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75:伐许裴,诸侯首杀(四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程靖微垂眼睑,凝重地道,“主公先前遣派原老校尉偷袭浒郡兴城粮线,虽说成功烧毁敌方五万石军粮,但也打草惊蛇了,柳羲岂会掉以轻心?如今故技重施,怕是收效甚微。”

    对于许裴这个请求,程靖个人并不看好。

    许裴和姜芃姬在栖川平原开战,的确吸引了大部分兵力,但这不意味着黄嵩就能轻松深入敌后而毫无风险了。长途行军是其次,怕就怕姜芃姬反应迅速,反而断了黄嵩主力的后路。

    浒郡是产粮大郡,此处还是姜芃姬大军粮线主要供应渠道,岂会没有半点儿守备?

    黄嵩和许裴结盟不假,但不至于为了一个盟友而置自身于死境。

    这事儿,看似是个讨便宜的活儿,实际上却是卖力不讨好。

    不知道是谁给许裴出这么一个主意,这也太坑盟友了。

    程靖说的这些话,黄嵩不是不懂,但他和许裴结盟头一回合作就推诿,这也不好啊。

    他们因为利益和立场而结盟,根本没什么信任基础,这种关系看似很铁,实际上也很脆弱。

    没有任何信任基础,这意味着外界有足够的利益就能从内部分化他们的结盟。

    哪怕分化不了,所谓的结盟也形同虚设了。

    “话是如此,但如何推掉这事儿又不伤害盟友情谊呢?”黄嵩问他。

    程靖道,“要么据实已告,要么调遣兵力佯攻浒郡,做做样子便可。”

    “据实已告?”黄嵩一时没反应过来。

    程靖说,“自然是原校尉截粮之事。”

    黄嵩已经调兵打劫过人家粮道了,短时间内再打劫一次,人家还会毫无防备?

    这不是偷袭,这是上赶着给人家送人头了。

    黄嵩为难地蹙紧眉头,倒是没有直接说好或者不好。

    与此同时,栖川平原也打得热火朝天。

    姜芃姬拿下了北疆和沧州,勉强算得上财大气粗,一下子又建立一批骑兵。

    栖川平原地势开阔,极其适合骑兵游走散射或者重骑冲锋切割。

    她一贯不吝啬自家私库,别说老婆本了,她连棺材本都掏出来加强军队了。

    两家兵马一开战,许裴毫无疑问地落了下风,不管是正面硬刚还是机动作战都不是对手。

    在家闭门谢客的韩彧听说这事儿,哪里还坐得住?

    “柳羲占有北疆和沧州两大马场,帐下战马充足,谁给你们勇气与她在栖川平原开战?”

    韩彧收到消息的时候,他正在院内煮茶,气得打翻了茶炉,差点儿烫伤了手。

    仔细询问,这个蠢主意竟然是许裴帐下某个谋士提议的。

    若能正面攻克敌方军队,我方士气必然大振。

    这个谋士韩彧也认识,书本理论扎实,但实践经验几乎为零,算得上另一个纸上谈兵了。

    对方提出建议的同时也拿出了自己的理由。

    乍一听,那些理由还挺有道理。

    那个谋士不是没想过骑兵的问题,但姜芃姬拿下沧州不足半年,攻下北疆堪堪一年,这么短的时间能建立多强的骑兵队伍?培育骑兵的成本很大,不仅是烧钱还十分烧时间。

    再者,哪怕骑兵战力再强,但数量不多的话,对付起来没啥难度。

    刨除骑兵的优势,两方人马的战力相差应该不大,栖川平原是他们的主战场,未必不能赢。

    许裴等人什么都想到了,唯一没想到的是姜芃姬训练骑兵的时间。

    她为了对付北疆,早几年前就开始骑兵营的组建,可不是众人以为的一年或者半年。

    北疆一战,她帐下的骑兵数量不多,不是因为藏拙而是因为供应的战马不够。

    后来拿了北疆和沧州,战马数量上去了,骑兵营才霍地一下扩展数倍。

    首战失利,许裴不得不派人去将蹲在家里种蘑菇的韩彧拉出来。

    韩彧一过来就让许裴退兵,选择退守山脉关隘,借此遏制骑兵优势。

    骑兵又不是万能的,但普通步兵对抗骑兵需要很多准备,还需要合理地势配合,才能形成有效战力,例如山地、树林和峡谷之类的地方,骑兵的战斗力和生存能力都会大幅度下降。

    栖川平原地势辽阔,简直是骑兵的天堂,更别说柳羲帐下还有重骑兵营,己方军阵防守再严实也经不住千百重骑兵合力冲击。与其选择正面战场硬刚,不如退守,利用地势稳住军情。

    韩彧生性谨慎,如果这一仗一开始就交到他手上,哪怕他不知道敌方的兵力,他也会选择最保险的打法,稳定之后再去想办法扩大战果。一昧的贪心只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他这一选择狠狠打了先前那位谋士的脸。

    奈何许裴现在看重韩彧,他连说话酸两句都不行。

    韩彧不知对方的心情,他只关心战场情况,例如先前那一战的损失。

    许裴这边撤兵退守,杨思便知道韩彧这家伙又出来了。

    “他不是在家闭门谢客,变相关了禁闭么?”

    韩彧这人专克杨思,碰上这家伙,杨思真是半点儿脾气都没有。

    秦恭道,“韩彧是许裴最倚重的谋士,二人闹了点儿小矛盾,但也不会一直僵着。普通夫妻还床头打架床尾和,更遑论这一战关系重大。韩彧心里再有芥蒂,他也不可能坐视不管的。”

    本来火气升腾的杨思说不出话了。

    秦恭耿直的比喻让他有种不忍直视的错觉。

    杨思不说话,秦恭又耿直地问,“军师,难不成末将说错了?”

    “不——”杨思放下手,轻咳一声道,“挺有道理。”

    秦恭问,“如今该怎么办?许裴大军退守,附近皆是山林丘壑。”

    许裴等人苟在这里,骑兵战力相当于被废了,除非想办法将他们引出来。

    当然,另外一个办法就是强行攻打,如此一来伤亡会随之上升。

    正当杨思犹豫不定的时候,传信兵传来消息,他们的主公调遣兵马跑来前线了。

    杨思:“……”

    不是——

    主公好不容易安分了一阵子,怎么突然又跑来前线了?

    若是主公想在攻城战一展拳脚,他怎么劝得住啊!

    “凉了凉了——”

    杨思口中喃喃。

    秦恭问,“什么凉了?”

    “我凉了!”

    杨思心下一横,别的事情先不管,先去迎接自家主公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