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72:伐许裴,诸侯首杀(四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你不喜欢?因为女方出身太低?”

    姜芃姬拧眉。

    虽说柳昭只是庶子,但娶猎户之女,哪怕有救命之恩,这也太不像样。

    柳昭表情一滞,好似要说什么。

    可瞧见姜芃姬的脸,他又硬生生将那话咽了下去。

    “小弟岂是介意门第的人?父亲中意那女子,小弟为了博父亲一笑,娶了便娶了——只是——”柳昭道,“只是小弟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理由,不能娶那女子,一定不能娶!”

    姜芃姬觑了一眼柳昭。

    不足为外人道的理由?

    柳昭避开她的视线,生硬地转移话题。

    “前儿个,小弟途径河间郡去拜访了尘大师。据闻了尘大师是敏嫡母忘年交……”

    姜芃姬垂下眼睑,顺着问道,“然后呢?”

    柳昭干笑两声,“据了尘大师所讲,敏嫡母第三次妊娠的时候,因为自身阳气不足而被阴邪叨扰,她只好躲到了尘大师那边寻求除去邪祟的办法呢。唉,可惜寺院清苦不利于养胎。”

    姜芃姬听后,进一步确认柳昭话里有话。

    他找自己,怕是真的来求救的。

    “母亲第三次妊娠?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她佯装不知地问道,“不是只有两次么?”

    柳昭紧张地吞咽口水。

    “阿姐~~你莫要吓小弟——”

    如果姜芃姬真不知道这事儿,柳昭今日过来就不是寻求庇护而是找死了。

    姜芃姬也不逗弄他,继续问。

    “除了这些,还有什么要说的?”

    柳昭眼神闪躲游移,半晌才开口,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小弟向了尘大师学了不少禅理。听他讲起邪祟之事,便问他世间真有邪祟?大师说有的,邪祟与人并立世间,人体阳气不足便容易被邪祟盯上。说着说着,大师又讲起了一些趣事儿。有个小故事令小弟印象深刻。”

    姜芃姬冷笑着看着柳昭。

    平心而论,柳昭真是可惜了。

    若非这个出身,兴许还有一番成就。

    “什么故事?”

    “一个十六国时期流传下来的故事。”柳昭内心挣扎数下,吞吞吐吐道,“话说某家贵女神魂离体,夜游阎王殿,她被黑白无常缉拿,判官说她阳寿未尽却不能回阳。她不服,质问判官为何冤判,判官道,她的身躯已经被一个无名野鬼侵占,但那野鬼没有真正贵女的记忆。因为记忆附着于神魂,肉身虽有记忆残留,但这记忆只认贵女的神魂。无奈,那孤魂野鬼为了顶替贵女身份而扯了谎,哄骗贵女的亲眷说自己失了记忆,趁机鸠占鹊巢——”

    柳昭说这个故事的时候,手指都在颤抖。

    他怕姜芃姬下一秒就暴揍他,将他杀人灭口。

    姜芃姬没动手。。

    “阿昭是说我是无名野鬼喽?”

    柳昭苍白着脸,摇头如拨浪鼓。

    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明着挑衅啊!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亲姐到底是哪路神仙,但了尘大师也说了,这人惹不得。

    柳昭与原主柳羲没有任何交集,谈不上姐弟情深,反而是眼前这个人给了他不少照拂。

    更何况——

    唉!

    柳昭想到自己前不久发现的真相,总觉得脖子凉飕飕的,晚上都睡不安稳,生怕第二日醒来脑子就搬家了。他以为自己隐藏的身份能给他提供保障,谁知道他也是摆在明面上的弃子。

    一颗弃子,生命安全是没有保障的。

    等执棋者觉得他没有价值了,他只有被抛弃的下场。

    他惜命,他想活下来。

    思来想去,他还是采纳了尘大师的建议,千里迢迢跑来抱姜芃姬大腿。

    “罢了罢了,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不管你知道什么,若想长久活命,还是继续装聋作哑,扮猪吃老虎吧。哪怕你扮着扮着,真的变成了一只猪,我也会允你后半生的荣华富贵——”

    柳昭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蝶姨娘说得对。

    神仙打架,他这个小虾米连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柳昭干笑,“阿姐的话,小弟自然是信得过的。父亲那边,还请阿姐帮忙兜着。”

    姜芃姬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你那么怕父亲,那你怎么就敢逃出来呢?”

    柳昭道,“两害相权取其轻么,这不还有阿姐庇护着小弟?”

    姜芃姬说,“你这些日子安分待在大营别乱跑。前线战事严峻,你别添乱就行。”

    柳昭暗暗松了口气。

    他暗中瞧了一眼姜芃姬的眉眼,心中吃不准姜芃姬有没有收到他的暗示。

    若是收到了,为何这人如此淡定,波澜不惊?

    仅从她反应来看,她似乎早就知道内情了。

    若真知道,为何还能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你在想什么?”

    姜芃姬冷不丁问了一句。

    柳昭脱口而出。

    “自然是想阿姐——想、想阿姐为何不怕——”

    姜芃姬道,“多余的感情会蒙蔽人的眼睛,令视线产生盲区,所以看不到更具体的东西。”

    柳昭反问,“这么说来,阿姐就没有‘多余的感情’喽?”

    “我没那种东西,所以我看到的东西远比你多。人会对未知产生恐惧,已知的东西则不会。”

    这么一来,柳昭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

    “时辰不早了,你先退下歇息吧,我还要处理政务,不然又该熬到深夜了。”

    柳昭识趣地离开。

    他离开了,姜芃姬却没有按照她说的去处理政务,反而望着刀架上的斩神出神。

    冷不丁的,她在内心问了一句。

    “系统,柳羲没死,是吧?”

    按照卫慈的透露,“姜芃姬”并没有得到身体原主的记忆,继而因为语言不通流落在外。正如故事中的“无名野鬼”,因神魂不匹配而得不到身体的记忆,只好装失忆蒙骗原主亲眷。

    姜芃姬却不同,她有柳羲的记忆。

    只要她认真去翻找,甚至能找到很多被柳羲本人都遗忘的内容。

    柳昭讲这个故事之前,她可以认为是系统帮的忙。

    不过柳昭千里迢迢跑来说这些,这分量就不同了。

    柳羲极有可能没有死!

    仔细回想,当年柳羲的“亡故”也颇有意思。

    不过是被土匪吓了吓,她挺身而出替魏静娴挡了一刀,割破了衣领,并未伤及皮肉。

    之后柳羲发了高烧,再之后便是姜芃姬被系统拉过来。

    姜芃姬脑域精神强大,她能准确感知一具身体里面有没有陌生的第二者存在。

    结论是柳羲的精神已经消亡。

    精神死亡意味着彻底的死亡。

    如今么——

    倒是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