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73:伐许裴,诸侯首杀(四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程远觉得自家主公最近两日挺没精神。

    不止是他一个人有这种感觉,直播间的观众也发现他们家元气满满、怼天怼地的主播进入了诡异的“倦怠期”。他们起初还能嘻嘻哈哈调侃姜芃姬,始终得不到回复,这才感觉不妙。

    【俄爱书】:那个……主播最近是碰见什么不好的事情了?还是说被人欺负了?

    【君珀】:啧,我们家主播一向是欺负别人的人吧?兴许是身体缘故?

    【尘世如烟】:大姨妈终于造访主播了?多喝热水或者红糖水,千万别贪凉。

    观众们抓耳挠腮,关心人的方式有些笨拙,但明眼人都能瞧出他们的真心。

    相较于观众们隔着位面屏幕干着急,程远作为她身边的文书就比较方便了。

    程远问道,“主公近日碰见烦心事了?”

    姜芃姬扭头望向他,唇瓣紧抿不发一语,只用目光无声询问。

    程远略显局促地道,“这两日见主公没什么精气神,情绪总是恹恹的……”

    姜芃姬无聊地向后一靠,淡漠地道,“没什么,不过是觉得无趣了,懒得动弹罢了。”

    程远想了想外头炎热的天气,自以为找到了理由。

    “原来是夏乏了。”

    姜芃姬眨了眨眼,刻意重复了一句,“不是,我只是觉得无趣了。”

    程远不解。

    什么无趣了?

    姜芃姬内心暗叹,到底还没将心里话说出来。

    她想说——

    争夺天下太无聊了,不想玩了。

    若是让帐下谋臣知道她此时的想法,怕是要气得原地爆炸。

    在此刻之前,她从未有过这样倦怠的情绪,如今却像是压抑许久的火山,霍地爆发出来。

    她问程远,“倘若这世间有人与我一般无二,公辽可会认错主公?”

    程远更加懵逼了,完全吃不准姜芃姬问题背后的内涵,只能小心谨慎地回答。

    “主公岂是寻常人能模仿的?纵然外貌一模一样,性情和行事还能模仿得一模一样?远效忠主公,若连自家主公都分辨不出来,那也无颜存活于世。”程远说到最后,坦坦荡荡。

    姜芃姬笑了笑,这是她这两日罕有的笑意。

    “你这话说得很对,我是这世间最独一无二的人,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取而代之的。”

    程远忍不住开了个脑洞,自家主公可不是喜欢伤春悲秋的性格,突然情绪消沉必然有缘由。

    他面色蓦地凝重起来,“难不成有人起了歹意,试图用李代桃僵之术将主公换掉?”

    这话脱口而出,程远自个儿也被自己的脑洞吓到了。

    “虽不中,亦不远矣。”

    姜芃姬的回答让程远倍感惊悚。

    等等——

    “这、这怎么可能?何人有如此野心?”程远目光露出杀意,他已经对未知目标起了杀心了,只要姜芃姬说出那人是谁,程远掘地三尺也要将人挖出来宰了,“主公,此事关系主公安危,您若是知道什么,千万别藏着掖着,以免给了小人可乘之机——”

    平心而论,程远不太相信这事儿的发生。

    容貌可以造假,但是个人脾性、习惯和记忆如何造假?

    姜芃姬和帐下众臣相处多年,他们不敢说完全了解这位主公,但也不可能什么都不了解。

    冒牌货想要取而代之,不需要多久,一个照面就泄底了!

    如此一来,李代桃僵还有价值?

    程远又是怀疑又是担心,偏偏自家主公还笑得轻松,让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哈哈哈——逗你玩的。不过是前些日子做了一个极其真实的梦境,发现有个妖孽抄录了我的记忆,占了我的身子,借机混入你们中间罢了——一时分不清梦境和现实,这两日总是疑神疑鬼的,反倒将你吓住了,这是我的不是。”姜芃姬笑着打哈哈,勉强将程远应付过去。

    不过,这是不是开玩笑,她心里很清楚。

    柳昭暗示她真正的“柳羲”还活着,她便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她能在系统的帮助下得到原主“柳羲”的记忆,焉知原主不能从系统那边得到她的记忆?

    因为姜芃姬防范着系统,将脑域记忆保护得很好,所以穿越前的记忆系统无法入侵复刻。

    穿越后的记忆就说不准了。

    只要拷贝记忆,等她一统天下,系统再将刻录下来的记忆给了原主“柳羲”,那么——

    焉知那个“柳羲”不能完美取代她?

    系统的目的从始至终都很明确,它要某种重要的能源,不止是直播间的人气还有摸不清看不透的气运。依远古时代的说法,气运加身的人都是大气运者,例如皇帝或者其他皇室成员。

    所以,系统一开始才会怂恿姜芃姬朝着宫斗当皇后的路子奋斗。

    皇后或者说后宫女子是最接近皇帝的存在,系统攫取气运十分方便。

    偏偏姜芃姬不按照常理出牌,她想自己当皇帝,顺带还将两个子系统都diss了。

    系统只能另辟蹊径。

    她不是想当皇帝么?

    那系统就培养一个能完美取代她的傀儡,帮她当皇帝,吸取气运更加方便,更加肆无忌惮!

    她以为原主“柳羲”的精神已经彻底消失了,系统也曾给她带来这样的误导。

    可她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兴许原主“柳羲”还未消失,只是被系统禁锢到什么地方?

    若是将原主“柳羲”作为对付她的底牌,倒是一张很好的牌,绝对能将她打个措手不及。

    从各方面分析,李代桃僵都是最省力的法子。

    若无柳昭秘密报信,姜芃姬怕是还要很久才能发现这点。

    思及此,她忍不住紧蹙眉心。

    她觉得争夺天下无趣,情绪恹恹,倒不是她怕了幕后之人,只是不喜欢有人觊觎她的成果。

    坑是她挖的,树苗是她培育的,施肥除虫授粉也是她亲力亲为的!

    一番劳动下来,即将成熟的果子却被另一人摘去了!

    欺负人都欺负上门了,还不许她炸锅?

    若是可以,她真想破罐子破摔,让幕后的人自己滚出来争这豆大的农场,她不奉陪了!

    低迷的情绪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就被一封战报激发了。

    “速速准备兵马!”

    打仗也不知道挑选日子。

    既然有人作死撞枪口,那死后下了阎罗殿,千万别喊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