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67:伐许裴,诸侯首杀(三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别看卫慈花了两天时间就说服了杨涛结盟,但整个过程并非一路平坦,反而波折连连。

    杨涛是主战派的,但他帐下臣子对此兴致缺缺。

    若非颜霖一力支持他,杨涛怕也不能压下所有反对声音,决定结盟。

    杨涛的旧部是从东庆带来的,但扎根南盛之后,招揽来的人才都是南盛本土人士。

    他能在南盛站稳脚跟,除了旧部很给力,多少也借了南盛世家的东风。

    先前说过,世家占据着天下六成以上的财富,传承越久的家族家底越丰厚。

    缺人给人,缺钱送钱,缺兵买兵。

    这世上没什么东西是钱买不来的,若是有,肯定是出的钱不够。

    杨涛接下世家递出来的橄榄枝,得了他们的慷慨解囊,这才有了发兵起家的底气。

    受了他们好处,自然也要给予他们一定的回报。

    毕竟不是什么人都是姜芃姬,她能强硬拒绝世家旁人却没这个底气。

    哪怕是姜芃姬,她的成功也有一定运气成分。

    当年上京地动死伤无数、流民遍地,东庆皇室不顾百姓死活强硬迁都,青衣军和红莲教又趁势崛起,姜芃姬抓住这个机会站了出来,成了丸州百姓的主心骨。招兵买马,吸纳青壮流民壮大自身,通过坑害北疆积累原始资本,同时又调兵讨伐青衣军和红莲教,搜刮他们家底。

    她的成功几乎无法复制。

    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当卫慈前来劝说结盟,杨涛帐下世家出身的臣子便不愿意了。

    他们想将发展目标放在南盛本土——

    一统南盛,自立为帝。

    跨国去打许裴和黄嵩,杨涛能拿什么好处?

    这一仗打赢了,得利最大的人是姜芃姬,黄嵩和许裴的领地都被她吃下。

    杨涛出人出力去打仗,顶多拿回半个漳州。

    东庆六州二十一郡,其中五州十九郡都在姜芃姬手里,再添一个北疆,她治下领土面积比原先的东庆还大些,开国自立,登基为帝,绰绰有余。杨涛单单拿个漳州,有个蛋用啊!

    别看世家子弟瞧着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算起账来那可精明了。

    卫慈受了一顿刁难,不过这点刁难对他而言算不得什么。

    眼前这些南盛士族出身的臣子,他认识八成。

    当年安慛回归南盛发展,一穷二白,卫慈为了争取这些世家的帮助,费了老大功夫。

    哪怕过去这么多年,卫慈仍旧记得各家情况和家族脉络。

    前世都不发憷,今生重来岂会胆怯?

    这些个士族,用他家主公的话来说,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试图说动这些人,与其用天花乱坠的保证,还不如一两句关切他们自身利益的话。

    世家反对声音虽然大,但最后拍板决定的人还是杨涛。

    杨涛又不傻,纵然借助了世家的力量,但他也没被对方架空成傀儡。

    哪怕杨涛不行了,他身边不还有一个二十四孝的保父颜霖?

    “军师,难道不能再劝一劝主公打消结盟的念头?”

    颜霖道,“主公心意已决,多劝无益。”

    若是撇去杀父之仇和夺州之恨,颜霖也不是很赞同杨涛与姜芃姬结盟。

    究其原因,不过是四个字——

    与虎谋皮。

    当年湟水会盟,颜霖便觉得姜芃姬野心十足,此人胃口绝不会满足一个东庆或者北疆。

    若主公与她结盟干掉许裴和黄嵩,颜霖深深怀疑对方会掉头将刀子捅向杨涛。

    杀熟这事儿,这女人没少干。

    臣子道,“唉,若是出兵攻打黄嵩和许裴,粮线必然吃紧。一个不慎,万劫不复啊。”

    这臣子也不是危言耸听,他是真心为杨涛考量的。

    在他看来,大丈夫欲成大事,心不狠不行。

    杨涛为父报仇就贸然出兵打跨国战,这样会吃大亏的。

    倒不如忍下此恨。

    赵绍要是落到姜芃姬手里,横竖也是个死。

    “你的顾虑,主公何尝没有想过?”颜霖蹙着眉头,长叹一声,“可——你只瞧见了目前南盛的情形,却未考虑天下大势。柳羲此人野心勃勃、图谋甚大,她不会满足于一个东庆或者北疆。待她一统东庆,给她一两年修养时间,南盛便是下一个目标。漳州,决不能有失!”

    没了漳州作为前线,姜芃姬一统东庆之后就能发兵推平南盛边境。

    到了那时候,杨涛的处境才叫危险。

    臣子一听,面色巨变。

    半晌才开口,“那柳羲不过是个女子,怎么会有如此野心?”

    颜霖不说话了。

    野心大不大,这跟是不是女子有关系?

    亦或者说,在很多人固有印象里,姜芃姬拿下东庆就该满足了?

    颜霖不冷不淡地道,“北疆亡了快一年了——”

    人家连北疆都干掉了,为何总有人想当然地以为她是后宅好糊弄的妇人?

    如果后宅妇人都跟她一个德行,这天下早就没有男子立足之地。

    臣子面色讪讪,待了没一会儿就告辞离开了。

    颜霖对着后堂道,“主公,出来吧。”

    杨涛探出脑袋瞧了瞧“敌情”,见人真的走了,这才放心出来。

    “少阳,你也不赞同结盟?”

    “利弊相当,全看主公意愿。”

    站在颜霖的角度,选择哪个都一样,但杨涛主战,他只能选择支持。

    杨涛道,“我曾在父亲灵前发誓,要亲手斩杀赵绍。如今赵绍投靠了许裴,许裴又夺我半州,这笔账怎么说也要清算清算。再者,若能夺回漳州,我们便能以漳州为前哨掣肘柳羲……”

    前面两句是杨涛的心里话,后面那句就是“剽窃”颜霖的主意。

    颜霖也不揭穿,反而浅笑着道,“臣正有此意。”

    卫慈的效率不可谓不快,但发兵打仗不同于其他,需要一定准备时间。

    杨涛兵马还未上路,姜芃姬那边已经忍不住率先开打,打破了原先的僵局。

    一开始只是你来我往地试探,每次短兵相接才百来人伤亡,不痛不痒,小打小闹。

    这跟隔靴挠痒一个道理,根本挠不到真正的痒肉,反而越挠越痒。

    许裴还能沉得住气,但姜芃姬这边却有些压力。

    粮线过长,必然导致后勤压力倍增,打仗开销比北疆那会儿还重。

    黄嵩与许裴暗下结盟,悄悄派兵出战。

    正所谓打蛇打七寸,哪里致命打哪里。

    粮线吃紧,那就先对粮线出手。

    许裴率先发难吸引目光,黄嵩暗中派兵截杀粮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