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177:伐许裴,诸侯首杀(四十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柳佘的出现太突然了,周遭气氛霍地降低至冰点。

    白蝶二人皆有种发自内心的惶恐和无措。

    不过白蝶很快冷静下来,冷笑着望着柳佘手中提着的食盒,她讥讽道,“你在外头站了多久听了多少?你是想给我送一顿断头饭,再拿着那条白绫像缢死古敏一般将我也缢死么?”

    柳佘眸色阴沉而晦暗。

    往日的柳佘总是和煦的,好似春日暖阳,不会给人炙热或者寒冷的感觉,不热不冷刚刚好。他的眸子也略显浅淡,光照下有种琥珀的质感,如今却似黑墨,给人一种没来由的冷意。

    柳佘一反常态地没有开口,反而冷冷望着白蝶。

    一旁的古蓁冷静下来,心底生出越来越浓的恐惧。

    “白蝶说的都是真的?”古蓁按捺住双手哆嗦的冲动,双目死死盯着柳佘的表情,“阿姐、阿姐她真是你用白绫缢死的?你为什么这么做?你有什么理由这么做?柳仲卿,说话啊!”

    半晌之后,柳佘迈步进入屋内,抬手将右手提着的食盒放到桌案上。

    他语调毫无起伏,对白蝶淡淡开口。

    “你魔怔了。”

    “我亲眼所见,你说我魔怔了?柳佘,你是个男人就痛痛快快承认,狡赖什么?”

    反正已经撕破脸皮了,白蝶也不装下去。

    鬼晓得她这些年忍得多辛苦,每次看到柳佘那张故作深情的脸就恨不得将他连抓花。

    “一个人若是被白绫缢死,尸躯是个什么情况,你不知道?”柳佘反应很冷静,他甚至还能理智地指出蝶夫人说辞中的漏洞,“阿敏遗体什么情况,你应该最清楚才对。哪有白绫缢死的痕迹?我与阿敏夫妻情深,恩爱非常,她刚为我诞育孩儿,我有什么理由去亲手弑妻?”

    白蝶险些怒急攻心,继夫人见柳佘这个反应,竟也吓得倒退数步。

    柳佘嘴上反驳了他杀妻的事实,但他的反应却证实了这点。

    试想一下,柳佘真的对古敏爱之入骨,骤然得知这个“荒诞”的事情,他会这么冷静?

    古蓁不敢接受这个事实,白蝶却气得不行,抬手一巴掌扇了过去。

    “柳佘,你真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恶心的人!”

    预料中的响声并没有响起,倒是她的手腕被柳佘精准抓住,宛若铁钳般牢牢扼住。

    柳佘没用什么力气,但白蝶却疼得惨叫一声,险些背过气去,手腕似要被生生捏碎。

    “阿敏不是我杀的,你若是再胡说八道,我怕是要用些非常手段了。”

    柳佘抬手将她手腕甩开,然后再优雅起身,预备离开。

    “柳仲卿,你不顾她求饶呼唤,亲手缢死她的时候,你开心么?”

    柳佘背影一僵,他扭头望着白蝶道,“我没有杀阿敏,她是病死的,你要记住这点。”

    古蓁冷不丁地打了个寒战。

    她到现在还不能接受眼前的一切。

    白蝶冷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这话骗骗三岁小孩儿还行,但你当我眼睛是瞎的么?先不说阿敏这件事情,你让昭儿娶一个不知哪里来的猎户之女,你又安的什么心?”

    柳佘道,“她父亲曾对阿敏有救命之恩,让昭儿娶他女儿,照拂她一世又有什么不对?”

    白蝶道,“柳仲卿,那是阿敏唯一还在世的儿子啊,你怎么能如此作践他?你要将他充作庶子,一切按照庶子的待遇来,我也应了,一直不敢与他亲近。如今你还要毁了他下半辈子?”

    柳佘却道,“我是为了他好。”

    白蝶冷笑着道,“为了他好?你为了他好,你的办法就是让他成为低贱的庶子,如今还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孤魂野鬼稳压一头么?柳羲是你亲生女儿啊,你明知道所谓一体双魂是假的,你竟然还能毫无芥蒂地接受一个孤魂野鬼,你心里就没有半点儿为你的女儿心疼吗?”

    她更想问一句,眼前这个柳佘还是人吗?

    柳佘道,“总有一日,你会明白的。”

    “我不明白!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真相!你亲手弑妻杀了古敏,你抛弃生女任由妖孽占了她的身躯逍遥法外,你亲手让尊贵的嫡子沦为庶子将他养废。柳仲卿,你到底有何居心?”

    白蝶一番话,字字句句皆是泣血,当事人却恍若未闻。

    “我说了,你不懂。”

    “你这妖孽——”白蝶脾性爆裂,一贯是软硬不吃的,柳佘的话根本不起作用,反而引起她内心压抑多年的抵抗,她一边捂着迅速红肿的手腕,一边愤怒道,“那个风光霁月的柳佘早就死了!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妖孽?害得古敏一家死的死、亡的亡,你难道还不满意么?”

    对!

    这个柳佘才是妖孽啊!

    白蝶宛若魔怔一般,胸口剧烈起伏,情绪更是彻底失控。

    若非继夫人理智回归将她拦下,她真能扑上去和柳佘拼命。

    “你们两个——”柳佘终于肯回首施舍二人眼神,眼底仍旧淡漠,“让我冷静一下。”

    说罢,柳佘头也不回地离开,脚步隐隐带着几分落荒而逃的味道。

    “放开我——”

    柳佘走没人了,白蝶终于爆发将继夫人狠狠推到一旁。

    “你想去送死么?”继夫人拦住她,“你再挑衅,他真有可能杀了你。”

    “他不杀就不是男人!连爱妻都能下手的畜牲,我也不奢望他留我一命!”

    白蝶情绪仍旧激动,偏偏继夫人不肯放她出去,二人只能在原地僵持不下。

    此时此刻的柳佘又在做什么?

    他脚步踉跄地回到了自个儿的书房,哐得一声拉上门,仿佛用尽了力气倒在地上,额头冒出了豆大细密的汗水。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人还蜷缩成了一团,额头青筋暴涨,十分可怖。

    【你真把自己的当柳佘了?你今天的表现我很不满意。】

    柳佘阖着眼眸,口鼻呼着热气,好似睡了过去。

    “阿敏到底是怎么死的?”

    【端正自己的地位和身份,你没资格这么质问我。】

    “再问一遍,阿敏到底是怎么死的!”

    因为柳佘的抗拒,脑子里的声音沉寂了一会儿,半晌才重新响起。

    【我说了,她是外来者,所以注定会被位面意识排斥,回到自己的世界。】

    “白蝶说是你用我的身体将她缢死的——”

    【古敏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她哪里值得我亲自动手去杀?】那个声音冷漠地讥讽他,【另外,我要纠正你的错误——做人做太久了,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名为柳佘的两脚人了?】