经常进山打猎,赚来的钱反而比卖爆竹还多。

    卫慈前世招揽柏宁之后,听对方提过年少的事情。

    柏宁年少的时候救了个沦为乞丐的残废老将军,一身武艺和兵法都是对方教的。

    他经商不成,但武学天赋倒是很强,远比那老将军还要出色。

    不过柏宁出身微寒,他也放心不下家中老父老母,一直没有入伍从军。

    这一拖便拖到了中年,天下大乱。

    “这是我家,你出去!”

    柏宁见卫慈跟着过来了,抓着自家篱笆门,用壮硕的身子堵住去路。

    卫慈笑道,“慈夜观星象,掐指一算,得知柏义士师从南盛前虎贲将军葛春,是否?”

    柏宁表情一僵,那双铜铃大眼睁圆了。

    “没有的事!老子不认识什么葛春葛夏!”

    “柏义士别急,南盛国已灭,哪怕葛春将军一事被人知晓,也不会给柏义士带来杀身之祸。”

    葛春,这是卫慈前世仔细考证之后推测出来的,之后也从柏宁口中得到了证实。

    南盛末年,征兵讨伐南蛮四部,虎贲将军葛春屡立战功。

    葛春忠诚于皇帝,性格耿直刚硬,得罪不少勋贵和世家势力。

    后者害怕葛春讨伐南蛮进一步获胜,干脆先下手为强,借故拖延援军和辎重供应,葛春带兵被南蛮四部伏击。战报说他战亡,尸体被南蛮四部豢养的战兽啃成白骨。

    尔后又被朝廷以莫须有的罪名定罪,连累家眷老小。

    他本人侥幸生还却成了残废,万念俱灰后堕落成乞丐,若非年少的柏宁资助,葛春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