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69:伐许裴,诸侯首杀(三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许裴领地在南方而黄嵩领地则与姜芃姬相邻,地处南北交界的地方。

    虽说黄嵩和许裴结盟,但两家彼此不熟,信任度也不高,目前还属于同床异梦的状态。

    明面上说两家结盟攻抗姜芃姬,但真正的主力是许裴大军,黄嵩则从旁协助,打个助攻。

    倒不是黄嵩不想正面派兵刚姜芃姬,关键是主战场在浒、浙、沪三郡附近,黄嵩若派遣重兵参战,必然要经过东道主许裴的同意,从他地盘打马而过,途径数个关隘。这一举动,好比许裴将自个儿蜗牛壳拆了,冲黄嵩露出毫无防备的白嫩嫩的肉,黄嵩敢想许裴也不敢做啊。

    这是原因之一,另外还有一个主因。

    黄嵩还没从之前的大战恢复元气,若现在就拼尽全力,谁能保证许裴不会中途出卖自己?

    两家虽是盟友,说到底还是在互相提防,谁也不肯彻底信任谁。

    当然,这些有伤盟友关系的理由,肯定不能摆到明面上说,双方心知肚明即可。

    黄嵩没有派遣主力兵马,但也调拨了三万精锐襄助许裴,这是实际参战人数。

    若是算上运输粮队数万伙夫和临时征兆的“注水兵”,那就不是这个数字了。

    四舍五入外加吹嘘之后,黄嵩打出了十万兵马的旗号。

    他的“十万兵马”加上许裴的“三十万兵马”,两家盟军整整四十万,只问你柳羲怕不怕!

    姜芃姬:“……”

    【王佐之才荀令君】:_(:з)∠)_突然想起我家曹老板的八十万大军,注水届的标杆。

    【汉昭烈帝刘玄德】:哈哈哈,楼上你这么不给老曹面子,小心小仙女老曹跟你闹啊。

    姜芃姬自然是不怕的,四十万兵马的确是个吓人的数字,但她又不是被吓大的。

    大概是因为姜芃姬的反应太淡定了,黄嵩觉得自己抹不开面子,干脆玩一波大的。

    根据斥候侦查到的消息,一批五万石的粮食将从沪郡兴城送往前线栖川平原。

    若能将这批粮食拦截下来,无疑是对我方士气最大的鼓舞,顺便打击敌方士气。

    老将原信请缨出战,摩拳擦掌准备立功。

    聂洵却蹙眉反对,“老将军愿为主公出生入死,固然是好事,但我们对浒郡境内地势不慎了解。主公,依洵之间,不如让熟悉浒郡的将领领兵截粮,若是记得没错,主公帐下……”

    没等聂洵说完话,原信道,“主公大业为重,聂军师该知轻重,莫要将私人恩怨代入其中。”

    帐下文武皆知,原信与聂洵的关系早就恶劣到水火不容的程度。

    原信请缨出战,聂洵却拂了他面子,当众说他不适合,反而推荐一个没什么资历的新人。

    这一举动搁在原信看来,聂洵这是要跟他明面上打擂台啊。

    一面举荐新人武将积累军中人脉,一面在主公面前抹黑他,此人用心当真险恶。

    别看原信是个习武练兵的武夫,但说话刻薄且尖锐,一开口就给聂洵甩一顶“结党营私”的帽子。讲真,这个上眼药的本事,搁在后宫也不算太拙劣,至少能活个十几集呢。

    聂洵面色阴沉下来,余光扫过帐内众人,不得不忍下给予脱口而出的反驳。

    开战在即,文武相争可不是好事儿。

    “老将军这话可就诛心了,洵不过是为了防范于未然。老将军不熟悉浙郡境内的环境,若是截粮不成反被围堵,大意之下中了敌人奸计,届时如何脱困?”聂洵忍下怒火,耐着性子解释,殊不知给自己立了个可怕的flag,“若洵有半点儿私心,主公慧眼如炬,岂会看不穿?”

    原信冷笑以对,聂洵这话他是半句都不信。

    聂洵为了大局而退让,原信只当他心中有鬼,不仅不谅解反而咄咄逼人。

    他知道聂洵想要举荐谁,一个出身浒郡的将领,以前没什么名声,根本没多少作战经验。

    聂洵想将截粮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一个萌新,私底下打什么鬼主意,他会看不穿?

    不就是看原氏将领在军中权柄太大,所以想要怂恿主公扶持新人平衡军权?

    若是让聂洵得逞了,那些得势的将领便会承了他的情,他在主公帐下的身份也水涨船高。

    哼——

    算盘倒是打得响!

    原信已经给聂洵戳上“吃里扒外”、“图谋不轨”的印记,任凭聂洵说什么做什么都能阴谋论一番。原信冷笑着出列,说道,“末将愿立下军令状,若不能截下这批粮,愿被军法处置!”

    军令状都立了,黄嵩有心偏帮聂洵也不成,只能将截粮之事交给原信。

    聂洵只能面色灰败地退下。

    碰上原信这么一个疯子,他也是倒了八百辈子的霉。

    无奈之下,聂洵只能私下拜托程靖和风珏,给原信配个外置大脑。

    原信这个莽夫敢怼天怼地怼聂洵,但他不敢怼黄嵩帐下最得用的两个谋臣。

    在二人建议下,黄嵩选了一个谋臣跟随原信,关键时刻提点一下。

    不过黄嵩他们还是太天真了,低估了原信如今有多飘。截粮行动十分顺利,虽说遭到护粮兵马的抵抗,但原信人多势众还是偷袭,没多久就将他们打退,美滋滋押着五万石粮食返程。

    “哼——聂诚允如今可没话说了!”

    原信骑着马打头阵,面上洋洋得意,好似眼前浮现出聂洵面色铁青又被主公嫌弃的场景。

    被派来当外置大脑的谋臣沉默不语。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他已经知道原信和聂洵的关系到底有多糟糕。

    讲真,原信那些阴谋论连他这个正宗的谋臣都要叹为观止,听得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原信“分析”,他都不知道聂洵竟然是这等“十恶不赦”之人。

    偏偏原信的分析还十分洗脑,只听他片面之词,还真有那么几分意思。

    唉,可怜的聂洵。

    “将军切勿大意,如今还在浒郡兴城南道——”

    咱们还在敌人的地盘,不夹紧尾巴做人离开,想干嘛呢!

    原信偏不,他信心膨胀极了。

    “军师未免太过谨慎小心了,如今这地方,怎么会有伏兵?”他哈哈大笑道,“浒郡虽是柳贼的领地,但此处地势平坦,唯有兴城南道还有些屏障。过了南道,天高任鸟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