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74:伐许裴,诸侯首杀(四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话说那日,亓官让逼退原信的截粮大军,还让他们损失惨重。

    原信带着残兵败将成功出逃,宛若丧家之犬。

    虽说顺利烧毁了敌人五万石粮食,但付出半数伤亡作为代价,原信作为主将罪不可饶。

    原信性格比较冲,平日里树了不少敌人,那些人趁着这个机会纷纷落井下石。

    谁让原信自满自大,立下什么军令状?

    原信这人心气高、性格傲、自尊强,平日都被人捧着敬着,何时有过墙倒众人推的场面?

    一时间悲愤难抑,他道,“此事的确是末将的错,但末将不愿认罚,罪魁祸首另有其人。”

    黄嵩下意识拧起眉梢,他倒是想重罚原信好肃清上下风气,但若是这么做,难免寒了老将的心。他本就难办,没想到原信竟然冒出这样的话,什么叫“罪魁祸首另有其人”?

    不等黄嵩找借口支开原信,原信又道,“末将怀疑有人通敌泄密。”

    通敌泄密?

    听到这四个字,黄嵩耳朵忍不住支起,整个人也精神了。

    “什么通敌泄密?”

    想想原信平日里的尿性,黄嵩又觉得这老家伙的话不能尽信。

    原信手指一指,众人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纷纷诧然,众人反应各不相同。

    聂洵真是要气炸了,忍不住起身叱骂道,“原信匹夫,你若怯罚,直说便是,何必乱攀咬!”

    他真是气到了,平日温和的仪态和风度全部被丢到脑后,额头青筋都崩了出来。

    原信道,“那一日,老夫请缨出战截粮,你可还记得自己说了什么?”

    聂洵怔在了原地,他说什么了?

    原信说,“你说老夫对浒郡境内地势不甚了解,若是让老夫领兵,一旦截粮不成反被围堵,大意之下中了敌人奸计,老夫该如何脱困——老夫怎么不知道你聂诚允何时有了能掐会算的本事,通晓未来?你我不合已非秘密,老夫又下了你的面子,让你失了推荐新将,结党营私的路子——难保你聂诚允不会为了陷害老夫,怀恨在心,暗地里使出下作手段!”

    聂洵气急骂道,“你这老匹夫放什么狗屁!”

    真以为他聂洵不会爆粗口啊,真以为他是泥人没什么脾气啊!

    说罢,聂洵甚至拔出了腰间佩剑。

    若非身边几位同僚见场面火爆难以控制,将他拦住,他真会提着佩剑和原信solo一局。

    打得过打不过是其次,关键是这番羞辱决不能忍了。

    原信冷笑道,“莫非是恼羞成怒了?”

    黄嵩对原信的忍耐力也见底了,忍不住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原校尉莫要魔怔了。”

    言外之意就是让原信看开一些,别输了一场就到处攀咬人。

    哪怕黄嵩对聂洵不是很信任,但原信这样疯狗一样到处咬人,样子实在是难看。

    原信却听不出内涵,反而以为黄嵩是在宽慰自己。

    他有资格这么想,黄嵩需要本家支持,对待本家出身的将领都比较宽容和善。

    原信道,“主公何不查查浒郡兴城南道的路线地形,饶是柳羲帐下兵马是神兵天降,若无提前预警、无人通敌,他们怎么可能在这么短时间调兵抵达兴城南道出口,提前一步埋伏?”

    哪怕赶到了,那也是疲乏之军,更加没可能歼杀他们半数兵马。

    不得不说,原信这一波节奏带得的确很好,简直完美。

    除却几个谋士发现这番说辞的漏洞,其他人都相信了原信的脑洞和推测。

    乍听着,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聂洵见状,一时间气急攻心,眼前一黑便厥了过去,吓得众人又是一阵慌乱。

    此时风珏并不在场,唯有程靖还能为聂洵说两句公道话。

    “原老校尉这话可就错了——”程靖寒着脸道,“敌军熟知浒郡地形,抄近路自然不在话下,急速行军后,的确能提前一步赶至兴城南道设伏。他们是疲兵,奈何老校尉没有察觉,只知强行突围却不知灵活应变。他们为何只守不攻?难道不是为了扰乱我军军心,令老校尉失了理智和分寸?折损的兵将大多都不是死于利刃而是火烧,老校尉竟连这点都看不穿?”

    谁也不知道,自打聂洵被原信攀咬气得昏厥之后,程靖对这人已经起了杀意。

    留着这么一个货,闹得主公帐下文武矛盾激增,迟早要闹出大乱子。

    黄嵩也瞧不下去,他给聂洵喊来了军医,再让原信滚下去反省,待聂洵苏醒之后再惩处。

    “主公,不能再纵着原老校尉了。”

    程靖头疼不已,今日一过,聂洵肯定和黄嵩彻底离心。

    哪怕不离心,聂洵也不会像以前那般无私忠诚了。

    黄嵩听出程靖话中的埋怨。

    埋怨什么?

    埋怨黄嵩偏向本家而薄待了其他人,这么做只会让众臣离心,渐渐与这主公疏远啊。

    黄嵩心下一狠,他道,“我会给诚允一个交代。”

    程靖只能寄希望于这番挽救还来得及。

    谁能料到,原信和聂洵之间的矛盾会从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闹得这么严重啊。

    等聂洵醒了,黄嵩拉着他的小手说了一堆知心话。

    聂洵全程维持着虚弱的笑,偶尔应和两句,除他自己,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破镜重圆尚有裂痕,更遑论人心呢?

    在原信各种作死的努力下,聂洵对黄嵩还是产生了深深的嫌隙。

    所幸,他们还有共同的敌人没有处理,暂时没有精力搞什么内斗。

    黄嵩帐下众人间的矛盾也因为战争而暂时转移。

    兴城南道截粮,我方损兵折将,敌方没了五万石粮食,勉强算是打了个平手。

    黄嵩正要准备下一步路,倏地接到许裴发来的密信。

    这场战争,许裴才是主力,黄嵩只是打辅助的。

    许裴兵力和姜芃姬的兵马在栖川平原开打,吸引主力,他请求黄嵩能饶开主力偷袭浒郡。

    姜芃姬的粮线虽然有好几条,但都集中在浒郡。

    一旦浒郡失守,粮草断绝,己方就能占据优势。

    不过,许裴也没想到姜芃姬已经被黄嵩偷了一条粮线,她对粮线的保护只会更加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