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76:伐许裴,诸侯首杀(四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不知道是不是杨思的错觉,他总觉得主公这两日不太对劲,好似爆竹一般一点就炸。

    “奉敬,你这两日随同主公一道攻城,可有什么感觉?”

    杨思不敢明着问姜芃姬,私底下从秦恭这边套话。

    秦恭沉默了一下,他想起自家主公冲锋陷阵的样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半晌之后才迟疑地开口。

    “主公真乃汉子也。”

    杨思:“……”

    屁,这事儿不是人尽皆知么,谁问你这个?

    杨思问,“你不觉得主公近两日火气特别大?”

    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看着十分正常,但打起仗来却比以前还要凶狠数倍,打仗更是不要命了,虽说没有攻破许裴大军防线,但一连两日下来,许裴那边的防御也显得有些吃力了。

    秦恭迟疑地反问,“有么?末将跟随主公时日尚短,了解不及军师。”

    说完,耿直的少年将领露出羞惭的表情,好似犯了什么大错一般。

    杨思道,“主公平日不是这样的——她打仗知道分寸,能不受伤就不受伤,哪像现在——”

    秦恭:“……”

    原来,搁在自家杨军师眼里,主公不慎被流矢划伤手臂也算受伤?

    真的只是划伤手臂啊,他看过,小拇指那么长的一道伤口,浅浅的,只划破了表皮。

    杨思的担心不是没道理,姜芃姬的确借着打仗发泄负面情绪。

    她倒是杀人杀爽了,可怜了那些死在她刀下的冤魂,没一人能留下全尸。

    斩神刀来历不凡,它可是和联邦元帅佩刀平起平坐的神兵利器,连星际战甲都能轻易切断,更别提一副血肉之躯了。她杀了一阵,一直到手臂被流矢划伤,些微的痛楚从手臂传来,她才冷静下来——不管原主“柳羲”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如今身躯的主人是她,不是旁人。

    如果柳羲是想拿回这具身体,姜芃姬也不会厚颜强占。

    可她要是打着摘胜利果实的主意,强占不属于她的一切,那就别怪姜芃姬心狠手辣。

    从低迷的情绪走出来,姜芃姬又恢复了往日的状态。

    如今的重心还是打天下,尽快拿下整个农场,届时躲藏在阴暗处的家伙也该跳出来了。

    有什么比即将胜利却被人强行打落巅峰更打击人呢?

    姜芃姬从头到尾都不是什么善茬。

    既然将她得罪死了,那也别怪她狠心报复!

    她能按捺野心,从基因战士爬到统领整个军团的军团长位置,没点忍耐力怎么说得过去?

    什么都不重要,只要最后的胜利者是她就行。

    姜芃姬在前线与许裴硬怼,一行人也悄悄从河间郡出发,北上去了崇州。

    当继夫人古蓁出现在蝶夫人面前,后者是错愕的。

    “不好好待在河间‘养病’,你怎么来这里了?”

    蝶夫人一身素裳,哪怕不着脂粉,那股浑然天成的妖娆媚意仍旧让天下女子嫉妒。

    “他软禁你了?”

    继夫人古蓁蹙着眉头,环顾屋内装饰,既冷清又萧条。

    蝶夫人道,“这不是显而易见的?”

    “他为何这么做?”继夫人不解。

    “不过是因为我放跑了昭儿。他让昭儿娶一个猎户女,昭儿不喜欢,我也不喜欢。”蝶夫人冷笑一声,饱满的红唇带着冷意,“仅仅因为这个理由,他便将我关在这里——”

    古蓁表情凝重非常,“怎么会这样?”

    蝶夫人道,“怎么不会?兰亭还未一统东庆呢,他便将自己当做太上皇了。”

    面对蝶夫人阴阳怪气的冷嘲,继夫人道,“白蝶——”

    蝶夫人道,“哼,你是来给他当说客的?”

    继夫人说,“自然不是。我想你大概误会了什么——”

    “闭嘴,古蓁!”蝶夫人气得起身,对继夫人怒目而视,冷笑而倨傲地道,“我早说过,你少在我面前凑。不过是一个抢了古敏身份地位的庶女,我做什么用不着你来置喙——”

    二人关系十分不好,当着外人的面还能维持假象,一旦无人就彻底露出本来面目。

    古蓁面色变了变,她道,“我真不知道你怎么了,为何这些年对柳佘如此——”

    犹记得,白蝶和柳佘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二人既是青梅竹马又是表兄妹。

    之后柳佘高娶古敏,二人的联系就少了。

    后来白蝶成了柳佘的妾室,按理说两人关系应该更亲密才是,可如今却像是仇人一般。

    这么大的变化,几乎连个缓冲的时间都没有,好似一夜之间就变了。

    “这事儿用不着你管。”

    蝶夫人态度强横而不近人情。

    古蓁道,“若非看在阿姐的面子上,我倒是不想管你。”

    蝶夫人道,“少拿鸡毛当令箭!嘴巴上说得好听,该抢还是要抢,这点你能反驳?”

    她这辈子最记恨几件事,其中一件便是古蓁取代了古敏成了柳佘的正室,

    虽说柳佘也不是什么好鸟,但正室这个位子只有古敏才配得上。

    古蓁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蝶夫人纠缠,她们二人针对这个问题已经吵了不下百来回了。

    古蓁道,“我知道你的脾性,你对柳佘的态度改变这么大,一定有理由。我以前也问过你,可你始终不肯说。如今,你和柳佘关系闹得这么僵,你还打算隐瞒我?这事儿和阿姐有关?”

    蝶夫人道,“如果我说——古敏不是病逝的,她是被柳佘用白绫缢死的,你信么?”

    冷不丁丢出一个大炸弹,炸得古蓁双目圆睁,整个大脑都放空了。

    白蝶、白蝶说什么?

    “你在开什么玩笑?姐夫怎么可能用白绫将阿姐——”

    这简直是天下最大的滑稽。

    “怎么不可能?当年我亲眼所见,虽说没有瞧见真人,但透过门窗人影,的的确确是柳佘拿着白绫将她缢死了。”古蓁终于吐露出压抑十数年的秘密,“第二日,柳佘却装作没事人一样——他还虚情假意地露出那般恶心人的表情,好似真与古敏伉俪情深——屁,都是假的!”

    古蓁真要说什么,外头大门霍地打开。

    二人一听动静,齐刷刷扭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儒衫的中年立在门口。

    柳、柳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